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星光月辉草

第5章 星光月辉草

顾眉景到底还是答应了伯父一家的要求,让堂哥陪她一起住回原来的家住。

    一来这是伯父伯母的底线,她若不答应,那两人也不肯松口让她回家;二来,也是因为她家距离一高非常近,堂哥若是住过去,上学很方便。

    就在堂哥去一高报道后一天,抽了一个伯父空闲的日子,一家人也将她和堂哥不少的行礼,打包搬了一部分到车上,开车前往位于一高不过五分钟路程的教职工小区。

    顾眉景的爸妈全都是一高的老师,母亲乔涟漪是高三语文组组长,一直带着毕业班,教学成绩出色;父亲则是一高的副校长,原本有望在五年后接现在老校长的班,成为新一届的一高校长,可惜,她父母都来不及等她长的再大一些,就去了。

    推开家里的房门,顾眉景贪婪的看着眼前一切家居装潢,看到她记忆中,那些苦痛又让她舍不得删去的画面,眼圈瞬间就红了。

    这个家,在舅舅破产后,她就恳请伯父替她卖掉,凑钱给舅舅还债。

    然而,因为伯父伯母想给她留着最后的这个念想,不舍的售卖,就自己拿出一笔钱替她填上,这房子依旧在她名下。

    她从海市回到Z省,伯父又将钥匙交给了她,可惜,那时候,她对伯父又恨又愧疚,抱着复杂的心思,不愿意接受他这么大的馈赠,虽然拿了钥匙,之后也再也没有回来过这里。

    伯父含冤入狱,伯母变卖家产筹钱请人帮忙,这所房子自然不能幸免。

    也因此,距离上一次回家,如今差不多已经有十四年时间了。

    家里一片整洁,显见的是刚被人清理打扫过,一切都显得和父母在家时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顾眉景还是眼尖的发现,客厅中属于父母的相片,鞋柜里父母的鞋子,衣架上他们的衣物,已经全都消失不见了。

    顾眉景心酸难耐,眼泪落下来,只是她也恢复的很快,没有过多纠结,就让开地方,让跟在身后的堂哥等人进来。

    将行礼衣物全都摆在该放的位置,用过午饭后,伯父和伯母就准备回去了。

    临走前,不忘再拉着她的手,殷殷叮嘱她和堂哥,“家里请了钟点工,会按时过来给你们做饭清扫,你们两个住在这里,要按时吃饭,不许挑食。”

    加重语气嘱咐顾良辰,“你是哥哥,要好好看着妹妹,不可以让她吃太多油炸食品,那些东西不健康,吃了又要闹肚子。”

    “晚上不要睡太晚,妹妹爱赖床,睡晚了早起又要起不来,你记得提醒她。”

    “时常注意妹妹身体,若是有个感冒发烧,要第一时间给我和你爸爸打电话……”

    絮絮叨叨了一大堆,最后,伯父伯母两人才在顾良辰无奈苦笑的哀求下回去了。

    家里只剩下堂兄妹两人,顾良辰看着近在咫尺的堂哥,鼻子一酸,拉着他的手就说道:“哥哥,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

    “你个小调皮。”顾良辰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尖,笑的无可奈何,眸中的暖意却浓浓的要流出来,“自己还是个小不点呢,就想着要照顾哥哥了,真有志向。”

    取笑了她几句,兄妹两人又说了几句话,顾良辰手机响起,他接起,诧异的问了电话那头人一句,“萧权,怎么现在来电话?”一边还推着她,让她回去午休。

    萧权?

    这个人她前几日在饭桌上还听伯父提起过,好似是现任省里一把手的儿子。

    原本在京都上学,因为父亲两年前调任Z省,双亲现在都在这里任职,他便也在中考结束后,转学到Z省来。

    且不仅如此,仔细回忆起来,她记忆中,好似还有些萧权的印象。

    上一世,她是高二又回到Z省的,在那之后,曾和他有过两面之缘。

    那时,萧权和哥哥关系很好,至于好到什么程度,她却不知。

    因那人不好接触,且看人时眸光清冷非常,让人心存畏惧,她又一直是个敏感纤细的性子,对他避之唯恐不及,更别说深一步接触了。

    房门被关上,顾眉景站在原地想了一些有的没的,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房间好一会儿,才缓缓脱下身上的连衣裙,换了睡衣躺在床上。

    历时十五年,再次躺在自己的闺房内,顾眉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她在床上打了两个滚,突然想起什么,就又翻身趴在床上,右手移到眼前。

    右臂上,那原本在她手腕处生根发芽,长出两瓣嫩绿的小东西,经过将近五个月的生长,体形已经大变样。

    因为长得大了,顾眉景也终于看清那小玩意的真身,却是一株开着白、蓝、紫、红四色小花的藤蔓状植物。

    现在那藤蔓已经圈在了她纤细的手腕上,细细一圈,若是从外边看来,就像个花草编的手环,配着上边或含苞待放,或已经露出花蕊的四色小花,好似正随风摇曳的翠绿叶片,讨喜精致到极致,漂亮到让她心里发颤。

    这是个非常奇妙的小东西,经过她将近半年时间的观察,顾眉景发现,这绿植每到夜间有月亮或星星出现时,便开始闪烁起来。

    偶尔一次深夜醒来,她竟也瞧见漫天银白的月辉,宛若蜘蛛织出的银网一般,将她整个右臂笼罩在其中,而那小东西,在月辉下舒展着曼妙的枝叶,以她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一点点绽放。

    顾眉景读书不少,可哪怕她有两世经历,也还是不知道,这由琥珀中的种子长成的绿植,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它吸收月辉星光生长是奇妙之一,其二便是,瞧,只要她伸手抚摸某个颜色的小花,那小花就像是有了灵性一样,宛若小蛇一般,迅速的爬到她右手的指甲盖上,经过手指头,和她进一步交流。

    白色的在小手指,蓝色的占据无名指,紫色的在中指,红色的在食指,这些花当真非常妖娆绚丽,宛若做了指甲,贴了花样的指甲印花一样,曼妙真切的不可思议。

    不过,现如今也只有四个指甲盖儿上有印花,顾眉景总觉得,其实最少应该有五个印花的,大拇指上那朵应该是还没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