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大结局

第537章:大结局

村长这才收下了,他叹了口气:“要不是我们自私,良品也不会掉到海里!”

    端木宇没有说什么,只是往外走去,这时,菜菜子跑了过来,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小小藤条的箱子,脸有些红地交给端木宇:“这是他平常穿的衣服,或许他以后不会穿了,就留个纪念吧!”

    端木宇凝视了她一会,拿起来放在自己的车上,开着车子走了。

    菜菜子呆呆地看着,然后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屋子。

    端木莲他们所乘坐的直升机停在了医院的大楼顶上,上面早有担架准备好了。

    飞机一降落,就立即将秦沛抬进了抢救室里。

    端木莲站在门口等着,龙川一走过去,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柔声说:“莲儿,你累了,就坐一会儿,他不会这么快就出来的。”

    她喃喃地说:“我不累,我要在这里等他出来。龙川哥,都是我的错!”

    他无声地摸了摸她的头,不再说话。

    半个小时后,端木宇也赶到了,他一过去就问:“怎么样了?”

    “还没有消息。”龙川代为回答着。

    端木宇神情有些紧绷,对于秦沛,他有着歉疚,一年前,他将生的机会给了他和莲儿,自己和直升起一起掉进海里。

    他们找了一个月也没有找到他,莲儿险些崩溃,每天都在海边等着。

    现在好不容易等着了,又出了事情。

    他心里也很不好受,朝着墙壁打了几拳。

    漫长的等待煎熬着所有人的心,快到中午的时候,抢救室的门终于移开了,端木莲扑了过去,“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淡淡一笑:“还好,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但是还得再观察个两三天。”

    她含着眼泪点点头。

    “你们可以让一个人进去看看他,但是不要太久,病人还没有醒,估计今晚会醒过来。”医生说着就走了!

    这时,秦沛被推了出来,到另一间的观察室里。

    端木莲换了防化服走进去,她的小脸和他的一样苍白。

    她伸出手,颤抖地摸着他的的脸颊,上面是温热的。

    她的眼泪一颗一颗地落到他的脸上,她连忙擦去眼泪,又将他的脸擦干净了。

    “秦沛,我以后不哭了,只要你好好的,我以后都不哭了好不好!”她哽咽着,蹲下身子,将自己的脸贴着他的脸。

    他的眉头皱了一下,似乎能听见她的声音,但是他太累了,过去,现在,将来,一起交织成混乱的一幕,不停地在他的脑海里激荡着。

    他想抓住过去,过去却过去了,他想抓住现在,又发现现在不是他想要的,未来,他握不住,他开始摇着头,开始叫着她的名字:“莲儿,莲儿……”

    她在哪里,他想去找她,可是她那么绝然地离开了,会不会以后都不理他了。

    他要去哪里才能找到她!

    他茫然,他不安,额头开始冒着汗……

    “秦沛,我在这里。”她哭着抓着他的手,已经情难自以了。

    如果不是她,他不会这么难受的。

    他爱着她,用生命保护了她,她为什么还要那么和他生气。

    他失忆了,很多东西已经不是他能掌握的,她可能慢慢告诉他,而不是一味地去要求他怎么做。

    这一刻,她真的恨极了自己。

    秦沛摇着头,他无意识地抓紧她的小手,抓得很紧,将她弄得疼极了。

    但是她的眼里却闪着泪花,她的秦沛,又回来了。

    她本想一直陪着他,但是医生过来请她出去了,她只能隔着一层玻璃瞧着他,和他额头上的汗水。

    端木宇拿来早晚,午晚和晚餐,她也没有胃口吃,她只是站着瞧着秦沛,她怕一眨眼,这一切都是梦,都会不见了。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他终于睁开了眼,她顾不得其他,立刻冲了进去。

    “秦沛……我在这里。”她握着他的手,含着眼泪,那苍白的小脸让人怜爱极了。

    秦沛拉着她的手,挣扎着想起身,但是身体还疼痛着。

    “端木宇没有事吧!”他张开有些干涩的嘴唇,轻轻地问。

    她一怔,看向走过来的端木宇,“哥,他……”

    端木于朝她抛了个安抚的眼神,然后看着秦沛说:“你昏迷了很久,我们的伤早就好了。”

    秦沛迷茫,是吗?他真昏迷了有这么久吗?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和莲儿,行动自如了!”端木宇淡淡地说着,表情极为自然。

    端木莲这时才意识到,秦沛他恢复记忆了,但是他同时也将在那个村子里的事情忘记了。

    关于村长,关于菜菜子,关于他们之间的不快,都记忆了。

    她忽然觉得好感谢上天,如果他记得,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怎么去接受……

    虽然对菜菜子有些不公平,但是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秦沛并不爱菜菜子,生活在一起,不更是一种互相伤害吗?

    她软了声音:“秦沛,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吧!”

    他看着她的脸蛋,微微地笑了,然后从手指上拿下一个东西,套在她的手上。

    她呆了呆,那是她以前送给他的戒指,一年了,他竟然还留在手上,而她,竟然也没有发现。

    她低头望着自己手上的戒指,感觉这一年,好漫长,好辛苦。

    她的眼泪落在洁白的手背上,秦沛困难地举起手,为她擦拭着眼泪,“乖,别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

    她蓦地哭倒在他的怀里,轻轻地捶打着他:“秦沛,你这个坏蛋!为什么要离开我!”

    他搂着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像是经过了许久,经过了很辛苦的等待,才终于等到了她。

    明明,他只是晕睡了一下而已。

    等他出院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这一晕,是一年。

    对于村子里的事情,所有的人都只字不提,因为秦沛没有问!

    婚礼在一个月后举行了,当晚,洞房花烛的时候,情意正浓。

    秦沛抱着端木莲,缓缓踏入放满了热水的大浴缸里。

    “莲儿,你说是我做得好,还是良品做得好?”

    端木莲咬着唇:“你,想起来了!”

    他笑:“其实,我没有忘记过,不然你怎么会轻易地答应嫁给我呢!”

    她恼怒地捶着他的胸口:“奸诈。”

    声音又娇又柔,他一把捉住她的小拳头:“现在,哪个做得好!”

    她脸红透了,干脆站起身,秦沛笑笑,包了条毛巾追上去。

    今晚,她别想睡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