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未知世界

第三章 未知世界

一觉不知几年,醒来后怪病痊愈,血脉天赋傍身,但却已经完全不了解这个世界。

    信天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

    “大人,你真不去我们的生命岛吗?”矮小男子不死心,“我们的生命岛就在这附近,很近的……”

    “哦……”信天这才回过神来,指着那一对母女道,“她们的生命岛,离这里很远吗?”

    “倒是不远,估计也就是不到二十里地的样子,不过……”矮小男子显然还想争取什么,不过他的话却被信天打断。

    “不用多说了,如果不顺路的话,你可以走了!”信天不客气地说道。

    “嗯,好吧!”矮小男子不敢再多说,只是对信天深施一礼,“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打发走矮小男子,信天直接拖起巨大的兽尸,大步向浓雾中走去,无论如何,都要先走出这一片兽人随时可能出没的区域。

    小女孩母女赶紧跟上。

    ……

    几个时辰后。

    “妈的,这就是他说的二十里地!”看着周围浓密的白雾,还有腿上被缠得密密麻麻的各种植物,信天有种骂娘的冲动。

    这几个时辰的赶路,让信天更加深刻地认识了现在这个世界。

    寸步难行。

    浓雾造成视线严重受阻,只是其一;满世界“野蛮生长”的植物,才是罪魁祸首。

    作为一个正统的“牧羊少年”,信天却只识得没膝的浓密青草,而更多的稀奇古怪的植物,让信天“大开眼界”。

    有如同钢丝一般坚韧的柳条状植物,就“隐藏”在浓密的青草之中,一旦踩上就如有生命般主动缠上,虽不至于勒断手脚,但这一路走来,信天大腿以下的衣服早已千疮万孔,半条腿几乎都是裸露在外面,腿上更是遍布密密麻麻的血痕。

    还有一些貌似藓类、实则像软体动物一般的东西,一不小心踩上去,仿佛踩在一滩黏稠至极的胶水上一般,脚都抬不起来。

    看似浓密美丽的青草下,遍布着无数“陷阱”,虽都不致命,但却绝对能恶心死你,大大延误赶路的速度。

    信天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泥淖的一只小小昆虫,二十里的路程,看上去就像是万里长征。

    倒是小女孩母女——田小雨和郝颜——显然野外生存能力要好很多,不断能提前发现一些“*”,再加上她俩好得出奇的体力,着实让信天刮目相看。

    “我们这样走,天黑之前能赶到你们所在的生命岛吗?”信天不由开口问道。

    到处都是布满“*”的浓密草地,一些拦路虎一般的巨大树木,更是使得直线行走成为一种奢望,虽然田小雨和郝燕有着模糊的方向感,但要在这没有路的路上前进二十里地,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是赶到天黑,也回不到她们所在的生命岛。

    “照这个速度的话,应该勉强可以……”郝颜人如其名,容貌确实姣好,破布粗衣也掩饰不住少妇特有的风情,“只是,这样的速度,我们恐怕保持不了太久!”

    “哦?”信天有些不解,不要说郝颜三十岁左右的年龄,就连田小雨这个十岁的小女孩,看起来都是活力十足,身体素质似乎比以前的运动健将都要好一些。

    “地球异变两年,即使是普通人都身体素质提高了很多,连病几乎都没有生过……”郝颜目光柔和地看着信天,微笑说道,“但也有个不好的地方……怎么说呢,就像是身体代谢得特别快,总是容易感到饿。”

    “就像现在,我们就已经很饿了,如果再不找点吃的,估计很快就体力耗尽了!”

    按照郝颜听来的说法,大概是两年前,地球被一道巨大到不可思议的空间裂缝吞噬,现在出现的这个地方,估计都不是原来的太阳系或者银河系了,谁都不知道这里是宇宙的哪个犄角旮旯。

    但人的身体,却是一直越来越好,即使成不了信天这样的“神眷者”,也是个个身强体健,极少生病。可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吃得越来越多,就像田小雨这样的小女孩,都比以前一个成年男子饭量大得多。

    “咕——”听到郝颜这么说,信天的肚子也禁不住唱起了“空城计”。

    “好饿啊!”想来自己也是有两年没吃饭了,饥饿感突然山呼海啸般席卷而来,信天甚至都能感觉到肚子里在大股大股地冒着酸水。

    “可是,去哪里找吃的呢?”这个世界就像个巨大的迷宫,不仅寸步难行,食物更是稀缺,“哪里有容易捕杀的小动物?”

    “你是要捕猎?”郝颜和田小雨都吓了一跳,几乎同时一迭连声摇手说道,“不行,即使你是神眷者,捕猎也是极其危险的事!况且,白天变异的动物很少出现——白天兽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晚上才是变异兽的天下!”

    按照郝颜母女的说法,这个世界人类早已是风光不再,短短两年的时间,这里就已经是兽人和变异兽的天下,只不过它们一个主宰白天,一个主宰夜晚。

    人类,不过是躲在一个个生命岛中,苟延残喘罢了。

    “变异兽吗?”兽人信天已经见识过,还侥幸灭杀了一头,变异兽倒是还没见过,信天对她们的说法有些不以为然,很是有点跃跃欲试。

    实力不同,看待世界的角度也就不同,信天早已不是以前那个瘦弱多病的牧羊少年,现在的他,时刻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种血脉天赋,还有不断变得强悍的身体!

    浓浓的白雾,不只是给视线蒙上一面纱布,其中更是蕴含着极其神秘的能量。

    这一个时辰里,每呼吸一口蕴含浓雾的空气,信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速度,甚至是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这五种感官都变得极度灵敏起来。

    就拿视觉来说,一个时辰前,信天还只能看清七八米的距离,现在二十米左右的范围,信天都已经能看得清清楚楚。

    脚下青草、迎面微风的细微触感;小草晃动的声音,花儿摇曳的声音,乃至微不可查的空气流动的声音和草丛中爬虫蠕动的声音都清晰无比;花儿的芬芳,绿草的清新,还有……

    “好香的味道……”饥肠辘辘的人总是对食物特别敏感,何况信天这样五感都大大进化的神眷者,“这附近一定有好吃的!”

    “小天哥,你闻到了什么?”小雨赶紧凑了过来,对于正在长身体的小女孩来说,好吃的东西,几乎是压倒一切的诱惑。

    “不知道,但肯定不是蘑菇!”信天仔细感应了下说,这个世界蘑菇倒是很多,但多数都是含有剧毒,加上一直全力赶路,信天三人连蘑菇都没吃到,这时候嗅到的这种香味格外的诱人。

    “跟我来!”

    信天直接将小雨背了起来,顺着这股香味就冲了出去,在极度饥饿的刺激下,前进的速度徒然快了不少。

    很快,信天一行前面隐约出现一个很大的院子,周围有齐腰高的木篱笆围着,那股味道就是从院子里的青草底下传出来的。

    信天狸猫般轻轻越过木篱笆,快步走向那里,拨开一大片浓密的青草。

    “这是什么?这,难道是——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蛋?!”

    信天呆呆地看着眼前堆在一起的五个橄榄球大小的蛋,饥饿感再也抑制不住,连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呀!这好像是鸡蛋啊!”小雨一下从信天后背上跳下来,小脸兴奋得绯红一片,“小天哥,我们可是要发财了啊,这东西可值钱了!”

    “是啊!”这时,郝颜也恰好赶到,双眼放光地看着这一堆鸡蛋,“这样的一个鸡蛋,足可以在我们生命岛换十斤新麦粉呢!”

    “鸡蛋?新麦粉?”信天咽了口口水,无意识地重复道,他现在其实对二女说什么都混没在意,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

    “吃了它!吃了它!马上!!!”

    看到这些蛋后,一种本能的欲望从信天体内升起,似乎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躁狂不安起来,信天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想做一件事——进食!

    “吃!”

    尽管诞生了神秘的血脉天赋,晋升为郝颜母女嘴中的“神眷者”,信天毕竟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根本抵挡不了这种排山倒海般的饥饿感。

    没有什么“蒸”“煮”“炸”“炒”,信天用手指在蛋上戳出一个洞,直接将嘴凑过去大力吸吮起来。

    “真是……绝味啊!”

    柔滑的蛋液进入口腹,信天顿时感觉遍体生香,简直比吸进琼浆玉露还要让人陶醉,而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欢呼雀跃,迅速将每一口蛋液完美消化一空,继而化作一股股神秘的能量,充斥到信天的全身。

    和吸进第一口白色雾气诞生了血脉天赋不同,这些神秘的能量直接滋润到信天身体的每一处,整个人再次进入到一种混混沌沌的状态之中。

    “啊,妈妈,快看小天哥!”一旁的小雨突然惊叫起来,“我怎么感觉,小天哥的身体似乎在……在不断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