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不是你的人

第二章:我不是你的人

安以夏的眼泪,在陆岩峰出现的那一瞬,不受控制一样哗啦啦的滚。

    他一句“婳儿,我来了”,如同一把刀直入她心脏。

    她哭得不能自已,也痛得不能自已。

    那句“你去哪儿了”没有问出,所有的话和委屈被汹涌的眼泪掩盖。

    温妮又望了眼楼上的人,湛胤钒的脸色,似乎比之前更加严肃骇人。

    “跟我去休息室吧,安小姐需要包扎伤口。”温妮上前引路。

    这一插曲过后,酒会不受影响,很快恢复原本热闹的场面。

    只是那一直在二楼的湛胤钒,不知何时离开了。

    休息室中,温妮将医药箱拿来,又帮忙消毒上药。

    一旁文静不停在冷嘲热讽:“陆少,安家可是破产了呢,你可别跟她走太近,小心甩不掉啊。她那个活死人爸爸听说是用钱吊着命,她现在可是无底洞呢。”

    安以夏忽然抬眼,狠狠咬了下唇道:“这位小姐,你那张嘴比装大粪的都臭!”

    “你……”文静气得跺脚。

    温妮当即上前劝和:“好了,少说一句,文静,外面有许多太太小姐,你跟我去应对应对,辛苦你了。”

    温妮和文静离开休息室,里面就只剩安以夏和陆岩峰。

    陆岩峰抬眼快速看了她眼,她还是那个脾气,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也没有改变多少。

    他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声气,没有话,只是埋头处理伤口。内心,却似烧着一把急火正被热油浇着。

    安以夏眼泪吧嗒吧嗒的滚,“你去哪了?我爸爸他、他出事了……”

    陆岩峰听着安以夏的哭声,心口一阵一阵的就扯着痛。

    “我知道。”

    “我们家破产了,什么都没有了,公司、房子都没有了,高姨把所有的钱都带走了。岩峰,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找不到你,伯父伯母也不肯见我,你去哪里了?”

    安以夏哭得泣不成声,他是她的未婚夫。安家巨变,父亲轻生跳楼,被救下后现在还在医院没有醒来,医生说可能三五天就醒,也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醒。

    “岩峰哥哥,我好害怕……”

    安以夏颤抖的哭,撕开脆弱的伪装,所有惊慌和害怕在他面前展露。

    陆岩峰心都碎了,一把抱住安以夏,湿了眼眶在她耳边自责:“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在这个时候出国,我不在国内。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婳儿,是我不好。”

    一道低沉厚重的男声忽然在二人身后响起:“果然是个狐媚勾人的德行,你是忘了你现在已经跟了谁?”

    安以夏听见这话如惊弓之鸟,猛地撑起身推开了陆岩峰,随后惊慌的望着大步走进来的高大男人。

    “你、你怎么来了?”

    陆岩峰站起身,扶了下金边眼镜,同时整理自己的仪态。

    “湛总,幸会。”

    陆岩峰朝湛胤钒伸手,湛胤钒直接忽视,看向安以夏,语气冰冷:“安小姐这颗心真是不容易满足。”

    安以夏埋头,咬着唇不敢吱声,也不敢看他。

    陆岩峰兴怏怏的收回手,很快就反应过来,他惊讶的看了眼安以夏,又转向湛胤钒。

    “湛总,以夏是我未婚妻……”

    湛胤钒冷漠犀利的话打断他:“是吗?安家大祸当头,她父亲在医院人事不省、继母卷款而逃,她露宿街头的时候,你这个未婚夫在哪?”

    陆岩峰气势被湛胤钒狠狠压了一头,无话可接。

    安以夏动了动唇,小小声为陆岩峰辩解了句:“他在国外……”

    “这鬼话你也信。”蠢蛋!

    湛胤钒朝陆岩峰走近一步,语气凌厉:“她如今的处境,你不清楚?”

    “我清楚,但湛总,我听说你与温妮小姐感情稳定,又为什么来招惹我的人?”陆岩峰低声质问。

    湛胤钒眸光迸射寒意,冷声道:“陆少好大的口气,你的人?你现在问问这位安小姐,她是你的人,还是我的人?”

    安以夏闻声,怒目瞪向湛胤钒:“我不是你的人!湛胤钒,你不准胡说!”

    陆岩峰闻言,松了口气。

    “湛总……”

    陆岩峰刚出声,就被湛胤钒挡开一边。

    湛胤钒大步靠近安以夏,大掌落在安以夏光滑的肩头,他鼻端一声轻哼:“嗯?”

    来自他掌心温热的触感,几乎灼了安以夏的心。她下意识推开他的手,畏惧的后退两步。提着胆子说:“我只是请你帮忙,我不是你的人。”

    湛胤钒嘴角噙了丝嘲弄:“各取所需的交易,你付出鲜嫩的身体,我给你钱。原来安小姐喜欢更低贱的身份。”

    陆岩峰气得青筋直跳,低怒质问:“婳儿,你竟然跟他……”

    “我没有,我不是……”

    安以夏慌乱否认,对上陆岩峰失望的眼神时,想起这段时间经历的一切,眼泪止不住的滚,解释哽在喉说不出来。

    湛胤钒冷声道:“她出价来卖,我刚好买了。陆少若旧情不忘,你买了?”

    “湛总,请你别侮辱人!”陆岩峰胸口怒气攒动,双掌捏成拳。

    安以夏被湛胤钒的话刺得生疼,擦去的眼泪又滚出来,心口像被狠狠剜了一刀,她不是出来卖的,她不是!

    湛胤钒嘴角噙着冷血的笑意,侧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霸气外露。

    他仿佛周身都散发出寒气,淡淡出声:“安小姐否认是我的人,那请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给个定义。”

    安以夏眼里滚滚,咬紧唇无话可说,只是望向陆岩峰。

    “岩峰哥哥,你帮帮我……”

    湛胤钒这瞬间眸色更加森寒,脸上像罩了层寒冰一样。

    陆岩峰有苦难言,正在此时,休息室门又推开,温妮带着和善的笑容进来。

    “陆太太在找陆少,我带她过来了。胤钒,你也在啊。”温妮自然的走近湛胤钒身边。

    安以夏见状,赶紧又拉开了与湛胤钒之间的距离,靠近陆岩峰站着。

    然而陆岩峰却在陆太进来时,神色慌张,赶紧避开安以夏朝陆太走去。

    “妈,你找我有什么事?”

    陆岩峰声音压得很低,故意用身躯挡着母亲,不想让人再进去。

    然而陆太却一手推开儿子,两步走近安以夏身边,态度强势的先打了个招呼:“安小姐,好久不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