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你不用给我解释

第四章你不用给我解释

陆哲轩抱着洛缨往楼下走去。

    身后,助理惊愕过后,终于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陆哲轩将洛缨抱到他们的车旁边时,助理及时上前将车门打开,让陆哲轩将洛缨放到车后排。

    助理以为他会去副驾驶,因为他们家BOSS从来没有跟女人坐在一起过,就在他等待BOSS转身的时候,陆哲轩却钻进了车里,抬头看到助理还在旁边站着,陆哲轩皱眉道:“愣着干什么?”

    助理这才猛然惊醒,忙绕到驾驶座上去,给陆哲轩开车。

    上了车,助理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被BOSS抱上车的女人看上去疲倦极了,坐在车里没多久,就靠在椅背上又闭上了眼睛,而BOSS就在旁边看着,目光竟然连一秒钟都没有离开。

    这……

    就在助理胡思乱想的时候,陆哲轩忽然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充满冷意:“还不快开车?”

    助理猛然打了个寒颤,再也不敢探究BOSS的八卦了。

    酒店距离陆哲轩的新住所很近,车很快停在了一栋崭新的别墅门口,而这个时候,洛缨还在睡觉。

    直到此时陆哲轩才发现洛缨眼底有很重的青黑,像是很久没有休息好了,他不禁皱眉,洛缨不是陆殷最喜欢的儿媳吗?为什么在陆家还能睡不好?

    助理发动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将洛缨吵醒,她睁开眼睛后愣了片刻后,才沙哑着声音转头看着陆哲轩,朦胧道:“你把我带到了车上,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陆哲轩没想到洛缨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神色颇有些不耐,他快速板了脸转过头去,冷声道:“我家。”

    “你家?”洛缨坐直了身子,惊讶道:“为什么……”

    话没说完,就被陆哲轩打断了:“你不是想要跟我做交易吗?难道连来我家的勇气都没有?”

    交易?

    可他不都拒绝了吗?

    洛缨愕然,一直看着陆哲轩,陆哲轩终于被她的目光看得受不了了,眉头皱得更深,却说了一句:“花子涵已经说你今晚不回去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洛缨愕然,她忙转头看了一眼车外,想要寻找花子涵的身影,但那都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他们之前停车的位置都被别人给占了。

    但洛缨却很清楚,花子涵一想看不惯自己,这是她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陆哲轩被问得不耐烦了,但还是回答道:“出来的时候看到的。”

    洛缨愕然,花子涵为什么要说自己不回去了?想到那女人之前的作为,洛缨心底涌出一丝不安,她看了看陆哲轩,虽然犹豫,但还是咬牙道:“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回陆家?”

    陆哲轩的手握紧了,他猛然转头,冷冷地注视着洛缨,冷笑道:“是要交易还是去陆家你自己选择”

    “我……”洛缨不知道陆哲轩为什么忽然发脾气,她只是想要花子涵抹黑了自己,自己应该回去解释一下。

    陆哲轩却不耐烦听她解释,再次转过头去不看她,烦躁地对着前面的助理道:“去陆家。”

    助理被车上凝固的气氛吓得瑟瑟发抖,陆哲轩一开口就忙踩下了发动机,连声音都没敢发出来。

    洛缨却是看着陆哲轩的背影,有点犹豫地想要解释:“我只是想回去……”

    然而还没说完,陆哲轩就冷硬地打断了她:“洛小姐,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你不用给我解释。”

    洛缨敛了一下眼眸,抿了唇,不说话了。

    陆哲轩对着自己身边的窗子,车窗玻璃上倒映出他的面容,眼底眸色深沉,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氛围变得十分沉默,沉思的洛缨突然开口:“陆总能不能麻烦你的助理走一下清江路,那条路现在不堵。”

    助理通过后视镜看了眼陆哲轩的神色,随即打了个弯,朝着清江路而去。

    春季,清江路的桃花是最负盛名的。

    洛缨默默打开了车窗,一股子花香飘了进来,些许花朵零零散散的飘落。

    洛缨紧紧盯住陆哲轩的侧脸,坚硬的侧脸没有任何的不适。

    “看够了没有?”

    冷冽的声音打了洛缨一个激灵,她眼中的失望逐渐弥漫了开来。

    不是他,他花粉过敏,寻遍了名医也治不了的,每逢春季,他也绝对不会走清江路!

    即使声音再像,习惯再像,也不是他。

    两人一路无话,助理很快将车开到了陆家门口。

    洛缨将车门打开,将要下车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又回头看了陆哲轩一眼,陆哲轩却仍旧别着头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连告别都不肯给她。

    洛缨满心苦涩,只好掐紧了掌心,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道:“我走了,能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陆哲轩没有回应。

    这反应也在洛缨的预料之中,她顿了一下,从自己上衣口袋中取出一张名片,拉过陆哲轩的手,将名片轻轻放在他手中,道:“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等你方便了,给我打电话好吗?”

    陆哲轩原本是想拒绝的,可听着洛缨的温声软玉,那一句拒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最终,洛缨的手离开了他的手。洛缨下了车,在车门外对陆哲轩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陆哲轩这才回头,看着洛缨的背影,晦暗不明。

    陆哲轩不开口说离开,助理也不敢开车,他们就这样在陆家门外待了很久很久。

    洛缨进了陆家后,就将脸上脆弱的表情收敛了起来,露出平淡大方的神色,这才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客厅内没有人,洛缨松了一口气,往楼上走去。

    谁知刚上楼梯,就听到一道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子涵说你今天不回来了。”

    洛缨一愣,回过头去,却见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她身后,眼神里都是对她的担忧。

    这人看上去温雅无害,但洛缨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低声道:“二少,我没有不回来。”

    这不是别人,正是陆家二少,现在的路家继承人陆非。

    “那你为什么不跟她一起回家?你们是吵架了吗?”陆非笑了笑,上前意图抓住洛缨的手臂,道:“跟我说说,我可以帮你。”

    “不用了!”洛缨却紧张的后退了一步。

    陆非的脚步一下顿住了,他脸上的笑容凝固,神色阴沉下来,抿直了唇看着洛缨:“你怕我?”

    “不,没有。”洛缨忙摇头,却是连步后退,想要离开与陆非之间的距离。

    陆非皱眉,不悦地往前走了两步。

    两人原本是站在走廊拐角处的,洛缨这一退正好退入了死角中,陆非挡住她离开的路,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你怎么就这么倔呢?让我帮帮你有什么不好?难道你还指望我哥哥回来帮你吗?”

    说着,就要伸手去摸洛缨的脸。

    洛缨知道陆非对自己一直有些奇怪的想法,却没想到他这么大胆,在陆家就敢动手。

    洛缨慌了,后背紧贴在墙上,仓皇地看着陆非,道:“我没有跟花子涵吵架,也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二少这么忙,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

    陆非一愣,随即笑的更开了:“在你身上花费时间,怎么能叫浪费呢?”

    男人的眼神可谓是深情款款,但落在洛缨眼中,却让她不寒而栗,就在洛缨不知该怎么逃走的时候,陆非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洛缨!你在外面勾引别的男人就算了,回家连别人的未婚夫都不放过!真不要脸!”

    谁也没想到花子涵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陆非眉头一皱,但还是转过身去,想要解释:“子涵,我只是想帮帮她……”

    “你别说话,我知道肯定不是你的错。”花子涵表情温柔地冲着陆非说话,而一转头面对洛缨的时候,神情就变的恐怖起来了:“肯定是这个贱女人勾引你的!都怪她!丈夫都被自己克死了,居然还能在陆家作妖!”

    听到这话,陆非眼底闪过一丝冷意,但却没有反驳,后退一步,站在了花子涵身边。

    洛缨却是笑了,看着花子涵,眼底充满了同情跟可怜:“花子涵,你喜欢的东西别人未必喜欢,你自己不愿意看到真相,也不用往我身上泼脏水。”

    什么叫她勾引陆非?她洛缨这一辈子就勾引过一个人,还失败了!

    花子涵却是一楞,脸上闪过惊疑:“以前提起陆大少的时候你不是都伤心欲绝吗?这次怎么嘴皮子这么利索?难道真的在外面有了奸夫,也不在乎大少已经去世了?”

    这话说得洛缨微愣,暗中掐紧了自己的掌心。

    见洛缨不说话了,花子涵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但她又想到别的事情,鄙夷地看了洛缨一眼,道:“行了,装什么可怜,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还否认什么。”

    说着,花子涵挽住了陆非的手,娇嗲道:“亲爱的,我们走吧,老爷子在前厅等我们很久了。”

    陆非顿时皱起了眉头,道:“什么叫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