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是你自找的

第二章 这是你自找的

宴淮的头发很硬,发质出奇的好,见头发干的差不多了,洛小芷犹豫着,似乎在做什么痛苦的决定,久久挣扎后,她小心翼翼的开口,说:“吃饭五千,洗头两千,一共……”

    “啪……”的一声,是手机摔裂的声音,宴淮猛的上前,压倒女人,他紧抿着双唇,漆黑的眼眸中带着恼怒,像是头困兽,怒不可遏。

    他说:“你就这么喜欢钱?这么迫不及待?”

    宴淮生起气来,是十分可怕,开始的时候,洛小芷还会胆战心惊,可渐渐的,已经习以为常了。

    洛小芷冷着眼看着他,说:“是,我就是这么一个市侩的女人,所以还请宴大少爷,结清账目。”

    宴淮高傲冷淡,锱铢必较,为了侮辱洛小芷,再婚后,宴淮便切断了她所有的经济来源……

    在凌乱的午夜,他丢下一张“暖床名单”,笑的阴冷,说:“洛小芷,竟然你这么喜欢钱,那就亲自求我,我宴淮有的是钱,只要你把我伺候高兴了。”

    闻言,宴淮不怒反笑,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女人的脸,用近乎讥讽的语调说:“竟然你这么爱财,那我便给你一个赚钱的机会。”

    说完这话后,男人上手,解开女人的衣衫,洛小芷大惊,今日家宴,宴家家大业大,宴家的主人们从来都是案牍劳形,却在每月一次的家宴上,风雨无阻,如期而至。

    而宴家的二少爷,自己的初恋男友,宴席城就住在隔壁……

    这种耻辱,让她羞愧不已,她说:“不要……宴淮……今天可不可以不要……”

    “不要?”女人的抗拒,让他恼怒不已,宴淮自然知道她在怕什么,所以偏要她难堪。

    洛小芷为了别的男人拒绝自己,对于一贯傲娇的自己来说,是奇耻大辱。

    “洛小芷,我亲爱的弟弟宴席城,就住在隔壁,一房之隔,我们却在行这不伦之事,是不是很刺激?”

    巨大的羞耻感席卷着洛小芷,她看着男人,眸光像是狠毒了他,她没有想过他会残忍到,将往事抽丝剥茧般,在她面前一一掰开。

    她抬手一巴掌甩在男人脸上,低声咒骂道:“宴淮,你混蛋……”

    巨大的冲击力,让宴淮侧了头,名门望族,出身高贵,果敢狠辣,从小到大,宴淮在哪都是受人追捧的,哪里受过如此侮辱?

    条件反射般,宴淮猛的甩了洛小芷一巴掌,看着女人被打歪了头,下一秒,却愣住,随即,掩饰了过去。

    男人低头,不再看女人脸上的绯红,他告诉自己,是因为女人的掌印,会扰乱他的兴致,所以才躲避的,这个男人不愿承认,他不看她,更多是因为……舍不得。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宴淮烦躁,他用力,不顾身下女人的疼痛,狠狠的贯穿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