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暴力碾压

第2章 暴力碾压

拳风猎猎,方回的拳头强有力地破开了空气,三丈以内的树林被拳风卷得沙沙作响。

    灵武境中期,单臂能有二十虎之力!

    柳问天双眸一眯,隐隐有一道电弧从眼中射出。

    他迅速一握拳,正面冲了过去。

    “什么!柳问天这是在找死不成……”

    “柳问天连蛮山前五十名都进不了,竟然敢与灵武境中期高手方回正面抗衡,他未免也太自大了!”

    ……

    所有人都大感惊讶,一个个目光怪异地看着柳问天,就像是在看着死人一般。

    毕竟在这小小蛮山,灵武境中期是无比强大的存在!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以两拳相撞为中心迸发而出。

    “砰……”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被撞飞的,不是他们眼中实力低下的柳问天,而是灵武境中期的高手方回。

    “噗!”

    方回倒飞出去的同时,嘴里在大口往外吐血,他眼里充满了不敢置信的惊恐。

    刚才的一击,让他有一种撞在了万丈雄峰上的感觉,那种无力之感,犹如蚂蚁撼树。

    “噌噌噌……”

    落地后,方回狼狈地退了三步。

    仅仅一拳,周围鸦雀无声。

    许久,一个少年惊慌地吞着口水,自语道:“不会是我看错了吧!柳问天怎么可能,把排名第十七的方回狼狈击退了?这是幻觉吗?”

    “莫非……籍籍无名的柳问天,才是真正的强体不成?”

    强体,可力压数名同阶强者,可以跨级战斗!

    恐怕,也只有这个说法能解释眼前这怪异的一幕了。

    “废渣?”

    柳问天看着惊怒的方回,冷笑道:“我多次忍你让你,并不是因为怕你,更不是不如你!而你竟然得寸进尺,真以为我才只是灵武境初期武境?真是可笑又可悲!”

    他摇头,惋惜低叹一声,道:“以你的资质,或许不能成为绝代强者,却也一定能成为一方霸主。可是,你却不把心思放在修炼之上,而是还没成年,就将太多灵气费在了女子身上。”

    “若不是小小年纪,便丧失了男性最纯正的精元,你的修为又怎会一直停滞不前?”

    柳问天一席话如炸雷一般,让不远处一对对的少男少女远离彼此,就像是躲着洪荒猛兽。

    他们一个个暗自庆幸,幸亏没有过早地跨出那一步,不然……修为恐怕也要和方回一样停滞不前了。

    但也有一些人心中惶恐,因为他们已经突破了那条线!

    只是他们有些奇怪,柳问天所说的这些,蛮山中的强者也不曾给他们说过,柳问天是怎么知道的?

    “你今日所败,全因昨夜你与女子合欢!”

    柳问天一步踏出,身上气势暴涨几分,逼得方回连连后退。

    “在十六岁成年之前,和女人合欢,会极大地影响修为速度,哈哈,这个简单道理,连我这个你口中的废物都懂,你居然不知道?”

    阳武大陆的人都尚武,因为修行的关系,十六岁便已算是成年,只是,方回的败并没有柳问天说的那么夸张,毕竟他真实的能力比方回要高不少。

    但他现在需要一个理由,掩饰这一切!

    当然,他说的十六岁之前,与女子合欢便会丧失一些精元,需要很长时间来修养才能弥补,却也是千真万确。

    这点精元,在高阶武修的眼中可以忽略不计,只是……方回毕竟只是灵武境中期而已。

    “昨夜……你,你怎么会知道?”方回大惊。

    那个女子,是爱慕他众多女子里,为数不多样貌好看的,虽仅仅只有十五岁,身体却发育得极好,让一些二十多岁的女子见了,也有些自愧不如。

    方回昨夜兴起,便拉着她进入茂林深处,翻云覆雨了一番,到今天还有点回味无穷。

    只是如此秘密的事,柳问天一个外人,是如何得知的?

    心念一想,方回本能地觉得,这是一场柳问天与那名女子联手的阴谋,心中更是惊怒几分。

    “柳问天,你这个废渣!我要你死!”

    方回怒啸一声,双掌骤然猛拍地面。

    “莽牛劲!”

    轰!

    脚下的岩石地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骤然裂开三道缝隙,令方回四肢深陷地面。

    他身体的表面像是被一层阳光穿透,淡淡的黑色雾气环绕。

    雾气之中,他面目狰狞,阴森无比,像一头山中窜出的牛魔。

    “什么?”观战的人瞳孔骤然收缩。

    见识稍广的一个少年惊呼道:“是牛奎前辈的成名武技蛮牛劲,施展者短期内可暴增实力两倍之多,这一下,恐怕柳问天凶多吉少了!”

    “有趣!”

    柳问天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彩,泰然自语道:“想不到这个时代,竟有人能创造出如破军武帝八卦阵甲一样的武技。只是,相比于八卦阵甲的威力,实在差太多了。”

    柳问天右脚猛踏大地,轰隆间无数碎石飞起。他一挥手,碎石如骤雨一般向着方回冲了过去。

    每一颗碎石,都拥有着能穿透碗口粗细树干的恐怖力量。

    “这是什么?”

    “玄级武技……轰石散?”

    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柳问天,心中吃惊到了极点。

    只是,为什么以前没人发现,原来柳问天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砰!砰!砰!

    ……

    力量惊人的碎石撞在淡淡的黑色雾气中,力道被化解了许多,有些碎石瞬间土崩瓦解,可见方回身上淡淡的黑雾,其防御能力也相当恐怖。

    “看你还能抵挡多久?”

    柳问天冷笑一声,猛踏地面,手上灵力聚集,然后迅速往前一推。

    更多更大的碎石雨,如狂风骤雨般袭向方回。他身上的雾气再也扛不住,被打成了一团团千疮百孔的马蜂窝,而方回的身体,也变成了一团压缩的血糊。

    他引以为傲的蛮牛劲,还没来得及攻击,就被柳问天扼杀在摇篮之中。

    看着血腥的场面,胆子大的少年少女眉头紧皱,身子颤抖,而一些胆子小的,则直接被吓得转身呕吐起来。

    他们以前也与人打过架,有的还口口声声说要杀了对方,可真到了杀人这个地步,他们不经过一番内心的挣扎,是无法做到的。

    可是,柳问天却不一样。

    要么不战,一战,便定生死,特别是对明确的敌人!

    这一向是他的处世规则!今天这种场面,已经算是收敛的了!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大陆,哪一位绝世强者,不是踏着无数武修强者的骨骸,一步步走上巅峰的?

    柳问天感觉自己右手臂内侧,有了一丝胀痛,他翻开衣袖,赫然有一颗淡蓝色的脓包,似痣非痣,形状有一点像残缺的月亮。

    每次他将灵气用到极限,这个地方便会隐隐胀痛,颜色也会由紫变红,甚至会幻化出金色的光芒!

    柳问天不知这是什么,似乎从一出生就有……

    他准备离开,余光中一道苍老的身影,从远处疾奔而来,令他神色骤然一变。

    那是……蛮山中唯一的坤武境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