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神仙与骗子的区别

第4章 神仙与骗子的区别

第五节神仙与骗子的区别

    “这美女是你女朋友?”司机看着赵可可窈窕的背影,颇为羡慕地道,听了这话,我不由得咧了咧嘴,倒靠在床上有气无力地道:“不是,她是我的老板,同时更是一位吃人不吐骨头、压榨人民群众血汗的专制资本家。”

    “啧啧啧,能给这么个关心下属的专制资本家打工,也算是一种享受。”这位司机大哥不知死活地道。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样子,男人是最容易受外表美好的事物所吸引,而忽视掉事物凶残的本质,我唯一能庆幸的就是自己不是赵可可商场的对手而是她的属下,不然,让这妞卖了怕我还替她数钱。

    说起来,赵可可是我二姐的同班同学,两人的关系好得距离百合只差一线,正是因为她们那革命同志一般的钢铁友谊,所以,把我这个从二流大学毕业之后无所事事的纨绔份子给扔进了赵可可的公司,虽然我极力反对,不过,在父母和大姐二姐的高压之下,我只能含着泪花屈服,从一名优秀的BOSS级宅男转变成了一位普普通通的上班人士。

    而赵可可,这位比我双胞胎姐姐还小上半岁、心狠手辣的铁娘子则成为了我的顶头上司兼老板,由此,我生不如死的上班一族生活开始了。因为有了工作,父母很是明正言顺地不再给我一个子儿,甚至以为了上班不让我迟到为理由,把我赶出了家门,我不得不从我那可怜的工资里边挤出了一部份来租下了一套离公司近一些的两居室房子。让我明白了这个讲求物质享受的人吃人社会是多么的明暗与险恶。

    我有两个姐姐,她们几乎拥有一切美好的品质:勤奋好学,德智体美全面,精明能干是她们的本能,不论是学习和工作都是骄骄者,大我五岁的大姐如今已经是G市公安局的一名科级干部,她老公乃是G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兼刑侦大队长,现如今我大姐八月怀胎。至于只比我早五分钟出生的二姐如今也是颇有名望的设计师,专门替那些品牌珠宝设计新式样,只需要花上几天的功夫换来的金钱足够她挥霍一两个月。

    而我是家中的最小的,既没有我两个姐姐那样聪慧精明的头脑,也没有学到我老妈那种封建资本主义家庭大家闺秀的风范,更缺乏我爹那种敢在文化革命大潮时期敢冲敢打,成为一位造反派头目的勇气,只能算是一个没有什么高大理想只想着得过且过、混吃等死的反面教材兼典型。

    不过,我觉得我活得比谁都滋润,主要原因就是懂得知足长乐,五元钱一包的黄果树香烟是我的标准,三块一瓶的漓泉清醇是我的制式装备,从来只穿国产品牌是我的人生信条,每天下班之后能上上网,跟一票人在论坛上互喷唾沫星子,发泄一下现实生活中的不满情绪,再玩上一会网游,上QQ跟不认识的小妹妹谈谈人生的理想和现实的丑恶,偶尔占占口舌偏宜。

    这种简简单单的生活正是我所追求的,至少我觉得我活得比那些为了太过远大的目标而遍体鳞伤累得像条死狗的社会精英更加的滋润。

    --------------------

    等吊完了针之后,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司机大哥折现了脑电图、心电图、B超以及X光检查,当然,看在是校友,又这么谈来的份上,我决定以友情冲抵了部份折现费用。我意犹未尽地将钱揣进了口袋,向这位身心受到了双重打击的司机大哥道了别,并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再继续追究他的责任。

    司机大哥怀着庆幸而沉痛的心情将剩下的钱塞回了钱包,至少他也明白我已经很手下留情,在与司机大哥殷切地道别之后我直接开路闪人,我对这家医院已经深深地忌惮,再呆下去,天知道他们会不会给我检查*附件感染以及乳腺增生。

    虽然身心都属于成年男性的我不相信我会有这一系列的妇科疾病,但是,医生们毒辣的语言艺术,那句经典的“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还是能让一部份未曾了解医疗事业博大精深的人民群众不敢拍胸口打包票。

    提着在楼下小饭店炒的两个菜和打的饭,晃晃悠悠的顺着楼梯往家走,刚刚摆好饭菜,打开了一瓶啤酒,美美地灌了一杯以庆祝我今天不仅能在车祸中活下来还能小赚一笔,就听见大门传来了敲门声,我上前打开了门,我靠,不用说,正是那位害我从肉体到心灵都受到了严重伤害的老神棍,阴魂不散地出现在了门外。

    “贫道登门来访,并无恶意。”老神棍嘴里说着话,自顾自地走进了门。径直坐到了沙发上打量起了我的蜗居。

    我有些紧张地捏着已经挂在了手脖子上的黑狗牙,一个劲地在心里边安慰自己要淡定,然后坐到了这位神棍的正对面。我深吸了一口气,将手脖子上的黑狗牙摆到了茶几上:“老头,你看这是什么东西?”

    那老神棍看到了我摆到了茶几上的黑狗牙,一脸无奈,伸手指头轻轻地勾,这黑狗牙犹如遇上了吸引力一般,一下子滑到了这老神棍的跟前,我很紧张地看着这位把黑狗牙拿了起来摆弄了一会,再放回桌面,笑眯眯地瞅着我,神情很是淡定,看到这家伙既没有捧着胸口惨叫倒地化为一滩脓水,也没有发出像电火花四溅的灯光效果而四肢抽搐,难道说这家伙真不是鬼,而是神仙?我的小心肝开始呯呯的狂跳了起来。

    老神棍把黑狗牙丢回了茶几上,淡淡地道:“不过是畜生的牙齿而已,这种东西,用来僻一僻那些没什么法力的鬼怪倒还有些用处,不过对神仙却不会有丝毫的用处。”

    “你没事?”我虽然不见任何异样,仍忍不住问了一句。见我还是一脸疑虑状,老神棍忍不住开了口:“到底要贫道怎么做你才相信贫道是神仙?”语气很幽怨。

    “你如果能帮我把……”我站起了身来在屋子里边转了一圈,先拿起了一个花瓶,摇了摇头,又抄起了一把丢在地上的吉它,还是太小了,最后目光落在了那大衣柜上,我拍了拍那足足能装进我五六个的大衣柜,很是殷切地望着这老神棍道:“你要是能把这玩意变成金子,我就相信你是神仙。”

    老神棍一脸黑线地瞪了我良久:“道友,贫道只是神仙而已,不是耍把式的骗子。”

    “你的意思是说耍把式的骗子能让这玩意变成一坨金子,而你这位神仙却办不到?”我颇有些失望地道。是的,想不到神仙和骗子之间竟然有这么大的差别。

    “你……贫道,贫道不跟你计较。”老神棍闭上了眼睛深呼吸,看样子也知道空气清新而又美妙。

    我无奈地拍了拍那大衣柜,回到了沙发上坐下:“好吧神仙,你找我有什么事,莫非你希望我替你们神仙庙宇打打广告好多添点香火供奉什么的是吧?你也知道,我现在好歹也算广告界的人,不过却就是一个打工仔,当然,看在你是神仙这么看得起我的份上,我可以跟我的顶头上司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给你们打个八折。”既然黑狗牙拿他没办法,我决定服软,没办法,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看到玄幻小说里边有无数的牛人吭哧吭哧就能把神仙给剁成肉沫馅子,但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

    “是贫道失礼了,还没自我介绍呢,贫道道号上清,来寻道友,乃是因为道友是姜太公姜子牙的第一百零八世的转世真身。”老神棍向我点了点头说道。

    “你说我是姜子牙?!”我嚼着一块回锅肉,听到了他这话,不由得瞪圆了眼,死死地盯着这个扮成老神棍样子,动机不明,身份不明,态度不明的三不人员。

    “没错,你就是那个执封神榜,主持封神大战,助周灭商的姜太公姜子牙。”老神棍用地点了点头。

    --------------------

    PS:抿紧嘴巴,握握双爪,新书要努力,就看大伙支持不支持。

    每天都会尽力保持两更,晴了的人品大伙该了解的吧?不多说了,希望大伙多投推荐,多多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