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终章

第355章 终章

与此同时,别墅里的梅若雪却已经急得满头大汗。

    “梅先生。”管家敲门而进,盯着梅若雪问道,“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你……算了,你退下吧。”梅若雪欲言又止,让一旁的管家离开了房间,自己孤身一人来到窗前,看着天边翻滚的乌云,隐隐觉得不对劲。

    刚才的天气那么好,为什么在亚瑟离开之后就变天了?而且……按照亚瑟的速度不可能去了这么久还没有把医生接回来啊!

    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难道宗教法庭已经找到这里了?

    梅若雪猛地一惊,再次定睛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越发觉得自己的判断很有可能性。

    那天边诡谲的云和另外一边的晴空万里形成鲜明的对比,很明显这不是自然的力量,而是人为!

    宗教法庭已经找到了这里,不好!蒋小游有危险!

    梅若雪连忙关好窗户,一个闪身来到了蒋小游的床边,随即开始给蒋小游把脉,将一系列先进的医学器材用在了蒋小游身上,发现蒋小游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成大,看样子很想出来。

    “医生还没有到,蒋小游还没有醒过来,难道……要我动手吗?”梅若雪盯着显示器上的画面,那子宫里的孩子是挥舞着四肢,时而敲敲子宫壁,时而揉揉眼睛,活蹦乱跳不像是九个月大的婴儿。

    梅若雪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大,心里迟迟拿不下主意。

    亚瑟到底在哪里?亚瑟到底有没有危险?宗教法庭到底有没有过来?

    梅若雪不知道,现在也无法探查亚瑟的消息,只能眼睁睁看着蒋小游的肚子越来越大,心下一狠,决定先让蒋小游醒过来。

    “蒋小游,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我的话,但是如果你再醒不过来,你的孩子就没有办法活下去了!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没有办法给你做剖腹产!你只能醒过来依靠自己的力量生出来!”梅若雪抓着蒋小游的手,运用自己的天赋,将全部的精神力都灌注在了蒋小游的大脑,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让蒋小游醒过来。

    然而,蒋小游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蒋小游,快点醒过来吧!亚瑟……现在都没有消息,恐怕已经被宗教法庭抓住了。”梅若雪一边说着一边焦急得流下了眼泪,“我们做了这么多努力就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啊!蒋小游!求求你醒过来吧!”

    天空之中传来一阵奇怪的光芒,缓缓注入蒋小游的眉间,梅若雪抬起头来,诧异地盯着蒋小游,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做什么,好像什么都帮不了蒋小游。

    “呜——”一声痛苦的声音,蒋小游猛地睁开了双手,立马捧着自己的肚子,“梅若雪,他要出来了!”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梅若雪喜极而泣,连忙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盯着蒋小游问道,“你现在能感受到他的反应吗?”

    “可以……我好痛……梅若雪我要生了!帮我!”蒋小游一手紧紧抓着梅若雪的袖子,“我……不知道怎么生孩子啊!”

    “……我也不知道啊!”梅若雪为难地盯着痛苦的蒋小游,不知道自己现在能怎么做,好像怎么做都会让蒋小游痛苦一般。

    “你不是医生吗?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蒋小游的指甲嵌入梅若雪的皮肤之中,奇怪的是那些血液并没有通过伤口流出来,而是被蒋小游的指甲全部吸了进去。

    梅若雪诧异地盯着自己的手臂问道:“你现在什么感觉?”

    “痛,痛死了!随时都能晕过去!亚瑟呢?他在哪里?”蒋小游紧紧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只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就要死掉了。

    “亚瑟亲王去请医生了,但是……我怀疑他碰到了宗教法庭的人,现在陷入了麻烦之中,否则也不会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梅若雪叹了一口气,抓着蒋小游的手,用她的指甲把手臂上的伤口狠狠划开,问道,“你现在有感觉好一些吗?”

    蒋小游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吸收了梅若雪的血液,诧异地张大了嘴,“我……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也学我的血能让你好受一些。”梅若雪苦笑一声说道,“你尝试一下……努力把肚子里的孩子推出来。”

    “我也想把他推出来啊!但是根本就……啊!”蒋小游的话还没有说完,下身传来一声剧痛,尖叫出声。

    “怎么了!”管家听到声音,连忙推开门进来,闻着一大股血腥味,登时就露出了獠牙。

    “出去!”梅若雪一声大喝,“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管家!不好了!不好了!”说话之间,一个男人连忙跑上楼大声喊道:“少爷!少爷被宗教法庭的人抓住了!”

    “啊!你说什么!亚瑟被宗教法庭的人抓住了?你怎么知道的?”蒋小游闻言脸色惨白,连忙问道。

    “我……我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但是不敢上前,只好赶回来想办法。”男人回答道。

    蒋小游只觉得整颗心都像被掏空一般,惊呼一声,“啊!出去!梅若雪!你去救亚瑟!快去啊!”

    梅若雪犹豫不决,右手一挥关上了房门,“你要我怎么去救?亚瑟亲王的实力强大,能被宗教法庭擒住,你以为我去了还能把他救出来吗?他是王储,宗教法庭不会把他怎么样!你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你什么都不是!你被宗教法庭抓住就是死路一条!而且不止是你,这个孩子也只有死路一条!蒋小游,你明不明白!”

    梅若雪的话让蒋小游沉默了许久,连那撕裂般的痛楚都不能唤醒她的神经。

    她叫不出来,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梅若雪,好半天才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抛弃亚瑟吗?”

    抛弃这个词说得她心痛无比,怎么会变成这样?

    “宗教法庭容不下你肚子里的孩子,所以……现在我先带你离开!”梅若雪说完就把蒋小游打横抱起,飞身而出。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蒋小游连忙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坐在这里等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梅若雪头也不回,整个身体在空旷的原野里奔腾,“宗教法庭既然能够找到这里就说明他们已经知道了你的事情,而且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现在不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逃出去!”

    “亚瑟呢?他不会有事吗?”蒋小游还是放心不下亚瑟,下体的疼痛感也越来越强烈,“痛……好痛……”

    “你忍耐一下!”梅若雪继续往前奔跑,一边说道,“你可以尝试生孩子,但是我不会停下来!”

    蒋小游大惊失色,“你的意思是让我在奔跑的途中生孩子?梅若雪你是不是异想天开啊!”

    “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蒋小游!你只能选择这样做!”梅若雪盯着蒋小游说道,“亚瑟亲王为了你,必定会拼尽全力抵挡宗教法庭,如果你还不努力,那你怎么对得起亚瑟亲王?怎么对得起肚子里的孩子?”

    “我……啊……”蒋小游刚要张开说话,随即就爆发出一句哭喊声。

    “我知道你能感受到孩子的意识,希望你……好言相劝,不管用什么办法,快点让孩子生下来啊!”梅若雪苦口婆心地继续劝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血腥气就能把吸血鬼引到这里来?别墅里的人会帮忙抵挡一阵子,但是也抵挡不了多久。蒋小游,现在已经没有后路了,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加油!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的!”

    “啊!梅若雪!我要生了!”蒋小游大声呼喊着,然而周围呼啸而过的狂风吞噬了她的喊叫声。

    与此同时,亚瑟已经被轻痕制住了双手,“轻痕,想不到你会这么强。”

    轻痕冷眼一笑,盯着手里的木锥,这根木锥正好插在了亚瑟的心脏,只要再动一下,亚瑟就会变成一滩血水,“亚瑟亲王,这个世界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我劝你还是投降的好。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蒋小游在什么地方。”

    轻痕说着一边深深吸了一口气,扬唇一笑,继续说道,“亚瑟亲王,你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了吗?也许……蒋小游已经要生了吧?”

    “轻痕!我告诉你,你休想伤害蒋小游和我的孩子!我亚瑟要和你拼命!”亚瑟狠狠地瞪着轻痕,然而却不敢轻举妄动。

    “亚瑟亲王殿下,我不知道您打算用什么筹码和我拼命?我劝你仔细看看胸前的木锥,只要再深入一点,你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轻痕讥诮一笑,随即转过身对身后的人说道,“来人,上棺材。”

    亚瑟闻言,猛地一惊,盯着轻痕狠绝地问道:“轻痕,你要做什么!”

    “你觉得我要做什么?”轻痕盯着亚瑟惊慌失措地表情,冷笑一声,继续说道,“你难道感受不到吗?亚瑟亲王违背《血经》,埋藏五百年。”

    五百年!亚瑟的脑子嗡嗡作响。五百年意味着什么?这对于他冗长的生命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对于蒋小游而言呢!

    他还没有见到蒋小游一面,还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孩子,现在就要被埋葬五百年!

    “轻痕!你没有权利这样做!放开我!”亚瑟剧烈地挣扎,而那木锥在已经穿透了血肉就要快要到达心脏的位置。

    “亚瑟!你可想好了!你埋葬五百年还有翻身的机会!你现在再针扎下去!现在就化作血水!”轻痕的声音陡然提高,紧紧盯着亚瑟说道。

    亚瑟一愣,随即乖乖停止了挣扎,问道:“你想怎么样?”

    轻痕回过头狠狠瞪了亚瑟一眼,说道:“亚瑟亲王,我要的只是蒋小游肚子里的孩子,其他的,我不在乎。至于这个孩子是死是活,我也不在乎。”

    亚瑟闻言气得双眼发红,“哼,你知道蒋小游的身份吗?你想得到那个孩子?哈哈哈……只怕你们还没有找到那个孩子,他就会把自己藏得好好的!”

    “少废话!来人,钉棺!”轻痕一声令下,亚瑟就被关在了棺材之中,而那根木锥被轻痕施了术法,死死地扎在亚瑟的胸口,伴随着棺盖钉钉,亚瑟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蒋小游不知道到底痛了多久,只知道那一声啼哭传来的时候,所有的辛苦都变得值得。

    这个小生命来得那么不容易,她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婴儿,盯着他的眉眼,破涕为笑,“长得真像亚瑟,可是……他看不到。”

    梅若雪站在一旁哭得说不出话,紧紧捏着拳头,死命地克制着自己快要宣泄而出的情绪,“你……取……”

    “我要等亚瑟给他取名字。”蒋小游全身没有力气,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再看向梅若雪,见他全身血污,脸上布满了红色的泪痕。

    “谢谢你了,梅若雪,以后你就是这个孩子的干爹了。”蒋小游伸手将孩子递给梅若雪,“抱一抱吧。”

    梅若雪从没有感受过如此鲜活纯洁的生命,他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孩子……呜……亚瑟殿下……这是您的孩子。”

    “饿!”婴儿突然发出一个声音,随即偏过头咬住了梅若雪的手指,而后开始吸血。

    “孩子!”蒋小游一惊,连忙挣扎着站起来,伸手去抓梅若雪怀里的孩子,却双腿一软跌倒在地上。

    “没关系,让他喝吧,这小子一出生就这么能吃。”梅若雪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却忽然一惊,抬起头来看了过去,见一群黑衣人正向自己和蒋小游走过来。

    “不好!宗教法庭的人到了,蒋小游,你快带着孩子走!”梅若雪连忙把孩子递给了蒋小游,“你先走,我殿后。”

    “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你觉得我能跑出去多远?还是你抱着孩子离开吧,我在这里会会他们。”蒋小游抓着树干,站了起来,“梅若雪,这是我和亚瑟都必须面对的事情,你犯不着把自己牵扯进来。”

    “事情已经到老子这一步,你觉得我会袖手旁观吗?”梅若雪盯着蒋小游问道。

    “梅若雪,我和亚瑟欠你的太多了。”蒋小游连连摇头,“你已经做的够多了,现在……我不能再让你帮忙。听我的,带着他离开这里。你只要离开就好了,吸血鬼一族不会残杀同族,他们不会杀害你!”

    “就因为他们不会杀害我,所以我才让你带着孩子离开!亚瑟还在等你,蒋小游,你难道想让亚瑟难过一辈子吗?”

    梅若雪的话掷地有声,让蒋小游无法拒绝。

    “蒋小游,快走啊!你到底还在犹豫什么!”梅若雪见蒋小游没有说话,连忙催促蒋小游离开。

    “我不想看到你死啊!”蒋小游猛地一声大喝,将梅若雪震慑在原地,“我看过太多人死亡,我不想再让身边的人离开!梅若雪,我宁愿死的是我也不要是你啊!带着他,活下去!”

    蒋小游说完,将怀里的孩子递给梅若雪,而后三步并作两步,快步往黑衣人来的方向走。

    梅若雪一看连忙追上去,刚刚拉住蒋小游,宗教法庭的人就围了上来。

    “蒋小游,你让我好找啊!”轻痕的目光精准地落在了蒋小游怀里的孩子身上,“想不到,居然这么快就生了,看来真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你什么意思?”蒋小游盯着轻痕,冷笑了一声,“轻痕,你不要觉得我现在没有灵力伤到你!你若是惹急了,我一样会大开杀戒!”

    “哦?我倒是很想看看呢!”轻痕不屑一顾地笑了笑,随即盯着梅若雪说道,“梅若雪,退下吧。”

    梅若雪微微愣了愣,没有想到轻痕会直接提出这样的要求,随即轻笑一声,说道:“轻痕,你以为到了这一步,我还会离开吗?”

    轻痕闻言抬起眼睑看了梅若雪一眼,讥笑道:“你离开与不离开又有什么区别?梅若雪,我给了你机会,你不好好把握,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轻痕说完再也不流任何机会,双手一挥,身后剩下的四个人就一起冲了上去。

    梅若雪急忙把蒋小游护在了身后,就在此时,蒋小游怀里的婴儿发出一声尖锐的啼哭声。

    周围的人就在这一瞬间全部静止,震惊地盯着蒋小游怀抱里的婴儿。

    蒋小游也错愕地低下头去,不敢相信这个才出生的孩子居然有这么强的实力,喃喃道:“孩子……你……”

    “饿。”婴儿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蒋小游说道,随即继续说道,“妈妈。”

    蒋小游再次震惊得愣住了,刚才她真的没有听错吗?这个孩子在叫妈妈?

    天啦!这个孩子才出生多长时间居然能喊妈妈了!

    “你……会说话了?”蒋小游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婴儿点了点头,伸出宛如莲藕的手臂随手指了一个吸血鬼,“带我去他面前。”

    蒋小游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要做什么,但是既然他有要求,她也只能抱着他走了过去。

    只见婴儿伸出手掌停在吸血鬼的额头,而后缓缓闭上了眼睛。不过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被婴儿触碰的吸血鬼顷刻之间就变成了白骨,那所有的皮肉和血液全都消失不见。

    蒋小游心里猛地一惊,抱着婴儿连连后退,双手微微颤抖,这……到底是生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妈妈不要怕,宝宝不会伤害你哦。”婴儿的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伸出双手抓着蒋小游的胸,“宝宝在妈妈肚子里都听见了哦,宝宝知道谁是好人哦。”

    蒋小游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能感受到外面的动静吗?而且……一出生就会说话!

    “什么东西!”轻痕大惊失色,脱口而出问道。

    “你是坏人!”婴儿话音一落,蒋小游就觉得自己失去控制,一个闪身就到了轻痕面前,紧接着婴儿的手就要靠近轻痕的额头!

    “等一等!宝宝!”蒋小游抓住婴儿的手臂,立马摁在了怀里,“你不能这样做,虽然他们是坏人,但是你也不能杀人。”

    “为什么不能?”婴儿仰着天真的小脸儿问道。

    “因为你爸爸还在他们手里。”蒋小游说完抬起头来质问道,“轻痕,亚瑟在哪里!”

    “哈哈哈……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你和亚瑟生出这种怪胎,就注定他的结局只有死亡!”轻痕厉声说道。

    “我不信!”蒋小游崩溃地大吼一声,“亚瑟是王储,你怎么能杀了他!”

    “爸爸才没有死呢!”婴儿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我知道爸爸在哪里,妈妈,我带你去找他!”

    蒋小游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个孩子从出生开始就露出了许多独特之处,现在能知道亚瑟的位置也不见得有多么奇怪。

    “你知道?那他在哪里?”蒋小游问道。

    “爸爸被他埋起来了!我们去找到了爸爸,再来杀他!”婴儿说完霸气地挥手。

    蒋小游和梅若雪就腾空而起,转瞬之间已经到了一块墓地。

    “你……你知道自己是什么吗?”蒋小游缓过神来之后问道。

    婴儿想了想,笑眯眯地指着其中一块墓碑说道,“爸爸就在里面!我?妈妈,我是神啊!”

    蒋小游仔细打量着怀中婴儿的表情,心里却高兴不起来,说不出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孩子并不是她的孩子,然而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孩子确实是自己生出来的。

    梅若雪已经打开了墓碑,并且看到了里面的棺材,一把推开之后就看到了棺材里的亚瑟,“亚瑟亲王殿下!”

    梅若雪的声音立马把蒋小游吸引了过去,看到亚瑟的那一刻就红了眼眶,“亚瑟……你的心脏……”

    “没事,拔掉就好!轻痕用了术法,我没有办法动手。”亚瑟说道,随即注意到了蒋小游怀中的婴儿,“这是我们的孩子?”

    “爸爸!”怀中的婴儿纵身一跃跳到了亚瑟身上,随即伸出手指轻轻推了推木锥,木锥应声而落,“好啦,爸爸自由了!我是宝宝!”

    亚瑟震惊地愣在原地,盯着怀里的孩子,不知道如何开口。

    “现在……也说不清楚,以后再告诉你,你先出来。”蒋小游说着就伸手去拉亚瑟。

    “他太古怪了,我想找我的父母看看。”蒋小游把亚瑟怀里的婴儿抱到了自己怀里,低头说道,“妈妈带你去见姥姥姥爷好吗?”

    “是好人吗?宝宝只见好人!”婴儿说道。

    蒋小游哑然失笑,“当然是好人了,我都是好人,我的父母也是好人。”

    “那好吧,宝宝就去见吧。”

    亚瑟还没有弄清楚这是什么情况,然而一家三口加上梅若雪却已经踏上了新的旅途。

    (完结)

    ***碎碎念***

    撒花!《a夫人》完结了!虽然中间断更了一个月,但是总算是完结了,也算是给追文到这里的亲们一个交代。

    其实《a夫人》原本的设定是两百万,因为个人的一些原因,我把很多剧情都砍掉了,说实话,我很舍不得,但是奈何情势所逼。

    关于宝宝的设定,其实是下一本书的引子,所以留下了很多未知的内容,比如猎人组织与吸血鬼的争斗到底是谁胜出;比如蒋小游的身份在未来会发生什么作用;再比如这个孩子是什么身份;最后当然是蒋小游的父母在哪里。

    这里爆料一下,蒋小游的父母是我另外一本书《妖娆祭司:扑倒腹黑首领》的男女主。至于其他的内容,咱们下一本书见吧~有想看续集的小伙伴可以加我的,开书的时候会通知大家。这本书留下的所有悬念都会在系列文中做出解答,当然系列文也是一个全新的故事,没看错!是男性视角的一本书。

    我自己很期待,不知道你们期不期待。ps不会再用苏晚初的笔名发文,因为不想一次又一次地被迫结局,就酱紫啦,小伙伴们有缘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