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你已不适合战斗

第82章 你已不适合战斗

偌大的场间,白小小与郭怀胥对面而立,巨大的黑影站在白小小的身后,引得周围的人惊讶无比,问道宗的两位还好,毕竟这种震惊多日前已有体会,剩下的人便不好说了,就连兰廷亦与曲均赋也是错愕了半天,年前的黑影没这么大啊!

    此时的黑影,身高十二米有余,黝黑的身子比之年前还要挺拔,漆黑的色泽也是有了明显的凝实,特别是那张嘴,已经不是原来的透明,它居然长了牙与舌头,只是还是说不出话而已,一笑起来,阴恻恻的,却没声音发出。

    他的一双大手此时正上下挥舞着,每次推出,都能抓爆一道剑气,郭怀胥看的着急,可这脚步刚要迈出,那黑影突然盯向他,幽狼般的眼睛微微一眯,寒气已经锁住了他,让他的脚步无法落地。

    一颗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涌出,奇快无比的流到下巴上,郭怀胥咽了口口水……

    兰廷亦看着场间,突然想到了什么,放大的瞳孔突然看向了曲均赋,曲均赋的心思比兰廷亦还要细腻,兰廷亦都能想到的问题,他怎能看不出?

    两人震惊的眼神对到你处,这小子又突破了!

    华素眉头紧紧的皱着,因为他看不出白小小的修为,这说明……他修为比我高?

    白小小的修为确实比华素高,但他看不出白小小的修为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垂阴体在灵体榜排名那么高,又岂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够摸透的?

    待得场间的剑气都被抓爆后,巨影二话不说,冲着郭怀胥便踏了出去,郭怀胥瞳孔一缩,竖在胸前的长剑向前一探,脚步微调,他是个不会轻易认输的人,不然也不可能走上离渊剑宗大师兄的位置。

    但这巨影和他不在一个级别,或者说,哪怕在一个级别,他也未必是它的对手,刚一交手,郭怀胥的剑便差点被巨影掰断,要不是他及时用巧劲卸去力道,这把跟了他十年的宝兵便要离他而去了。

    刚抽回利刃,还没来得及躲开,便被巨影踢了个正着,这一脚下去,正踢在他的胸口,紧接着便是离弦之箭般向后飞出,人还在空中,但鲜血却已经撒出。

    砰的一声,郭怀胥狠狠的砸在地面上,灰尘轻起之下,他勉强站起了身子,喻东文身边的两人早已按耐不住,皆往前冲着,只是被喻东文拦住,根本去不得场间。

    “长老!大师兄受伤了!”

    董渐微双眼微红的说道,喻东文强压下心中的愤怒,沉声说道:

    “怀胥的性子你们知道的,若不想他记恨你们,就不要出手!”

    董渐微一边看着场间,一边焦急的晃着,钟云尔倒是还好些,但发白的指节却出卖了他。

    郭怀胥伸出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冷的盯着白小小,他将利剑挽在身后,轻轻说道:

    “没想到白兄的境界已经达到曲直境二品,此战我没有赢你的可能。”

    此话一出,场间大多数人心头一凛,二品……

    就连白小小也是眉头微挑:

    “你怎么知道我的境界?”

    郭怀胥吸了口气道:

    “当日你与师尊决战,它高十米,嘴中透明,如今它身高十二米有余,嘴中已长出了牙齿和舌头,攻击的速度与灵活性都要比师尊描述的有所进步,这还不是突破吗?”

    华素搓了搓手,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呐,此战没悬念咯,如是想着,他又深深的看了白小小一眼,刁贤晟颓废的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祝荣沐来到他身边微微拍了拍他的后背,那边的喻东文三人也是瞪着眼睛看着。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修为,还要继续吗?”

    郭怀胥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修练讲究的,便是无所畏惧,若怕死,就不要走这条路。”

    他说的很轻松,但白小小却是越来越欣赏他,他修的武途,与自己很像啊!

    “我这里有一招师尊亲自传授的功法,虽还未修练完全,但勉强能用,若白兄能破的了,我甘拜下风。”

    “高级功法不好掌握,若一会儿你控制不好,我可能会取了你的性命。”

    白小小友情提示着,但郭怀胥却笑了,他笑呵呵的望着白小小,白小小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也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

    郭怀胥道了声小心,便站在那里运起了功法,此时的日头刚跃过头顶,向着西方微微倾斜,天空晴朗,万里无云,而就在郭怀胥运起功法后,这四周的范围内,突然刮起了狂风,不知哪里突然袭来的风沙席卷着一切可以带起的微小事物向着白小小的方向拍去。

    白小小背着手,看着风沙袭来,却不见有任何动作,巨影突然伸出手挡在白小小的身前,风沙撞击在手掌上,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喝!”

    郭怀胥狠狠的喊了一声,乳白色的灵力疯狂的透体而出,一阵阵狼嚎随之传来,当恼人的风沙散去后,郭怀胥的周身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头头的青狼,它们或站或卧,或踢或扑,个个面露狰狞,龇牙咧嘴。

    “圣经屠戮……”

    洛雨奇突然开口,秦子默点了点头,他们皆见过这部功法,年前在汉阳城城门下那场大战,杨子善曾经使用过,只不过还未发动攻击,就被控制住的侯文耀打扰了。

    此时郭怀胥施展出的圣经屠戮,明显是正版,但这威力与个数,可是要比他师尊的弱了许多,白小小嘴角一勾,圣经屠戮吗?他年前没有与杨子善硬拼最后一记,心里遗憾了很久,此时又见此功法,不自觉的有些兴奋。

    郭怀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还好成功了,这功法太费灵力了,站在两米左右高度的青狼堆里,他的心里,也微微有些自豪感,毕竟这里站着一重天内大部分的门派人物,他没有给离渊剑宗丢脸!

    白小小终于不再背手,他缓缓将右手伸出,冲着郭怀胥竖起了大拇指,郭怀胥看到这里,苦笑的摇了摇头,虚弱感瞬间袭来,不能再拖了……

    再抬头时,他又换上了清冷的眼神,嘴唇微动:

    “上吧。”

    得到命令后,青狼们一拥而上,两两一队,呈一上一下的队形袭向对面的白小小,四周狼嚎声不绝于耳,刺耳的叫声震的周围人不得不再加一层防护罩。

    刚一到白小小身前,青狼们便张开血盆大口,猩红的舌头与阴森惨白的巨大牙齿清晰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白小小双脚横动,躲开这一击,再一展身形速度飞快的向后方飞去,刚一躲开,原来所站的位置便出现了四道深达七寸的抓痕,这头青狼寒光扑朔,愤怒的吼叫着冲着白小小继续追去。

    巨影早已与最近的两匹青狼战到了一起,它一手一匹高高举起,在青狼的奋力挣扎下,将之砸了出去,砰砰两声巨响,两头青狼便在地面上砸出两个深达一米有五的大坑,但这青狼生命力倒是顽强,一身铜皮铁骨更是不俗。

    轻轻翻转了两下,又重新加入了战斗,众人看着场间的打斗场面,内心里波涛汹涌,这种场面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刁贤晟早已不再嫉妒,当一个人的能力高出你一点,嫉妒之心便会勾起,但当他高出你太多后,除了敬佩和崇拜,根本勾不出任何别的心思,此时的刁贤晟便是这样,虽不至于敬佩,但怎么也嫉妒不起来,华素微微擦了擦汗,他想到,若此时与白小小对战的是自己的话,这后果……

    青狼的数量足足达到了二十多头,每一匹青狼的作战能力都达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白小小闪躲中时不时的看准时机出手攻击,但一刻钟的时辰过去,他也才堪堪杀死两头而已。

    这让秦子默看的连连摇头,他还是搞不懂老白为何还不认真,其实白小小已经很认真了,只不过他的认真和秦子默眼中的认真不同,他实在不好意思用绝对的实力压制对付郭怀胥。

    郭怀胥此时的状态很不好,被抽空灵力的他,本应该好好休息,可此时正在战斗,他必须努力控制青狼,不可松懈,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灵力抽空时辰过长的话,是有性命危险的。

    白小小久攻不下中,用余光悄悄看了一眼洛雨奇,只见他面色平静的看着,甚至双手也背在了身后,再回过神时,本来纠结的脸色越发酸疼。

    郭怀胥握着拳头,指甲镶进肉里,点点鲜血自手指缝中滴向地面,青狼的攻击更狠了,三头青狼靠在一起,每一次攻击中,牙齿、利爪又加重了几分,白小小一脚踢开一头青狼,借着反弹之力退到巨影的肩膀之上,登高而俯撼地面。

    时间不多,对不住了,白小小终于做下决定……

    巨影突然站了起来,它不再弯腰,而是站直了身子,肩膀上的白小小同样挺直了腰板,一大一小两人动作一致的站在那里,郭怀胥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悸动。

    青狼们可不管你是站是坐,在他们眼里,只有同类与猎物!

    一头头青狼不再只限于地面,而是纷纷退后几步,助跑后跳将起来,这弹跳力尚好,足足拔高有八米有余,眼看便可抓到巨影的面门,更有甚者,直奔白小小而去,白小小望着眼前越来越接近的青狼,伸出左手,缓缓放置在巨影的脖颈处。

    “吼!”

    一声巨吼响彻方圆几里,就连阵法中的贝音,也隐隐有所耳闻,可想而知这声音有多大的威力!

    毫无防备的众人皆被喝退几米之远,洛雨奇他们还好,白小小没有针对他们,但修为不足的刁贤晟、祝荣沐、杜径舟几人便没有那么好了,被震退不说,甚至耳畔隐隐还出现了血迹,就连郭怀胥也微微又吐了一口血,脸色更加惨白。

    但这并不是最震惊的,最震惊的是,这声巨吼,是巨影发出的,它……它不是发不出声音吗?

    众人皆诧异的想到,但看到白小小放在巨影脖颈处的左手,大家恍然大悟,这应该是白小小控制的!

    这声巨吼,主要便是冲着来到白小小面前的青狼去的,吼声过后,那头青狼突然在空中消散了。

    一声吼碎一匹青狼!这战力……

    郭怀胥楞楞的看着这一幕,他怎样也想不到这个结果,甚至他曾推算过,剑招、功法、巨影生撕,无论是哪种方式让他输,他都可以接受,但这种方式,他连想都没有想过!

    这声吼叫过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屠杀,巨影双手突然金纹密布,额头一道猩红的火纹立于其上,只见它双拳平出,闪闪光茫中金纹迸发,硬生生推进青狼的巨口,迎面的青狼还未来得及下咬,头颅便爆开在空中!

    “那是什么功法?”

    迟应不由得高声呼出,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那金纹繁复之极,隐隐中含了无上大道在里间,真真是引人入胜,恨不得抢了去。

    但谁又敢去抢呢?这头青狼一爆头,其他的青狼的攻击便更加狠厉了,但这根本无济于事,巨影速度飞快的踹飞青狼尸体,回身又一拳冲出,直轰在一头青狼的腹间,这次,整头狼爆裂在空中,点点星光拂过,踪影全无。

    地面的郭怀胥已经坚持不住了,他仰面而倒,握紧的拳头也在此时缓缓松开,喻东文再也顾不得其他,几个健步便冲了过去,硬生生将郭怀胥抱起,大声叫着:

    “怀胥!怀胥!醒醒!”

    董渐微和钟云尔也急忙随后跑了过去,董渐微从怀中掏出一玉瓶,倒出两粒丹药,在手中捏碎,扒开郭怀胥的嘴撒了进去,钟云尔连忙在郭怀胥的前胸轻轻顺抚着。

    没了郭怀胥的调动,青狼们像是无主机器,攻击也不再犀利,没几下便被白小小屠了个干净。

    白小小从巨影肩膀跳了下来,这才看到郭怀胥已经瘫倒,陷入了昏迷,他沉默的回到洛雨奇身边,一语不发,那边三人忙活了半天郭怀胥终于虚弱的醒了过来。

    “怀胥!你没事吧?”

    喻东文焦急的问道,郭怀胥可是宗主最喜爱的弟子,若在自己身边出了什么岔子,后果可想而知!

    郭怀胥听到喻东文满怀关切的问候,微微摇了摇头,喻东文抱起郭怀胥便要走,却被郭怀胥拦住:

    “长……长老,我没……没事的,咱们继续吧。”

    “继续什么?今天不要传送了,等你养好伤咱们再来!”

    “不可!”

    郭怀胥焦急的抓着喻东文的衣服:

    “长……长老,今日他们一旦传送成功……咱们……咱们铁定再也没机会走了!贝族会……会封锁传送阵的!”

    听到这里,喻东文心头一凛,他回过头深深的望了洛雨奇一眼,又回过头问道:

    “你真的就这么想去二重天?”

    郭怀胥虚弱而又坚定的点了点头,喻东文深深的吸了口气道:

    “好!今天哪怕赔上我的命,也会将你们三个传送走!”

    说完他回到众人身边,将郭怀胥小心的放到董渐微怀里,随后交代两人好生照顾,这才缓缓走入决斗场间,白小小看到喻东文业已到位,这才抬脚要去。

    “慢着。”

    洛雨奇平静的说了句,白小小错愕的回头,就见洛雨奇缓缓说道:

    “你已不适合战斗,退下吧,子默去。”

    此话一出,不但白小小惊讶,对面的众人也是一阵惊奇,这洛雨奇疯了?当着曲直境二品的白小小不用,居然让开云境的秦子默登场?

    “洛公子,这是车轮战,不可临时换人的,除非淘汰。”

    喻东文沉声提醒道,洛雨奇看了他一眼,不含任何感情的回道:

    “白小小淘汰,不会再上场。”

    此话一出,满场皆懵,只有喻东文嘴角勾了勾,如此赌气般的决定,可怨不得我了!

    四千六百字大章奉上,笑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