猝不及防的相遇

猝不及防的相遇

夜色,有些不安。

    雨后的夜风终究还是温热的,吹过了窗外的丁香花,摇落了大片,紫色的花影沾满了窗棱。

    素叶睡得不安稳,漂亮的柳叶眉轻轻蹙在一起,光洁的额头上铺满了细汗,在如水的月光下泛着点点光泽。

    她突然惊醒了!

    在惊醒的前一刻,她似乎又听到有人在耳边急促地说了句,“快逃!”,紧跟着是那串飘忽不定的音乐声。

    素叶猛地从床上坐起,长发如海藻般宣泄了下来,脑子里始终想着的是半梦半醒那一瞬间的嗓音,还有那音乐,像是一首古老的旋律,似远似近,轻若游丝。

    她转头看了一眼床头的时间,凌晨一点半。

    又是这个时间!

    多少年了,她总会时不时在即将醒来的那一刻总会听到那个嗓音,那句“快逃”干脆而急促,如预告着某种未知的危险,还有那个旋律,古老的旋律,更重要的是,每次她惊醒的时间永远都是——凌晨一点半。

    窗子是开的,洁白的纱幔随风轻轻飘荡,有丁香花的气息裹着月光一同卷落进来,一切幻美得让她觉得自己依旧没有清醒。

    倏然,手机响了,又吓了素叶一跳。

    这样一个寂静的夜里,再小的声音也能令人一哆嗦,她缓神了半天才拿过手机,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另一端丁教授焦急万分,“素医生,我想你的假期要提前结束了。”

    ——————————————

    素叶穿好职业装的时候,林要要揉着眼睛从另一间房探出个脑袋来,“你在国外学会梦游了?”

    “联众来了个大人物。”素叶随意挽上了长发,“这位丁教授又忘了我还没入职的事实!”由于她刚回国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所以暂时住在林要要家,见她被自己吵醒了,内心自然愧疚。

    “太变态了!”林要要趿拉着拖鞋走到冰箱前,发出慵懒的啪啪声,拿了喝的出来,“就算要你陪王伴驾也不用大半夜吧?”

    “没错。”

    林要要倚着门口忍住笑,“那你一口回绝啊,干嘛还整装待发?”

    素叶拿起了包一字一句道,“我有必要再当面提醒他一次。”说着人影已经窜到玄关换好高跟鞋,“你睡吧,我带钥匙了。”

    尾音被最后的关门声取代。

    林要要摇摇头,“明明就是放不下工作,口硬心软的家伙。”

    ——————————华丽丽分割线——————————

    夜下的三里屯依旧热闹,走了雨水,这里又恢复了原本浮华的模样,街灯映亮了三里屯的南街和北街,空气中似乎都浮荡着纸醉金迷奢光糜艳的气息。

    联众心理很安静,只有会议室是亮着的。

    素叶的抗议如连珠炮般跟着推门的动作直接落下,“丁教授,我有必要再重计我的加班费——”话说了三分之四,剩下的三分之一在见到意外出现的男人后倏然咽回。

    会议室不是只有丁教授自己。

    还有个男人。

    那个陌生的、过分英俊的男人。

    他坐在会议桌的另一端,背后是大片浮华的三里屯夜景,那些个绚烂的华彩犹若在夜空中绽放开来的烟花,将眼前这个身处夜色背景下的男人脸颊映得更立体深邃。今晚的他只是简单穿了件薄款的黑色衬衫,却一丝不苟紧扣着衣扣,手腕处有暗光流动,不难知晓那两枚袖扣的奢贵。

    光线勾勒着男人结实宽阔的肩膀轮廓,伟岸修长的身型着实令人移不开双眼。他许是一直在跟丁教授讨论问题,英挺眉宇甚至目光都是严肃的,许是没料到会突然闯进人来,在素叶推门进来的一瞬间他正巧抬头,目光落过来的时候,眸底深处有一丝惊讶快速闪过,却又很快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深邃眸眼之中。

    素叶怎么也没料到会再次与他相遇,而且还是在这么一种场合下,所以当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时,她竟从内心深处迸发出从未有过的猝不及防,就好像那个暧昧的早晨从他怀里醒过来一样的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