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玄镇第三章 做饭1

第一卷 :天玄镇第三章 做饭1

死了就死了吧,吃吧,多吃些,正如妹妹说的那样,这样死了,凌家说不出什么,爹爹也不会为难了,我也就自由了。

    正在张萱妍胡思乱想的时候,满载而归的凌天,顺着树干跳了下来,他早已经发现了树下的张萱妍二人,所以落下的方向也是有选择姓的。

    “你回来了。”

    凌天有意的与张萱妍保持一段距离,不顾旁人一脸的诧异,对着张萱妍淡淡一笑道。

    “你……。”张萱妍看着吃饱了的凌天,在看看旁人的眼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办法,我实在是太饿了,对了,这个果子很好吃的,你看,这个果子不可以直接食用,那是有毒的,但是用这个叶子包起来,一起吃下,味道甘美,还能够驻颜,你尝尝。”

    说话间,凌天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果子,然后又取出一片树叶,将果子包在里面,轻轻的递送到张萱妍的面前。

    “拿开。”

    张萱妍愤恨的瞪了凌天一眼,一把打掉了凌天手中的果子,转身向着家中走去,张萱梦诧异的看了看凌天,的确是没事,见到姐姐走远,跟了过去。

    “姐,他居然没事,真是奇怪了,这小子百毒不侵?”

    “我也不知道,或许他说的那种方法是对的吧。”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从来没听谁说过,那个果子那么吃就可以。”

    姐妹二人实在不能理解凌天怎么会吃了那种毒果而不死,百毒不侵似乎不大现实,那么就只能是因为他的确知道这个果子可以这么吃,但这也是不大可能的,这棵树在这里起码也有了几十年光景,上百岁的老人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

    最后,索姓也就不再去想,张萱妍二人回到了家中,她们早已经在外面吃过了饭。

    凌天跟随在二人的后面,也不敢做声,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的他可是没有斗气的,昨天张萱妍那一脚,使得他的心里多少也有了点阴影。

    回到家中,尽量避开姐妹俩的视线,绕路沿着楼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妹妹,你发现没有。”

    “怎么了。”

    “这个凌天好像跟我们以前所闻所见的有些不大一样。”

    “姐,你啊你,小心点吧,估计是昨天你那一脚踢的,这家伙不学无术,你可是有了斗者五阶的实力,我看他是怕了你了,不过你可要小心,一个不留神,恐怕你……。”

    听了张萱梦的话,张萱妍不由得激灵灵打个寒战,心想如果妹妹说的是真的,那这个凌天恐怕比想象中的还可怕。

    “哎,妹妹,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要是能成为这里面的女人该有多好,不论他要什么,我都会给他,无怨无悔。”

    “呵呵,是不是也包括你自己?

    “死丫头,胡说什么呢。”张萱妍脸上带着一丝红晕说道。

    “姐,你的心情我理解,这个世界上,哪一个女子不希望自己的老公爱自己,至于书中那个古凌风,你还是不要想了。”

    张萱妍苦笑了一下,想到了自己的处境,不由得也为自己方才的想法感觉到好笑,她苦笑着摇了摇头,将书页翻的哗哗作响。

    “哎,真是可惜,这本书没有写完,我真想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呵呵,这个啊,恐怕你只有去问他本人了,现在市面上很多种版本,不过我看基本也没有真的。”

    外面二人的谈话声,凌天听不见,他在修炼着自己的古武功法,尽管空气中的灵气有限的很,但是凭借他的功法,实力还是在突飞猛进着。

    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两个人自己过着自己的生活,凌天不会去打搅张萱妍,而张萱妍也乐得如此,行走在归家的路上,张萱妍发现,整整一树的毒果都已经荡然无存,心知一定是都跑到了凌天的肚子里。

    想到这里,多多少少她也有一丝不忍,虽然这个凌天的过去的确让人发指,可是现在毕竟没有对自己做什么,而在名义上,自己也的确是人家的妻子,渐渐的,张萱妍也会在做饭的时候,多留下一些,不用去叫,她知道凌天饿了自己会去吃,只要他不对自己图谋不轨,一切就都好说。

    可是张萱妍毕竟是一个大家闺秀,哪里下过厨房,一向要强的她,拒绝了张家的钱财,哪怕是丫鬟她都不想接受,自己就这样一个人苦撑着。

    这一曰的凌天,完成了一天的修炼,直到肚子里传来饥饿的感觉。

    想起这几天吃的张萱妍做的饭菜,不由得摇了摇头,暗想也真是苦了她了,这种东西,真是难吃的可以。

    所幸无事可做,吃了人家这么多天做的饭菜,此时,他倒是很想亲自的做一回饭菜给张萱妍吃,甚至他在想,当初的古凌风,可有一次给那些爱着自己的女人亲手做一回饭吃?

    拿定了主意,凌天便开始忙活起了面前的这些马铃薯,西红柿等等。虽然他并没有做过,但是多多少少也明白一些,仅仅是明白的这一点点,也绝对不是仅仅只有一万年文明的世界存在的。

    由于使用不当,炉灶浓烟滚滚,呛得凌天咳咳的咳嗽,满脸的焦黑,不过好在折腾了一番,算是有了成果,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四个菜,凌天还是得意的笑了笑。

    直到这一刻,这个占据凌天身体的古凌风,好像感觉到了一丝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一种很自然的,很随意的生活的感觉。

    原来自己苦苦追求的竟是这些,剑指苍天,披靡天下,又当如何?

    片刻之后,凌天一皱眉,心头暗道:“这些菜,恐怕芷萱连见都没见过吧?一会儿怎么说?自己做的?她敢吃?这些食材的配置,恐怕这里的人见都没见过吧,张萱妍会不会认为自己想要毒害她?或者将她毒晕,然后……如果那样的话岂不适得其反了。”

    正在凌天踟蹰的时候,屋子里传来一股股烟气。

    嗯?怎么这屋子里的烟越来越大,糟了,厨房,厨房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