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独处

第4章 独处

市场部的会议请了各部门的老大参加,韩雪是刚到市场部实习的,原本这种会议她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今天的会议可以说是唇枪舌战,各抒己见,很精彩。有些韩雪还搞不懂,所以在整理会议记录时不得不请教孙秘书。

    下班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会议记录总算做完了。邮件发出给梅香后,韩雪关掉电脑,整理了下包,匆忙跑去医院。

    走近病房,韩雪的脚步有些沉重,说实在的,她最近有些害怕韩峰,他的心情忽晴忽阴,令她捉摸不定。再加上昨天他因她而受了这么重的伤,醒了之后对她的态度更是冷淡。

    走到房门口,她不禁停止了脚步。里面传来林筱筱银铃般的说笑声,还好,筱筱姐还在。

    韩雪推门进去,林筱筱立刻回头看她,笑着跟她打招呼:“小雪来了,今天上班没打瞌睡吧?”

    想起她的短信,韩雪一脸歉意:“筱筱姐,不好意思,我昨天没有看手机,没给你回电,你一定担心坏了吧?”

    林筱筱撇了撇嘴,斜着眼看着床上的韩峰,打趣道:“你们兄妹俩,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昨天两人都玩失联,我还以为你们俩都被外星人绑架了呢。”

    韩雪扑哧一下乐了,眼睛眯成了一轮弯月:“好嫂子,我几年没跟你在一起,我都不知道你现在变得这么幽默。我哥他有福了,以后都不会闷了。”哥哥这个闷葫芦碰到你算是互补啊!这是她心里的话。

    “你个丫头现在学会消遣我了。”林筱筱佯装怒道,心中却因为韩雪的一声嫂子乐开了花:“峰哥哥,你也不管管她。”

    “今天你辛苦了,快回去吧。”韩峰答非所问,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生冷,他目光柔和地看着她加了一句:“回去好好休息。”

    林筱筱刚想说什么,听到他后一句话,心里觉得一暖,就乖乖答应了。

    林筱筱走了,韩雪有些手足无措了,怯怯地走到病床前坐下,抬头望他。他的脸上恢复了些血色,嘴唇还是有些苍白。手脚被捆着不能动弹,他一定很难受吧。都怪自己太任性,把他害苦了,要不是他,躺在这里的应该是她。韩雪的鼻子一酸,眼眶开始发红,却不知该说什么。

    韩峰抬起头,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柔声问道:“累吗?”

    “不累。。。”韩雪连连摇头,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傻丫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韩峰伸手拭去她的泪水,而后无限温柔地抚摸她的脸蛋:“昨天是不是把你吓坏了?”

    这是韩雪所熟悉的哥哥,她喜欢这样的哥哥,温和平静。哥哥要是一直都能这样对她该多好啊。韩雪俯身很自然的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用力地点点头。感觉他的心跳平稳有力,她的心立刻有了一种安全感和踏实感。

    她头发的香气沁入他的鼻尖,韩峰情不自禁地用手抚弄她的秀发。她的头发此时已束成了一个马尾辫,上面用一个草莓发箍绑着,显得非常清新可爱。

    “这么喜欢这个发箍吗,老见你戴着它?”这发箍是他出差时给她带的礼物,虽然不是什么昂贵的东西,但他当时想着戴在她头上一定很好看。

    “是哥哥买的当然喜欢啊。”

    他的心头一阵甜蜜,想起早上她湿漉漉地披着头发,不由皱了下眉头:“以后洗完头一定要用吹风机吹干,现在天气还凉,头发这么湿,感冒了怎么办?”

    “哦,知道了。”哥哥的怀抱真是太舒服了,韩雪非但没有起身,反而将手臂环住他的腰,紧紧抱着他,生怕他飞走似的。

    “今天去市场部开会了?”

    “嗯。。。”

    “开会有什么最终决议吗?”

    “还没有,有几个提议,要等母亲大人定夺,我觉得赵经理的提议不错。。。”韩雪忽然抬起头,抗议道:“你都这样了,还关心公司的事。。。”

    韩峰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她脑袋:“难道要让我像木头人一样被关在这里不闻不问啊。”

    “是母亲大人说要让你好好休息,不让你操心公司的事,她交代赵经理接替你的工作。”

    “那我问问也不行吗?”

    “不行!”回答的斩钉截铁。

    “你,”韩峰又好笑又可气:“你要造反啊?”

    “嗯。。。要听母亲大人的话,反正你现在也收拾不了我。”韩雪嬉笑道。

    “那你还抱着我干吗?放开我。”韩峰嘴上说着,手却依旧抚着她的头发。

    “不放。”说完,又把头贴在他胸膛上。

    “你这个臭丫头还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真要造反啊?”

    “嗯,造反有理,嘻嘻。”

    韩峰被她气得无语了:“。。。”但自己的确很喜欢她对自己撒娇的样子。

    可对方却口无遮拦继续着:“哥,你现在的口吻跟筱筱姐的如出一辙啊!”

    “怎么说?”

    “她也老骂我臭丫头!”

    “那只能说明你是很臭。”韩峰调侃道。

    “本来不臭的,都是被你俩说臭的。”

    韩峰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手指继续抚弄着她的头发。他突然想起什么,顿了顿有些落寞的说:“以后别叫筱筱嫂子了。”

    “为什么?”韩雪有些不解,但很快自以为找到了答案。她仰起头,明亮的眸子认真的看着他,身子却依旧趴在他怀里:“你以为她刚刚真的生气了?我敢保证她心里不知道有多乐呵呢。傻哥哥,你太不了解女人了。”

    韩峰用手将她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浅浅的一笑,略带苦涩。他不想让她看到这苦涩的笑容,虽然这笑容就算让她看到,她也不会解其意。

    “哥,筱筱姐今天喂你吃啥好东西了?”趴在他胸口的人依旧不消停。

    他皱了下眉,这丫头竟然用喂这个字,好像她亲眼瞧见了一样:“没啥特别的,都是吴姨做的。”

    “是不是。。。特别好吃。。。”

    “。。。”这句话话里有话,他不知如何回答。

    “筱筱姐有没有亲自给你下过厨?”

    “嗯。。。”

    “她做的什么菜?”

    “。。。不记得了。。。”

    “做的菜有没有吴姨做的好吃?”

    “没有。”

    “你们两个现在发展到什么阶段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你问的太多了。。。”

    终于不再说话。

    “小雪,你。。。不怪哥哥吧?”

    “什么?”她趴在他胸前,像是梦呓般发出两个字。

    韩峰犹豫了,想了老半天,像是鼓足勇气才憋出这句话:“我打了他。”

    对方却没有回答,韩峰低头望去,怀中的人却已经出人意料地睡着了。一张粉黛未施的脸蛋玲珑剔透,像是粉雕玉琢般,睫毛长长密密的微微向上卷起,鼻梁很挺,由于紧贴着他的胸膛,红润的小嘴微微张着,估计等下要流口水下来。

    韩峰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这样都能睡着,是啊,从昨天到现在都没睡觉,也难为这个贪睡的小丫头了。

    这样的睡姿也太可爱了,韩峰忍不住吻了下她的头发,再也不动,生怕惊醒她。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梅香突然出现在门口,脸色阴沉。

    韩雪感觉自己快要做梦了,重重的开门声把她惊醒了。她起身松开韩峰,扭头朝门口看去是妈妈,赶忙走过去替她拎东西。

    梅香却板着脸冷冷道:“不用了,你回家吧。”

    “妈,晚上让我来照顾哥哥吧,您还是回去休息吧,再说爸也要您照顾啊。”韩雪并不在意梅香严厉的表情,在她眼里,妈妈向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外冷内热。这可能是在大职场中养成的职业病吧。

    “胡说,你一个女孩家怎么陪夜啊,别啰嗦了,快走吧。”梅香极不耐烦地说道。

    韩雪求助的眼神看向韩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但瞬间又恢复了平静,看着韩雪只低声说道:“听话,快回家,路上开车小心点。”

    韩雪冲着他吐了吐舌头,退了出去。

    韩峰以为梅香会劈头盖脸说他一顿,但她只是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收拾东西。

    韩峰的心像绷紧的弦,也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