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奶奶被坑了

第二章:奶奶被坑了

第二天一早,沈浪被电话惊醒。

    “沈浪,快回家,你奶奶不行了!”

    电话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宋春雷打来的。急促的声音,让沈浪一下子惊出一身冷汗。

    沈浪是个孤儿,父母早亡。是唯一的亲**奶靠卖废品把他拉扯大的。奶奶的身子骨一直都很壮实,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

    “雷子,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浪极力的让自己保持克制,但声音还是走形了。

    “咱们石河子村开发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开发商按照老屋面积和责任田面积进行补偿,你家应该分三套房子。但是你奶奶不识字,平日里也不跟乡亲们接触,村长李宝骗她是按照人头分房的,而且只算男丁。这样一来,你家只分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现在合同都签了两个多月了,你奶奶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跑去跟村长理论,却被扫地出门。悲愤交加就...就...你赶紧回来吧!”

    “草,你是干什么吃的,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还不赶紧叫救护车!”

    沈浪气的对着电话那头大吼了一声。

    “我..我...”

    “好了,我这就回去。”

    沈浪挂掉电话,直接就从出租屋跑了出去。

    沈浪的实习单位在石门市,他的老家就在石门市下属的常山县石河子村。打出租的话,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坐在出租车上,沈浪心急如焚,想着奶奶平日里的音容笑貌,眼泪不觉的流了下来。

    奶奶风里来雨里去,挨着别人的白眼和唾沫,收集别人扔下的饮料瓶,扛着重重的纸箱和铁皮,穿梭在大街小巷里。就为了让沈浪能够在学校里安心读书,饿不着,冻不着。

    谁曾想,沈浪就要毕业参加工作了,她却熬不到享福的那一天。

    狗日的村长李宝,我不会让你好过!

    ,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沈浪终于到了家里。

    家门口已经围了一群人,都在议论纷纷。有的还忙碌的扛着东西。

    “沈家的,你终于回来了,快进屋,看你奶奶一眼。”

    人群中,有人看到沈浪下了车,立刻吆喝了一嗓子。众人的目光纷纷朝沈浪这边看过来,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

    “可惜了,已经晚了。”

    “是啊,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这下,村里姓沈的就只剩沈家小子一个人了。”

    “唉,真可怜...”

    沈浪一路跑进院子,众人的议论也听进了耳朵里。他心里一沉,唯一的幻想也破灭了。

    里屋炕上,奶奶已经直挺挺的躺在那里。蜡黄的脸上没有了一丝血色。

    屋里的大妈们都不说话,纷纷给沈浪让地方。

    看着闭上眼睛的奶奶,沈浪却流不出一滴泪。眼睛肿胀的生疼,双腿不住的打颤,想抬手去摸,却根本抬不动胳膊。

    “沈家的,别这个样子,想哭就哭出来吧。”

    一旁的大妈看到沈浪这个样子,自己的眼泪噗啦噗啦的掉下来,带着哭腔说道。

    “是啊,婶子先后送走了老伴和你爸妈,一辈子没享过福,这次就算她到那边享福去了...”

    众人你一嘴我一嘴的劝沈浪看开点。

    呆若木鸡的沈浪这个时候,一把扑向角落里的宋春雷,

    “你他妈的怎么不早点打电话!”

    沈浪一把把宋春雷的脖子掐住,冲着他吼起来。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懵了,犹豫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拉开沈浪。

    宋春雷脖子被沈浪的指甲掐出了血,红着眼睛,断断续续的说道:

    “奶奶走的很急,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救护车来过,可是又走了。”

    沈浪听宋春雷说完,瘫倒在地,哇的一声,痛哭起来。

    这个时候,门外的刘老三走了进来,

    “沈家的,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家的事情还要你拿主意。快说说下面怎么办?”

    刘老三说完,大家都看着地上的沈浪,等他回话。

    老家不流行火葬,所谓入土为安,是要把人装进棺材里一起下葬的。

    沈浪哭的喘不过气来,许久才从嘴里吐出一句话:

    “晚上我要为奶奶守灵,明天麻烦大家帮我把奶奶葬了。”

    “好嘞,大家都听着,有一个算一个,明天谁也不准偷懒,全到沈家来。”

    刘老三扯着嗓子喊到。

    “好。”

    “知道啦。”

    “放心吧,一早就到。”

    ...

    沈浪把宋春雷叫到身边,知道自己刚才太激动了,

    “不好意思,刚才把你掐疼了。我背包里有银行卡,密码是我的生日,你拿去置办一下东西吧。”

    宋春雷理解沈浪的心情,根本就没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放心吧,一定办到。”

    说完就出去买东西了。

    到了夜晚,人群逐渐散去,邻居们也都回家了。剩下几个平日里关系还算不错的,留下来帮忙一块儿守灵。

    “妈的,李宝家的人到现在都没有照面!”

    一个人掐断烟头,恶狠狠的说道。

    “草!李宝父子俩迟早遭报应,等着瞧吧。”

    ......

    第二天,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沈浪安葬了奶奶,把众人都送走,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抄起一把菜刀藏在背后,径直朝李宝家走去。

    “狗日的李宝,滚出来。”

    沈浪跑到门口就开始喊了起来。

    “呦,这不是我们班的呆瓜沈浪吗?”

    李宝没出来,却出来一个打扮妖艳,身材一流的美女。

    这个美女沈浪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她高中时的同桌,心中的女神,潘丽丽。高中的时候听同学们讲,潘丽丽的父亲是镇上的镇长。家里条件一直都很好。沈浪在无数个夜晚都梦到过她。不过,潘丽丽对男朋友要求很高,没钱没势的人就不要有非分之想了。沈浪这个穷小子自然入不了潘丽丽的法眼。

    现在她从李宝家里出来,倒让沈浪很意外。

    李宝的儿子李飞还没有结婚,潘丽丽在他家屋里算怎么回事?

    “丽丽,你怎么在这里?”

    沈浪下意识的把菜刀往裤裆里藏了藏。潘丽丽在他的脑海里还是那个高大的形象,他不想让潘丽丽见到他拿刀砍人。

    “丽丽是你叫的么。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条件,少跟我套近乎。小心我家飞飞打的你满地找牙。”

    潘丽丽都没有正眼瞧沈浪一眼,45度角俯视了一眼,对着浑身上下衣服球鞋不超过200块钱的沈浪冷哼了一声。

    这一举动顿时让沈浪心如刀绞。无数个日夜思念的女神就是这样对他的。怎能让沈浪不心痛。

    “李宝在家吗?”

    沈浪收拾好丢魂的神态,看着潘丽丽问道。

    “哼,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死了奶奶就找村长,村长也不是给你一家配的。没本事就好好的种地去,别满村子转悠。”

    潘丽丽知道沈浪是来找村长算账的。不过,死人的事情在她眼里根本就不是事。在他老爸镇长那里,这样的事情她见的多了。用她常挂在嘴边的话说:死几个人算什么,天不是还没塌吗!

    可见她的镇长父亲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

    沈浪没心情跟她理论,张嘴大喊:

    “狗日的李宝滚出来!”

    “呦喂,我当是哪个不要命的在我门口浪叫。原来是沈浪啊。怎么的,找我干什么?”

    李宝终于出来了,挑衅似的站在沈浪的面前。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微笑。

    “你他妈的心里清楚,还我奶奶命来。”

    说着,抽出菜刀就向李宝砍了过去。

    李宝在社会上混久了,身手很好,轻松躲过沈浪这一砍。接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轻蔑的看着沈浪,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好好看看,这是你奶奶按的手印,房子的事情是她同意了的,你砍我有什么用。”

    随着沈浪的叫喊,李宝院里围了一群的人。沈浪看了看,大部分都是村长的族人。

    对方人多势众,他没有证据控告李宝害死他奶奶,但房子是他沈浪应得的,凭什么怕他们。

    “你坑我的房子,就要给我吐出来!”

    沈浪恶狠狠的指着李宝喊到。

    “吐你妈@逼,老实滚回去,不然有你好看!”

    李宝的儿子李飞这个时候从屋里跑出来,手里提着一根棒球棍,对着沈浪挥了挥。

    太欺负人了,得了便宜还敢威胁我。

    沈浪心里一百个草泥马奔过,一脚把李飞踹倒在地。

    “我草!你小子敢打我。大家快帮我揍他。”

    李飞挥起棒球棍,把沈浪手里的菜刀打掉,眼看着棒球棍就打在沈浪的身上,李飞头上的核桃树噗啦噗啦的掉起核桃来。

    核桃虽然不大,但带皮的青核桃砸在脑袋上也是很疼的。

    这些核桃就是沈浪用自然之心控制掉落的。

    受到核桃的干扰,李飞手里的棒球棍轮偏了方向,没有打到沈浪的身上。

    看热闹的大都是村长的族人,其他的也都受了村长的好处,被李飞这一嗓子吆喝,全都冲上来。核桃总是有限的,一群人冲过来,根本就挡不住。众人一顿拳打脚踢,沈浪被掀翻在地,头破血流。

    “你有种,好好等着,我去镇上告你去。”

    沈浪知道拳脚解决不了问题,勉强站起来,指着李宝说道。

    李宝看了看满脸堆笑的潘丽丽,气定神闲的回应道:

    “去吧,我和镇长穿一条裤子的,不怕你告。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