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男友他哥暗恋我4

听说男友他哥暗恋我4

【444:叮,目标好感度 10,当前好感度50。】

    【444:宿主大大您是怎么做到的啊啊啊啊,想不明白啊!】

    【谢何:欲擒故纵而已,不用大惊小怪。而且区区50点好感度算什么,男人对炮-友、好朋友、工作伙伴、甚至看得顺眼的任何人都有可能达到50好感度。】

    【444:(⊙o⊙)哦】

    【谢何:如果按照系统标准,我对那些和我上过床的宿主,基本上都能给出50以上的好感度,这是保底分,是对别人付出身体的基本尊重。相比周亦哲已经算是很吝啬了,还需要我用点手段才达到。】

    【444:……】他不该对宿主大大的节操抱有任何幻想的_(:зゝ∠)_

    【谢何:男人天生犯贱,只要攻略得当,顺利刷到80不是难事。】

    【444:那80以上呢?】

    【谢何:80以上的感情就具有排他性了,男人就开始用大脑思考了,要让一个人男人滥情很容易,要让一个人男人专情很难,让一个男人爱上一个人不光要手段,通常还需要运气。】

    【444:运气!这个系统商店也有卖的!E级幸运BUFF加成只要一万!】

    【谢何:宝贝,土豪的钱也不是这样浪费的,我是说通常需要运气,但有说我需要吗?】而且幸运E听起来感觉并不好……

    【444: _ 】

    【谢何:比起运气,我更喜欢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444:感觉宿主大大霸气外露了怎么办……

    谢何当然不会继续留在这个酒店,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打车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旅馆住下,一住就是五天。

    这五天他也没开手机,每天就是看看新闻上上网,顺便让444给他放电影看,系统商店提供各个世界的各种影视剧和小说,兑换起来很便宜,而且可以直接在脑海中观看。

    这样的日子谢何很惬意,444却有点着急了。

    【444:宿主大大,您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您已经失踪五天了!】周亦安应该已经急疯了吧?

    【谢何:你看这个新闻,不良青年丁某因强-奸未遂被刑事拘留。】

    【444:您还有心情关心这个?】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社会新闻而已啊,不注意根本不会看到……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呀。

    谢何叹了口气,他不该对444的智商抱有希望的,还是把他当做吉祥物吧,听话就行。

    【谢何:我敢打赌,下次见面周亦哲对我的好感度至少增加10点以上。】

    【444:为啥……】

    【谢何笑的意味深长:因为他对我念念不忘啊。】如此迅速的出手收拾了丁明,可见已经把他上了心,至少是划入了自己的领地范畴,不容别人侵犯。知道了这一点,就可以针对性的进行攻略了,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欲擒故纵这种手段说起来简单,一般人可是玩不转的。

    其实第三天,谢何身上的痕迹就消失的差不多了,这个万人迷血统不愧是顶级血统,除了魅力加持以外,还增强了自愈能力,绝对是全属性提升。

    不过谢何还是老神在在的住了五天,觉得差不多了,才慢悠悠的回到他和周亦安的家。

    他回到家的时候是晚上,周亦安不在家。

    不过是离开了五天而已,这个温馨的小窝已经变的乱七八糟的,周亦安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厨房也没有收拾,看得出周亦安这几天根本无心琐事,十成十在为了找他奔波。

    谢何挽起袖子开始收拾东西,不过一个多小时,家里就重新变的干净整洁起来。

    然后他就回到床上睡觉去了。

    【444:宿主大大,你不给周亦安打个电话吗?】

    【谢何:别吵,你等着看就行。】

    周亦安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回走,赵清已经消失了五天,他只知道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打工的酒店,但是酒会还没有结束就提前离开了,然后有人第二天看到他离开酒店……后来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赵清就好像忽然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一样。

    周亦安懊恼的攥紧拳头,浓浓的后悔和不安让他痛苦不已,他之前怎么那么粗心,为什么要让赵清去那些地方打工,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他。

    现在赵清在哪里,会不会出事了?他会失去他吗?

    周亦安想到这里,觉得胸口发闷的难以呼吸。

    他推开家里的门,黑暗中摸索着电灯开关,‘啪’的一声灯亮了,他眯了眯眼睛,待看清家里的样子,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

    一切就好像赵清还在的时候一样……

    周亦安眼神一变,飞快的冲到卧室门口,然而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他迟疑了,巨大的不安和惶恐笼罩了他。赵清在里面吗?他回来了吗?这一切……会不会只是他的幻觉?

    他咬着牙,缓缓转动门把手。

    卧室只亮着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下,青年侧卧在床上,身体微微弯曲,双手抱着枕头,但睡的似乎不太安详,眉心皱起,好像在做噩梦。

    周亦安轻轻的走过去,伸手抚上青年的脸庞,手心传来温热细腻的触感,这瞬间,他的心落了下来。

    这一切并不是幻觉。

    周亦安低下头,轻轻吻在青年的额头上。

    青年原本就睡的很浅,此刻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看到周亦安,眼中露出一如既往的爱意,不过掩埋在这爱意之下的狼狈羞愧一闪而过,周亦安没有发现。

    “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担心你。”周亦安一把将谢何紧紧抱在怀里,声音沙哑。

    【444:滴,周亦安好感度 5,当前好感度90。】

    “对不起……”谢何低垂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他的唇色有些苍白,迟疑了一下,结结巴巴的道:“我,我的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这个谎言很拙劣,却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周亦安能感受到怀中人的小心翼翼,心疼极了,柔声道:“没关系,我只是担心你,没接到就没接到,你能回来就好。”

    谢何闻言更加羞愧,他的爱人对他这么好,而他却和别人的男人做了那种事,回来还要用谎言掩盖。这是他第一次对周亦安说谎……谢何的心揪了揪,颤声问道:“你不问我去哪里了吗?”

    周亦安故作轻松的道:“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他能感受到青年的担忧恐惧,像是害怕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

    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周亦安眼里闪过一丝厉色,他一定会弄清楚的,但是他不会在青年面前表现出来,更不会逼迫他自己说出来,他不能雪上加霜。

    这次他会好好保护自己的爱人。

    谢何伸出手,回抱住了周亦安,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他终于无法抑制自己的脆弱,但是并不想被周亦安看到自己的眼泪。

    这个谎言就如同一根鱼刺梗在他的喉中,又像是一个定时-炸-弹埋在他和周亦安之间。

    他第一次感到他们的爱情被蒙上了无法挥去的阴影。

    想要坦白,又害怕被厌恶,被抛弃,恐惧让他无法把事实说出口。

    那天过后,两人好像恢复了正常。

    周亦安绝口不提谢何失踪的事,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谢何也不愿意回想那天的事,尽所能的表现出无所谓,但是他到底心中有愧,所以对周亦安更加小心翼翼的好,就好像想要弥补什么一样,而周亦安也唯恐谢何想起不好的事,比平时更加温柔体贴。

    表面看起来,两人如胶似漆,倒像是小别胜新婚一样。

    但谁都知道,只要谜底一天没揭开,这浓浓的甜蜜之下就是随时可能颠覆的毒药。

    周亦安这几天过的并不开心,他想尽办法,也打听不出来谢何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疑问如同一只大手,紧紧攥着他的心脏,有好几次他差点就问了出来……但是只要一看到青年温和的双眼,那样的纯净柔软,似乎只要一点点伤害就可能无可挽回,那句疑问就怎么都问不出口。

    而且他发现回来之后,两人之间的性-生活也不太和谐,平时温顺的青年,开始躲避他的亲近。

    谢何看着周亦安眼底渐渐积聚的郁色,心里也难受极了,他不是不想和周亦安亲近,但是……他没有办法。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天晚上的疯狂,会想到那个陌生男人在他身上……掠夺般的入侵……难堪,羞愧,恐惧,焦躁让他无法全身心的接受周亦安。明明是他最爱的男人,但他的亲近却会让自己想起那些难堪的回忆,这种煎熬令他痛苦不已。

    周亦安看的心疼,于是再也没要求那些事,哪怕忍的再难受,也只是把青年抱在怀里,亲吻一番而已。

    【444:宿主大大,才几天时间,而且你还一直拒绝他,周亦安对您的好感度却已经上升到92了!】

    【谢何:正常,他原本就爱我,只不过太-安逸了没有危机感,现在体会了一番失去的恐惧之后,好感度会突破性上涨很正常。男人嘛,就是不能太顺着他。】

    【444:这些您都预料到了吗?星星眼。】

    【谢何:你说呢:)】

    【444:不过周亦安不是攻略目标啊,好感度刷这么高也没用哎~】

    【谢何:人的劣根性……就是有人抢的才是好东西,有没有用你很快就会看到了。】

    这天两人吃完早饭,周亦安笑着道:“今天晚上我带你出去吃饭,我哥想见你。”

    谢何疑惑的看着他:“你哥?”

    周亦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的,我有个哥哥,以前没有和你说起过。”他也没想到周亦哲会突然想见赵清,不过他一向很崇拜自己这个哥哥的,出身好又有能力,虽然长大后疏远了些,但他一直敬重他。周亦哲愿意见赵清他是很高兴的,如果能得到周亦哲的承认,也相当于得到了家里的承认,赵清也许就不会那么患得患失了吧?

    他想要和赵清好好的在一起一辈子,他不能失去赵清。这也许是个坦白自己身世的好机会……

    谢何顿时有种丑媳妇见公婆的紧张,忐忑的道:“你哥……会不会不喜欢我……”因为之前的宋如怡,就很不喜欢他,那种高高在上的鄙夷他还记得一清二楚……他还没来得及和周亦安坦白这件事,就发生了后来的变故。

    周亦安捏了捏谢何的脸,深情的望着他,“你这么好,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话虽然这么说,谢何还是很担心,他好好的收拾了自己一番,穿了最正式的一套衣服,比面试还上心,只是眼底淡淡的青色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周亦安哭笑不得,不过他一向宠溺赵清,所以也没说什么,反正不论怎样,他都觉得好看。

    周亦哲订的餐厅环境优雅,包厢坐落在假山流水之间,没有金碧辉煌的,但那古色古香的静谧韵味,让人行走其中都小心翼翼,显然不是一般人能来的场合。

    谢何紧张的手足无措,疑惑的看着周亦安,为什么他哥哥会选这样的地方?

    周亦安有点心虚,他紧紧抓着谢何的手,笑道,“别怕,只是我哥而已。”

    谢何也不想丢周亦安的人,更不想被周亦安的哥哥鄙视,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嗯。”他今天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周亦安温柔的看着他,牵着谢何的手走进包厢。

    “哥,我们来了。”

    包厢里的男人闻言抬起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嗯。”

    谢何听到这个无数次在他噩梦中出现的声音,看着那张英俊到近乎冷酷的脸,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

    【444:叮,目标当前好感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