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眷者

第二章 神眷者

时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同样是一秒钟,此时仓库中的众人却觉得度秒如年。

    “每次会吃两个人,下一个会是谁?会是自己吗?”众人的心中无不在闪过相同的焦虑。

    “咚”,女子血淋淋的头颅被“巨兽”随手抛在地上,骨碌碌滚到众人脚边。

    如同被一记重锤砸在心头,众人的心再度急遽收紧,强烈的恐惧使得他们拼命地想缩进人堆更深一些。

    而信天此时也从那种飘飘欲仙的状态中剥离了出来。

    “血脉天赋……火……水……”

    信天心中感慨,“很奇异的力量啊,却好像刻在血脉之中,很熟悉。”

    随着血液内神秘能量的觉醒,恐惧也离体而去,信天抬头看向“巨兽”。

    生吃了神经质女子后,“巨兽”似乎意犹未尽,一边舔着嘴边残留的血沫碎肉,一边用更加血红的双眼再次向人堆看来。

    “巨兽”的动作仿佛按响了恐惧的开关,众人齐齐发出绝望的惊呼。

    这时,信天突然感到有人一脚蹬在自己后背上,猝不及防下,不由往前一跪,稍稍脱离开了人堆。

    信天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刀疤脸”得意神色一闪而过,随即又换上恐惧茫然的表情。

    “巨兽”才懒得理会众人的小动作,在它眼里,眼前的众人都是食物,难得有一个“食物”主动凑了上来,它便毫不客气地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向信天狠狠抓去。

    “速度好快!”信天只感到眼前一花,“巨兽”的大手已经近在咫尺。来不及多想,信天侧身倒地,抬脚向“巨兽”的大手踢去。

    “嘭”,一声沉闷的声音传出,信天感觉自己踢在了一堵移动的墙上,脚掌都被震得生疼,一股巨大的力量还顺着腿部传了过来,信天索性一个侧翻,在“巨兽”的身侧站了起来。

    “巨兽”愣了一下,一向只会哭喊的“食物”竟然反抗甚至还手,这让它出离愤怒,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一脚向信天狠狠踏去。

    信天只感到眼前一黑,“巨兽”巨大的脚掌似乎把光线都遮住了。

    信天心中一凛,又是一个翻滚闪过踩踏,随即心念急动,一股神秘的能量迅速在血液内凝聚,信天本能地就手指骤抬,一道红光便激射向“巨兽”的眼睛。

    然而,“巨兽”反应极快,巨掌在面前一横,只听“叮”的一声脆响,信天发出的红光犹如碰到坚硬的金属般弹回,“巨兽”则疼得龇牙咧嘴地直甩手掌。

    “果然有用!”虽然红光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大大鼓舞了信天的信心,“原来刚才恍惚中领悟的‘血脉天赋’真的有用!”

    看到眼前发生的意想不到的变化,墙边“挤靠四人组”的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个少年,难道是……是‘神眷者’?!”瘦小男子忍不住颤抖出声,眼中重新燃起求生的光芒。

    小女孩的妈妈也松开一直紧紧捂着女儿眼睛的手,双眼也有了些神采。

    “刀疤脸”面露犹疑,“神眷者?自己那一脚……”

    绝望的、地狱囚笼般的仓库里,一股久违的情绪悄然升起——希望。

    再次扑空后的“巨兽”怒意滔天,嘶吼着朝信天狠狠杀去。

    力量不敌,速度也比“巨兽”慢了不少,加上仓库空间有限,信天的处境狼狈不堪,若非靠着神出鬼没的红光,信天早已惨死在“巨兽”手中。

    即使如此,信天的身上也被“巨兽”锋利的爪子划出无数道血痕。

    面对绝对的劣势,信天反而战意沸腾,头脑也无比冷静了下来,迅速审视着“巨兽”身上的弱点。

    信天收回红光,一根细至微不可查的蓝线自信天指间探出,贴着衣服迅速没入脚下,又贴着泥泞不堪的地面蔓延向“巨兽”,悄然爬上“巨兽”的身体,缠向“巨兽”胯下那串肉嘟嘟的丑陋家伙。

    浑身赤luo的“巨兽”浑然不觉信天的小动作,咆哮着正要再次扑上前去,却猛然感到自己的“命根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套牢。

    和红光一样,信天发现自己对蓝线的掌控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仿佛这根蓝线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如臂使指。

    只是心念微动,蓝线便随着信天的心意迅速收紧。

    “巨兽”疼得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号,两只巨手徒劳地伸向胯部,却丝毫阻止不了纤细蓝线的不断收紧。

    “看来不管变成什么样,这里都是雄性动物的致命处啊!”信天将蓝线收紧到极限,一种切割掉肉块的感觉从蓝线尽头传来。

    “巨兽”抬手指向信天,嘴里发出长长的惊天动地的一声“嗷——”似在悲愤地控诉对手的猥琐,随即不甘地重重仰面摔倒。

    “不能怪我啊,谁叫你不穿衣服出来吓人。”信天收了滴血未沾的蓝线,小心地走到近前,祭出红光自“巨兽”依然圆睁的大眼贯入,在“巨兽”脑子里胡搅一通,发现穿不透“巨兽”的脑壳,只得原路返回,没于指尖。

    “巨兽”被干掉了!

    “我们……不用死了?”瘦小男子喃喃自语,似乎一时没能接受不期而至的幸福。

    “我们得救了。”小女孩母女也轻呼出声,发现活着原来如此美好。

    看着“巨兽”胯部喷泉般不断流出的鲜血,“刀疤脸”只觉得裆部发凉,下意识就夹紧双腿,对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清秀大男孩不禁升起一种深深的惧意。

    还是小女孩率先反应过来,“小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们。你好厉害啊,小哥哥是神眷者吗?”

    “神眷者?”信天有些疑惑。

    矮小男子这时终于反应过来,起身凑到信天身边,有些讨好地解释,“神眷者就是异变出超能力的人,您没听说过吗?您能杀死一头二阶的兽人,肯定是神眷者无疑了。”

    “哦,我叫信天。我一直一个人过,所以很多事都不知道。对了,这不是一只巨猿吗,你怎么叫它兽人?”

    矮小男子愈发恭敬,“能一个人在如今的这个世界生存,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您肯定就是神眷者。其实兽人也是由普通人异变而来的,只是,它们没有得到神明的眷顾,异变出超能力后丧失了神志,只剩下疯狂嗜杀的本能。”

    “这样吧,我带您去我们的‘生命岛’,我们岛主一定会对您欢迎备至,有什么疑问,他都会亲自给您解答的。另外,粮食、武器、美女,肯定应有尽有。”矮小男子眼神热切,语气诱惑。

    小女孩的妈妈这时似乎猛然醒悟过来,急促说道:“您去我们的‘生命岛’吧,我们也会尽力满足您所有需求的。”

    “我们的‘生命岛’比你们的大了几十倍,资源也丰富得多,你拿什么和我们比?”矮小男子鄙夷道,“并且,你们那个‘生命岛’只有一个神眷者,却有那么多老弱病残,能不能撑下去都不好说呢。”

    娟秀女子张了张嘴,却无从辩驳,反而安静下来,不再出声。

    这时,听得一头雾水的信天却指着小女孩的妈妈说道:“‘生命岛’就是你们的聚居处吧?不用争了,我跟你去你们的‘生命岛’。”

    不知道是不是对一个人思念太久,就会在别人身上拼命联想到那个人,小女孩妈妈安静的时候,让信天有一瞬间恍惚地想起姑姑的样子。

    矮小男子很沮丧,但却丝毫不敢辩驳什么,而一大一小两个女子,却呆呆地看着信天,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这位大……大人,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外出狩猎的兽人随时会回来,这里不安全。”不知何时,“刀疤脸”也凑了过来,挤出一脸生硬的笑容对信天说道。

    信天转过头来,两根手指轻搓下巴,有点玩味地看向“刀疤脸”,“你好像很爱踹人?”

    “刀疤脸”闻言汗如雨下,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口中还念念有词,“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老是神眷者,您就饶了我吧……我只是不想被兽人吃掉啊……”

    看着跪地苦苦求饶的“刀疤脸”,信天的眼中却没有半点怜悯,“你不想被吃,别人就活该被吃?第一脚,你害了那个可怜的女子;第二脚,如果我不是觉醒了点能力,一样被你害死。”

    制止了“刀疤脸”的辩驳,信天接着说道:“放心,我不会杀你。你就留在这自生自灭吧,你可以祈祷兽人不会再回来。”

    “刀疤脸”闻言整个人瘫软在地,脸上也现出怨毒之色。

    信天拖着兽人的尸体,率众人走出仓库,命矮小男子将仓库的大铁门从外面插死,这才仔细观察起自己如今所处的这个世界。

    浓雾弥漫的世界。

    放眼望去,整个天地似乎都被浓浓的白雾笼罩了,虽然光线很亮,但也仅仅能看清周围七八米的距离,再远了就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个轮廓了。

    遍地长着高及小腿的茂密青草,五颜六色的小花点缀其中,间或还能看见几株鲜艳的蘑菇,只是,这样的蘑菇也太大了吧,就像一间间小屋子一般。

    不远处还能隐约看见几棵大树,树干极其粗大,高大的树身直插上空,往上只能隐约看到巨大的墨绿色的树冠。

    一切仿佛都变大了,又抑或是人类都变小了?

    “这还是以前那个地球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信天被眼前“朦胧美景”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