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当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

第5章 当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

华灯初上,一片璀璨无垠。车窗半开,街头的灯光虚射,影影濯濯,迷幻朦胧。

    白竹风靠在椅背上,看着外面的繁华似锦,灯光、行人、高楼大厦如过眼云烟,消失得极快,在眼前形成一条刹那芳华的平行线,有的只是它短暂的绚烂,再无其它,这个城市里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与她与关,她只是在这里生存着……

    ‘嘀嘀嘀--’后面刺耳的喇叭稍稍拉回了她的神智,但身子也没动。视线往回挪了挪,却看到了倒影在车窗上的他的脸……

    倨傲、帅气逼人的侧脸。纵是一个剪影,纵是一个侧脸也能看出来那眸深隧锐利的样子,高挺的鼻梁,簿到恰到好处的唇她看到了他修长、骨节分明的十指……单手握住方向盘,一手衬在车窗上……所谓眉目如画,也就是这样吧。

    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无需任何动作,已然光芒四射。

    他傲、他狂、他目中无人,是的,他有这个本钱,他是得天独厚的,他是上天眷顾的宠儿。这张脸以及他的这个样子,她看过无数次。那些女人有多疯狂的迷恋他,她的心里就有多平静。

    红灯,车辆依次停车,空档,踩刹车,手伸过来趱住她的下巴,动作很快,一气呵成!

    她一惊,他力道很大,捏得她有些疼,但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墨总有话说?”

    墨景书暗暗加紧了手指的力道,双眸似一把利刃,阴鸷冷寒。墨黑的瞳孔倒影着街头的一盏灯,清冷的让人发寒。

    “当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白竹风!”

    白竹风扑哧一下笑开了,脸颊挤开来让他的手指也不自觉的分开了些,指下的柔腻让他微微分了分神,然,也不过刹那。

    “墨总,我自诩很有自知之明,你要收拾我不是易如反掌的事么?墨总生气了么?可是,我什么时候又惹墨总生气了?今日之事,无论哪一桩生气的都该是我。”收拾?他不是已经收拾了她么?

    财务经理的位置,当初她用了多少的心血才爬上去。20岁便进入墨氏,从最低层做起,爬滚摸打在混了三年,小升一级,然后慢慢的进了财务部,又整整用了她两个年头,兢兢业业,终于升上去……前前后后在墨氏共呆了六年,如今,他轻轻松松就把她打回了原形!

    可无论心里有多怒,她依然风轻云淡。滚滚红尘,她一直波阑不惊。

    她声线清朗,不扭扭捏捏,也不似工作时的干练。车影纷杳间尽是她灿亮的黑眸,闪闪发亮……

    墨景书似一个王者般,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冷凝如霜:“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赶出墨氏!”

    “那我等着。”她看到了说这话时,他眼底那蹙然升起的火花,可那又怎样呢?墨景书,我活着不是为了取悦你。

    绿灯,白竹风往后退了退,脱离他的掌控,离开好一会儿依稀觉得被他捏的地方,有一股灼烫。

    车子启动,挂档,油门踩到底,超车,转弯,动作利落又帅气!

    在车水马流的道路上行云如流水,如蛇般穿梭自如。

    白竹风开贯了快车,可她第一次感到了害怕,心里噔噔的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