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欺骗者与戒律堂

第3章 欺骗者与戒律堂

回到自己破败的小木屋,陈羲强忍着没有笑出来声音。他嘴角上带着一丝弧度,如此的迷人。这一次的笑不是练出来的那种笑,而是发自真心的笑。

    第一步,终于成功了。

    用了三百天,比他预想的要长了不少。他知道自己那么多次在周九指身边路过,周九指早晚会看出来自己的与众不同。一次察觉不到,十次,五十次,他总会察觉到这个寒酸少年,竟是个不世出的天才!

    这一步成功,那么接下来就要容易些了。

    陈羲坐在硬板床上,掏出手帕擦去因为刚才咳嗽而震出来的血。

    他确实有伤,但不是周九指推测的那样。

    他进碧水寒潭,不是为了用寒潭压制体内的炎气之伤。而是为了掩饰……他修炼的正是炎气之力!为了瞒过周九指,他必须这样做。先是以自己的炎气修为之力弄伤了自己,然后每天进入碧水寒潭压制自己的炎气,其实这样不会治疗伤势,只会让他的伤势不断加重。

    如果再坚持六十天,周九指还是没有什么表示的话陈羲就不得不离开了。到时候,寒潭之力和炎气之伤就会彻底拖垮他的身体,谁都救不了。

    他让周九指相信了自己的仇人在七阳谷,可他正是在七阳谷开基学艺。

    因为这不是他告诉周九指,而是周九指推测出来的,所以更加的可信。

    一切都是为了复仇。

    陈羲想到自己和周九指的对话。

    “你心里有仇恨?”

    “有”

    “哪种?”

    “最大的那种。”

    最大的仇,不外乎家破。

    他已经三百天没有调息没有修炼了,而且伤势还在不断的恶化。但他还是不能调息不能修炼,因为到现在距离成功只差那么一步。

    “父亲,母亲。”

    陈羲在心里默默的说道:“等着我,等着我从九幽地牢中把你们救出来。等着我把他们从你们手里夺走的一切再夺回来,然后把仇人加之于我们身上的伤害,十倍百倍的还回去。孩儿已经就要成功了,只要进了改运塔,就有机会进内院。世间之人只知道小满天宗,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大满天宗……仇人就在那里,孩儿一定会进去。”

    他就这么枯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洗了脸,算计了一下时间,出门朝着戒律堂的方向走了出去。

    距离年考不过还有二十天的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很紧迫了。

    没有人相信,这个差一个月才满十五岁的少年居然用了十年的时间来布局报仇。因为他有一个强大的灵魂,成熟的灵魂。他不可能让自己因为这二十天而毁掉十年之功,绝对不允许。

    走出木屋的时候,门口有个人在等他。

    赵武

    这个在甲班中永远排在第三位的学生,此时脸上带着些狰狞。陈羲了解这个人,青州赵家虽然算不得一流修行世家,但是也仅次于石家而已。他之所以排在第三位,或许是因为他早就知道展青是青武院内定的核心弟子之一,也知道石家得罪不起的缘故。

    “不要以为你会得到什么。”

    赵武突兀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你隐藏了很多事,之所以我没有说出去是因为我想看看你到底要干嘛。你不但可以修行而且修为还不低是吧?以你的资质就算正大光明的进入任何一个宗门都会被重视,但你却非要来这里做一个杂役……陈羲,你骗不了我。”

    “我为什么要骗你?”

    陈羲问。

    赵武冷笑:“我不管你是为什么,但我跟你挑明了说吧……每个班进入内试的名额不限,若是一个班三十六名字都是天才,那自然大放异彩。但是,内试之后进入改运塔的名额却有限,这一点想必你不知道吧?所谓内试,其实分两层。第一层是各学院之间的较量,优胜的学院可以先一步进入改运塔。成绩最好的班,可以在改运塔修行三个月。第二的班修行两个月,其他人,只能修行一个月。”

    他看着陈羲冷冷道:“但是,要想进入改运塔没那么容易。选拔出来的这些人,要在塔内进行第二次比试。最强的十个人,可以进入二层塔修行……你莫要拦了我的路,若是你拦了,赵家会杀了你。”

    陈羲忍不住笑起来:“是赵家杀了我,而不是你?”

    赵武脸色变了变,哼了一声:“你好自为之!”

    “你身上有什么宝物吧?”

    陈羲忽然问道:“可以示警的宝物,只要有修为之力强于你的人出现,这个宝物就会提醒你?”

    赵武的脚步猛的一顿:“不要逼我。”

    陈羲微笑着点头:“路很宽,有十个人那么宽,我拦不拦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有本事。你之所以来提醒我而不是直接除掉我,是因为你在担心我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势力。既然你不敢轻举妄动,那么你何必要来?”

    赵武转身,嘴角抽了抽:“有时候,话说的太绝,就到了死路。”

    “听闻赵家最近一直跟在安阳王身边做事……而小满天宗历来都是国师这边的。”

    陈羲笑道:“大楚圣皇病重,安阳王是继承者之一。而国师站在平江王那边……可别说你要进改运塔没什么使命。改运塔里替皇族养着神腾,若是能得神腾相助的话皇位似乎触手可及。你我之间都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最好还是谁也不要招惹谁,不然……万一你打不过我可怎么办?”

    赵武的脸色阴寒,转身大步离开。

    ……

    ……

    大楚正兴十六年,圣皇见天坠大星,单手化形数千里,擎大星放于东海。也不知道挽救了多少人性命,将一场浩劫化解于无形。谁知自此之后,圣皇身体每况愈下,不过十五年,身为天府大陆的绝顶高手竟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诸皇子自然不会安分守己,背后有多少小动作不为人知。

    陈羲就是故意对赵武说的那几句话,让赵武错觉他也是背后有强大势力支持的。

    天下宗门,多有依靠。

    小满天宗依靠的是国师,据传国师与圣皇的关系亦师亦友,对圣皇的决定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而国师有一个东西,就寄养在小满天宗内。这个东西,到了那个高度的人也仅仅知道名字叫做神腾。

    有人说神腾是一件至宝,能知天下事,前千年后千年,无有不准。

    有人说神腾是一个人,借住在小满天宗内修行,此人一出,可定天下归属。

    有人说神腾只是一个幌子,是国师故意将别人的视线引来这里。要知道小满天宗不过是个中游宗门,还没资格参与到那般实力的博弈之中。

    但是,众所周知,神腾就在改运塔。

    改运塔有九层,神腾便在第九层。

    陈羲要进改运塔,是为神腾而来。他要想报仇,就要得到神腾的力量。他的仇人修为强大,以他现在的进境只怕再过百年也未必能杀的了对方。而据他所知,他父母在九幽地府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知道赵武要进改运塔,就是想探知关于神腾的事。说起来有些奇怪,那般多的大修行者谁都不会先染指神腾,是因为这是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东西。若有一方的大修行者先出手,那其他势力断然不会坐视。这是一个微妙的平衡,谁也不敢先一步打破。

    所以,如赵武这样的小人物,反而有了用处。

    陈羲推测,这次参加内试的外宗六院学生之中,有很多很多是各方势力安插进来的。赵武之所以不敢对他轻举妄动,便是忌惮着他背后是不是也有什么势力。圣皇九子,哪一个背后没藏着什么了不得的手段?

    只有陈羲自己知道,他什么背景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颗复仇之心。

    正因为如此,他比别人更迫切的想知道,神腾是什么。还记得十年前忠心奴仆老九爷带着他杀出去的时候告诉他,要想复仇,必得神腾。

    十年了,为了这个目标他已经努力了也隐忍了十年。

    面前就是戒律堂。

    陈羲没有犹豫,大步跨了进去。

    “我来受戒”

    他说。

    戒律堂里却空无一人。

    陈羲微微皱眉,往四周看了看。戒律堂修建在半山腰处,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山洞。这山洞四通八达,里面有四十九个石洞。每一个石洞,代表一种戒罚。陈羲抬起头,发现山洞顶部有一面光滑如玉的巨大圆盘,足有两米直径。他抬头望,能从圆盘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你名陈羲,甘愿代青武院甲班教习丁眉受罚?”

    声音不知自何处而来,带着一股冰冷,没有任何人间气。

    “是”

    陈羲点了点头。

    “进戒律堂,先签生死状。”

    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陈羲面前的地面忽然有一块上升起来,那上面有一张纸,上面写了不少字,旁边挂着一支毛笔,却不见有砚台墨汁。

    陈羲低头看了看纸上写的字,大意是自愿进入戒律堂受罚,生死天命,小满天宗无责之类的话。他将毛笔提起来,手指上忽然一疼。就好像毛笔有什么尖锐的小刺刺进了他的指尖,然后一滴血便迅速的到了笔尖上,红的触目惊心。

    陈羲惊异,但没有表现出什么,用毛笔在文书上签好自己的名字。

    “去吧”

    声音再次冷冰冰的出现:“左起第一个门,是寒冰室。你本要代受四十九种戒罚,但院长亲自改了罚令,你只要在寒冰室熬过十二个时辰,便算你已经赎罪。”

    陈羲点了点头,大步走向左边第一个石洞。

    洞里格外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陈羲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心里一惊。

    一柄剑,自他后心刺了过来。

    电光火石。

    毫无来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