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为猿

第1章 重生为猿

当北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周围是一片浑浊,映入他奋力睁开的双眸,是一片透明又是偏向白色的粘稠液体,这些粘稠液体浸润着他全身,是的他就像感觉身陷入沼泽,有力无处使。并且,从这些白色的粘稠液体中,他闻到了微弱的血腥之味道。

    很快,北烈透过这白色粘稠液体中的映像,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有点不伦不类,有点奇怪:长着四只有点锋利的爪子,和一张凸起雷公似的脸。当然,更引起北烈注意的是,自己这幅奇形怪状的身体上,竟是长满了银白色的毛发。

    并且,影像中的这具身躯,只有他再次之前八尺身高的三分之一不到。

    难道是自己重生了?感受着陌生的环境,以及自己此刻这诡异的身躯,北烈心中惊叹了一声。他明白,自己不可能还活着,因为自己已经是被乱刀砍的粉碎。

    前世,他是地球上五大大国之——华夏国龙组成员之一,会很高超的武功拳法和练气之功,即使在高手众多的龙组之中,也是数一数二。

    然而不幸,再一次刺杀岛国重要领导的任务中,他的行踪败露,被岛国实力强大的忍者围攻,双拳难敌四方,最终是死在了岛国忍者的乱刀之下。

    这一刻,这样的结果让他惊叹,差异,但是很快北烈也是接受了。毕竟,不管重生为什么样的生灵,活着就是好的,更是那句俗话:好死不如赖活着。

    周围白色的粘稠液体,使得北烈感受浑身的难受,下意识的,他奋力的伸长四肢,想要突破身体周围这白色的粘稠液体。不过,还没有彻底的伸张开来,他的双手就是触及到了一层微弱的薄膜。

    再联系周身着粘稠的液体,北烈立刻也就是明白了,此刻的他应该在某种生物的腹中,还是一只未出生的胎儿。

    不过,还没有等他来得及思考是哪种生物,耳膜中已经是传来了一阵阵疼痛的叫声。并且,他也是感受到,自己娇小的身躯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拉扯之力,使得他向着他头顶上的方向缓缓移动而去。

    经过数个时辰,又是仿佛经过一个世纪,北烈的双眸终于是看见了一丝久违的阳光,也就是说,他从一个胎儿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生灵。

    首先,映入他双眸的是一颗巨大的头颅,和猿猴的脸没有什么区别。同时他也是感觉到,自己娇小的身形别两只粗壮,毛茸茸的手臂抱住。

    猿猴?猴子?亦或是猩猩?这一刻,北烈明白了,自己重生为了一只猿猴之类的生灵。难怪自己浑身是毛发,长着一张雷公一样的脸型。

    同时,周围的环境也是映入了北烈的双眸,这是一片茂密的丛林之中,四周有的是粗壮的树木,有的是数米之高的杂乱荒草。总之,此时的环境给北烈的感觉就是热带丛林。

    不过下刻,北烈就是震惊了起来,因为抱着他的这只银白色猿猴,也是他这一世的母亲,身高足足有着将近四米之高。地球之上,所有的猴类,猿类没有任何的品种超过两米,不用说四米了。

    这是人类还没有探索过的领域么?震惊过后,北烈只能够这样想了,毕竟,重生这样的事情,都是发生在了他的身上,成为这样的生灵又有什么奇怪的。

    紧接着,北烈感觉一条宽大,温暖舌头很快就是舔掉自己身上的粘稠液体,并且,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把自己的头送到了一颗白色的****旁边。

    或许是感觉肚子饥饿,有或许是自己已经是一只猿猴,对于这银白色的****,北烈并没有抗拒,很是享受的把自己的嘴巴含住了****,幸福开始吸取**。

    吼!然而,还没有等北烈吸取**有几口,一道悠长而有彻响的吼叫声传进了北烈的瞳孔之中。出于本能,北烈的内心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

    并且,这一刻,北烈能够看见母猿猴本是温和的脸庞,变得无比的愤怒。因为有着人类的心灵,北烈也是能够看见母猿猴内心对于这声吼叫之声也是感觉到恐惧。

    下刻,母猿猴直接把北烈放到了一处杂草从中,隐藏好北烈,直接离开了此地。而随后,北烈在杂草从中,只是听见惨烈的吼叫之声渐渐远离。

    这里是热带丛林,北烈深知森林法则是怎样的残酷,所以,在被母猿猴藏在杂草中的之后,北烈一动不动,深怕挪动的身体发出一些响声,引来杀身之祸。

    可以是,一天,两天过去了,母猿猴还是没有归来,北烈已经是饿的前胸贴后背,身上提不起了一丝的力气。

    这一刻,北烈意识到,母猿猴很有可能不会回来了:它或许是被杀死了,也或许是跑到不知名的地方迷路了,总之是不可能回来了。

    北烈清楚,自己接下来要进行自救了,自己寻找食物。

    缓缓的挪开自己身上的杂草,北烈站立起瘦弱的身行,走到杂草的边缘,探出自己的脑袋,警惕的看着四周,是否有其他的动物经过。

    久久,只是听见零散的鸟叫之声,北烈闻不到一丝危险的气味。同时,北烈的胆子也是放大了,双眸更加大胆的打量着四周,想要寻找一些他能够吃的东西:比如说一席坚果类的东西,毕竟,猴类都是以此为食。

    下刻,北烈的目光也就是放到了周围那些粗壮的参天大树上,想要寻找是否有坚果之类的东西。同时,也是看着这些大树的下面,若是有落在地面之下的,正和北烈心意。

    很快,北烈就是发现,在距离他不愿之处的一刻大树上,长着不少,犹如拳头大小的果子。但是,令北烈失望的是,这刻大树之下,并没有掉落下来的。

    看来还是得上树!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北烈已是准备向着大树走去,虽然自己只是刚刚出生几天,但是自己好歹也是一头猿猴,相信爬树难不倒自己。

    啾啾!然而,还没有等北烈踏出前脚,一道刺耳的声音又是响起,那一丝的恐惧之感,再次在他的心中泛起。本能的,没有任何的犹豫,北烈蜷缩在杂草之中,慌乱的盖上杂草,把自己隐藏在下面,一动不动。

    余光从杂草中看上去,北烈看见了上空之中,有着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那是一只巨鸟,张开的双翼长达十米之多,锋利的爪子,尖锐的硬啄,闪着浓浓的寒光。

    这是怎样巨大的鸟啊!看见这一道巨大的声音,北烈心中再次感慨。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重生到了不得了的世界中,很有可能不是在地球之上了。心中,不免闪过一丝的伤感。

    不过,感慨归感慨。此刻北烈的心中更加希望的是这只巨大的鸟赶快飞走,若是被发现,自己连人家的牙缝都是不够塞。

    久久,就是这样蜷缩在杂草之间,直到一点动静都是没有,北烈的身形才是再一次漏出。不过,看着大树之上的果子,北烈是不敢有摘取的心理了。上了大树,自己被发现的几率更大,丢了性命,到时候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不能够上大树寻找食物,北烈只好在这杂草中寻找了,缓缓挪动着步伐,北烈向着杂草的中心走去。很快,北烈发现了一只巨型蚂蚱。

    这只蚂蚱,足有四十厘米之长,全身呈现黄灰之色,正好和这杂草的颜色相配,一动不动的趴在草丛之中,好似是在睡觉,北烈走到跟前,也是没有发现。

    不过,看到这一只蚂蚱,北烈的心中却是泛起了浓浓的食欲,本是饥饿的肚子变得更加的饥饿,甚至一丝丝的胃酸,都是从胃中流入口中。

    不过,即使腹中再是饥饿,北烈也是忍住了。因为一想到蚂蚱腹中的那粘稠之物,北烈就是一阵恶心,实在不敢下口。

    虽然一些猿猴也是肉食动物,但是北烈的心中对于生肉还是有一些抵触的。

    再过了半天,北烈遇见一条黄色的蛇,身长将近两米,和人类胳膊的粗壮差不多。而这一刻,北烈再也忍不住了,强烈的饥饿让他不得不打这条蛇的注意了。

    嘶嘶!感觉到北烈那猩红的眼神,这条黄色的蛇盘起身躯,发出嘶嘶的狰狞之意,双叉的舌头不断吐出,在警告着北烈。

    但是已是饿到极点的北烈,哪里管的了那么多,还稚嫩的右爪闪过一道寒光。迅速,身形闪动,爪子直接抓住了黄色蛇的头颅,利爪深深的刺进其血肉之中。

    而闻见鲜血的猩红味道,更加激发了北烈心中强烈的食欲,另一只爪子用力撕扯,就是把这条黄蛇撕裂成了两半。继而就是一阵狼吞虎咽。

    。。

    杂草中,在吞食一条黄蛇,消化其血肉,吸收能量之后,北烈变的有精神起来了,不过,腹中还是很饥饿。

    但是,现在的北烈,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他需要找到一处更加隐蔽的场所,作为他接下来很长时间的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