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苏醒

第2章 苏醒

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哥哥双目紧闭,面无血色,韩雪心如刀割,内疚与悔恨折磨着她的心。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天崩地裂”,从来做梦也不曾想要伤害他的,如今他却为她遭受这么大的罪。“哥哥你快点醒过来吧,醒过来,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韩雪在心里默念着。

    韩雪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3点了,妈妈趴在床沿边上睡着了,爸爸输完血在另一间病房休息。

    窗外皎洁的月光,悄悄爬入病房内映在韩峰的脸上,使他的脸看上去更加惨白了,但是他的五官还是那样精致俊美,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正被梦魇缠身。韩雪看得出了神,突然见他嘴唇微微嚅动,发出了几个断断续续的字:“小雪,。。。不。。。要,小雪,小雪。。。”梦呓声急促起来,惊醒了梅香,她听到韩峰呼唤小雪,眉头不由蹙起来,急忙起身摸他的脸,试图叫醒他:“峰儿,峰儿,峰儿,妈在这儿呢,你听得到吗?”

    哥哥定是做梦梦到车祸了,哥哥在梦里还关心我的安危,傻哥哥。韩雪心中一阵酸痛,眼泪又差点要掉出来,忽然听到梅香哎吆一声:“怎么发烧了,小雪,快叫护士来。”

    什么,发烧?这不是雪上加霜吗?莫非哥哥病情要恶化?韩雪吓出一身冷汗,飞奔到护士站。

    护士过来后,看了看病床上的人,再看了看监护仪器,轻描淡写地说道:“发烧是正常的,我去拿个体温计来。”

    可韩雪还是不放心,转身又把睡眼朦胧的值班医生请来了。

    在值班医生也确认没事之后,母女俩这才放心。但是韩峰发烧烧得倒是一点不含糊-39度2,护士立马给他打了一针退烧针。

    折腾到早上六点,体温降到了37度3,韩峰终于醒了。他眼一睁开,就看到母亲一脸的憔悴,一双眼睛红红的。一见他醒来,这个女强人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她不敢想象万一儿子真的离她而去,她会怎样。昨天接到韩雪的电话得知车祸的消息时,她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峰儿,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妈”,韩峰想挣扎着起来,却发现浑身疼得不行,再看身上,右手和右脚都被固定在了板上。

    “别动!你右手右脚断骨了,医生说了要做接骨手术的。”梅香立刻制止他。

    韩峰揉了揉昏沉沉的脑袋,这才想起昨天下午的车祸,赶忙问:“小雪呢?她有没有受伤?”

    梅香终于怒道:“你心里还有别人吗???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你爸爸昨天给你输了好多血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

    “妈,对不起,是我不好,害你们担惊受怕了。”韩峰的眼神黯淡下去了,是啊,自己太不孝了,这么大还要父母操心。

    梅香见他如此,又软下心来,顿了顿说:“她没事,你放心。我让她回家去取点东西。”

    驱车回到家,韩雪把车停在门口,便急匆匆地下了车。

    这是一座移步见景的中式院落,青色高墙内,前庭后院,天井池塘一一齐全,布局精致。正值暮春时节,院子内草木芬芳,柳绵飘白,鸟语花香,曲径流水。韩雪无暇欣赏一路风景,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个澡,换了件连衣裙外面套了件毛衣就下了楼。吴姨已经将梅香在电话里吩咐的东西一一备好,有补血的食物,水果,还有几套换洗的衣物,脸盆毛巾牙刷之类。两人将东西搬到车上,吴姨万般焦虑地问:“少爷他伤得怎么样啊?到现在还没醒吗?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医院看看?”

    “吴姨,医生说没事的,”韩雪安慰她:“您还是呆在家里做好后勤工作吧。”话音刚落,车子已经一溜烟开走了。

    还没踏进病房的门,韩雪就听到里面传来林筱筱娇滴滴的声音:“伯母,峰哥哥已经醒了,您就不用担心了,再说您跟院长是老同学,我爸爸跟院长也打过招呼了,由院长亲自会诊,这接骨手术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林筱筱是韩峰的女朋友,也是他们从小就在一起的玩伴。林家与韩家的关系非同一般,不仅是生意上的伙伴,两家还是世交。

    哥哥醒了?!听到林筱筱这么说,韩雪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跨进门去,果然见韩峰醒了,爸妈还有林筱筱都围着他。

    韩雪一进门,所有人目光都转向了她。

    “小雪,你。。。怎么搞得湿漉漉的?”林筱筱一脸诧异地问。

    韩雪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快速地淋浴,都没把头发吹干就出了门。现在头发还是湿的,肩膀上的衣服也被打湿了。

    “哦,我刚刚洗的头发,没吹干。。。”韩雪一脸窘意。林筱筱从小就是个追求完美的美女,不把自己梳妆打扮得精致完美她是绝不会出门的。她知道她这样的随随便便在林筱筱的眼里简直就是粗制滥造,是那种缺乏教养的乡野村姑的所为。

    果然,林筱筱修饰完美的细眉微微挑起,一双秋波把她浑身上下打量了几秒后,抿嘴一笑,上前来帮她拿东西。

    韩雪偷偷看向病床上的那个人,只见他低头看着手机,并未看她。

    “伯父,伯母你们昨天守了一晚上了,今天这里就交给我吧,你们快回去休息吧。”林筱筱将东西放置妥当后,坐到了病床的床沿上。她的声音如银铃般悦耳清脆,让人听了很舒服。

    “筱筱真懂事!”梅香对她赞许有加:“那好吧,我们回去休息下,晚上再来替你。”

    “不用了,”韩峰淡淡开口道:“我现在还没手术不需要人陪,你们都回去吧。”

    “这怎么行呢?!你现在手脚都被绑了。。。”林筱筱急忙说道。

    “你今天不是当班吗?”

    “没关系,我跟主任请假了。”林筱筱习惯了韩峰说话时那淡淡的口吻,并不在意,相反她惊喜于韩峰对她的关注,要不然他怎么记得她今天当班。

    韩峰无话了,继续低头看手机,他深知林筱筱的死缠烂磨。

    “要不我留下来照顾哥哥吧。”一旁的韩雪冷不丁开口道。

    韩峰划手机的手指突然停顿了一下,没有吱声。

    “你哪会照顾人啊?!你去公司吧。今天市场部有个重要的会议,你替妈妈参加下,做好笔录发到我邮箱。”梅香冲她瞪了一眼,突然发令道:“我会让孙秘书安排你参加会议。”

    “好,吧。”母亲大人下了圣旨,韩雪也无法再坚持什么。

    退出房门时,韩峰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韩雪的心里阴沉沉的:看来哥哥还在生我的气,也的确这次自己把他害那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