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过来,帮我擦头

第一章 过来,帮我擦头

深夜的宴家老宅,蒙着一层淡淡的山海之雾,庭院的常青松一改翠绿,银装素裹。二楼的主卧,浴室里,热气袅袅。

    男人半躺在浴缸,裸露着胸膛,他轮廓分明的俊脸上,是滑落的水滴,洛小芷穿着白色衬衣,跨坐在男人身上,双手轻轻揉搓着男人的发。

    女上男下,身下未着寸缕,如此暧昧的姿势,让她羞红了脸,却顾于身下男人的威严,不敢造次。

    宴淮闭着眼,轮廓分明的俊脸上,少了平时的戾气,他好看的眉头蹙在一起,带着不悦。

    头已经洗了快二十分钟了,男人也没有停下的意思,洛小芷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又惹他不开心了?以至于,让他用这样的方式侮辱自己。

    洛老过世后,洛家衰败,洛父洛母双双跳楼,宴席城出轨,和李家大小姐订婚……饱经世变,阴差阳错间,洛小芷嫁给了宴淮。

    一时间恍惚,洛小芷手下一重,弄疼了男人,猛的,男人睁开眼,漂亮的眼眸微眯,那是他不悦时的表现。

    宴淮捏起女人的下巴,语调轻轻,口吻暴戾,他说:“难道要我真的进去,你才能不分心?”

    闻言,洛小芷脸上一烫。

    见她不肯说话,男人手上加力,强迫女人看着自己,洛小芷吃疼,被迫看着男人,他质问道:“恩?”

    洛小芷犹豫片刻,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说:“抱歉。”

    闻言,宴淮的眉头才舒展开来,他打量着女人,眼眸似火,就在洛小芷以为他要兽性大发时,他却松开手,开口,命令道:“继续。”

    洛小芷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男人磕上眼,眉头依旧紧锁。

    不知过了多久,宴淮似乎满意了,他起身,打开蓬头,冲洗着满头泡沫,水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勾勒着出他流畅修长的线条,结实的胸膛,完美的腹肌,拨雨撩云,春色撩人……

    洛小芷突然想起了和男人在床上的翻云覆雨,不由脸一红,抛开其他不说,宴淮这个男人的长相和身材,确实万里无一,无可挑剔。

    “在想什么?恩?”

    不知何时,男人停下手中的动作,低头看着洛小芷,深深眼眸中,带着识破女人的挑逗。

    “没……什么。”洛小芷别过头,目光躲闪。

    宴淮冷笑一声,没有继续为难她。

    冲洗完毕后,男人系上浴巾,走出房门。

    洛小芷走出房门后,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卧室里弥漫着烟草味,宴淮躺坐在大床上,吸着香烟,姿态懒散,气质却难掩。

    洛小芷有鼻炎,不喜欢尼古丁的味道,但这个男人却像是不知道一般,每次云朝雨暮后,都会吸一支香烟,从来就不会顾忌她的感受。

    宴淮看见女人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说:“过来,帮我擦头。”

    洛小芷了然,上前,拿起床上的毛巾,轻轻揉搓着男人的发,她跪坐在床上,俯视的角度,可以看清男人根根分明的睫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