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石废废

第4章 石废废

火折子早已掉在地上,昏暗的山洞里只能听见石飞羽粗重的喘息声。

    被他扑倒的女孩,似是突然反应过来,惊呼着一把将他推开翻身而起:“飞羽师兄,你……你的脸怎么……”

    此刻石飞羽体内,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火,致使他脸庞通红,呼出的气都带着一股热浪。见身边女孩带着语气带着一丝不安,便急忙摆了摆手:“别怕,我这……这应该不是走火入魔,好像是中毒!”

    听他这么讲,女孩这才用手拍了拍自己胸口,随即从地上捡起火折子凑过来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

    借着微弱的火光,刚好可以看见女孩清丽脱俗的脸颊,而她那般容貌,赫然是经常去找石飞羽请教的绝情峰弟子梦雨。

    询问中,梦雨目光微微一扫,便发现洞里那株树上的果子不见了踪迹,俏脸顿时微微一变,惊声道:“你该不会是将两枚天香果都吃了吧?”

    石飞羽眼中却露出一丝惊讶,这天香果他也是偶然闯入此地才会发现,可女孩又是怎么知道的?

    “别这么看着我,你的眼神现在……”

    见他用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自己,梦雨心中微微一惊,急忙向后退了两步。

    而石飞羽的双眼却缓缓眯了起来,嘴角随即露出一抹戏谑之色。

    早已与他相熟的梦雨,一看到这种表情,便知道他又要干坏事,下意识的用双手捂着自己胸口,叱道:“你想干嘛?”

    “嘿嘿,我今天如果吃的是……咳咳,你会怎么做?”

    可石飞羽却突然邪笑着向她步步逼近,随即凑到对面女孩眼前问道。

    话音未落,梦雨便在他腿上狠狠踢了一脚,怒道:“我会杀了你,这下满意了?”

    就在石飞羽因此悻悻的摸着鼻子不语时,山洞口却传来一阵尖叫声。紧接着,那只被他骗出去的灵猴跳了进来。

    刚刚进入山洞,灵猴便将目光停留在了他身上,呲牙咧嘴咆哮一声,抓起旁边的石块儿想要冲他砸出。

    可是梦雨却突然开口喝道:“灰子,不许伤人!”

    灵猴的手臂微微一顿,随即眼神不解的盯着她。而石飞羽心里也同样充满迷惑,从身边女孩的语气看判断,她显然与这只一阶妖兽早已相熟。

    不过石飞羽也没去细想,见灵猴被呵斥下来,便怒笑道:“小东西,这次还看你怎么猖狂!”

    说着此话的同时,石飞羽微微偏头,刚想冲身边女孩发问。可那只灵猴听到他出言挑衅,却是凶性大起,陡然将石头狠狠扔了出来。

    砰。

    未曾有所防备的石飞羽,顿时砸在脸上,鼻血直流。而灵猴却是站在洞口吱吱尖叫,随即将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拍的啪啪作响。

    “好你个短毛畜生,我今天和你没完!”

    在脸上抹了一把,见满手是血,石飞羽陡然厉吼一声便要冲出去找它算账。而灵猴也是不甘示弱,浑身毛发倒竖,对着他连连咆哮。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一刻,梦雨却突然闪身挡住石飞羽去路,随即转头冲着洞口灵猴怒斥道:“灰子,为何要伤人?你再这样,我立即送你离开此地!”

    灵猴见她似是动了真怒,竖立起来的毛发便逐渐松缓,可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用爪子指着石飞羽吱吱尖叫两声。

    发现梦雨不懂,它随后又将自己尾巴扯过来,用两只爪子使劲一掰。然而这个动作却让梦雨更加疑惑不解,只有石飞羽心里清楚它想要表达什么,急忙转过头去咧嘴偷笑。

    这次为了能够得到天香果,他煞费苦心才将这只灵猴引出去。可是在山谷入口处,灵猴却突然有所警觉不愿上当。

    无奈之下石飞羽灵机一动,用树枝比作它的尾巴将其一把折断,才彻底激怒这只灵猴,没想到它竟然如此记仇。

    梦雨虽然不知道灵猴想要表达什么,却明白定是有人让它受了委屈,才会如此发狂。目光微微一瞥,正巧看见石飞羽偏过头去咧嘴偷笑,便以猜了出来。

    然而梦雨也没去揭穿他,只是微微摇头,随即走上前去,将那只灵猴抱在怀里安抚片刻,才柔声说道:“飞羽哥哥,它是我从小养大的一只灵猴妖兽,我一直叫它灰子,希望你以后别再捉弄它,成么?”

    “飞羽哥哥?”

    可石飞羽却因此微微一怔,眼前的这个女孩,一直喊他飞羽师兄,如今突然改口,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我两年前拜入九宫山绝情峰便带着它,可师父说它乃妖兽,留在山上恐伤及门下弟子,后来我实在没办法,才给它在这里找到一处住处!”

    说起往事,梦雨那双眼睛里满是泪水,看样子她的确与这只灵猴关系密切。而被抱在怀里的灵猴,此刻也安静下来,一双眼珠子不再咕噜噜的乱转,显然极通灵性。

    对此,石飞羽却不知该说什么,历代绝情峰主,意在绝情绝恋,潜心修炼。而这一代的峰主慕容蓝,更是一个不近人情的老妖婆。

    这一点他在三年前选择留下时,自己那位师兄周炼便在背后偷偷警告过。

    这时,梦雨却突然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从怀里取出了一颗碧绿色的丹药:“飞羽哥哥,为了不让灰子偷吃天香果,我在上面涂了一层药粉,你快把它服下解毒!”

    听到这番话,石飞羽却咧了咧嘴,要是早知道天香果一直被梦雨养的灵猴看管,他绝对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只需趁机说一下,便能将之弄到手。

    将这颗碧绿色丹药服下不久,体内烈火便逐渐平息,二人在山洞里休息片刻,这才起身离去。

    可是当梦雨走出这座山谷时,那只灵猴却抱着她脖子怎么也不肯松手,几番呵斥过后,惹得急了,甚至还会发狂尖叫。

    如此不舍,也让梦雨潸然泪下,轻声哭泣着,眼神充满了无奈。可绝情峰上容不下这只灵猴,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把它独自留在这里的确不妥,还是带着吧!”

    这时,石飞羽看着不忍,却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可这番话一出口,他便发现梦雨用祈求的眼神盯着自己,柔声说道:“飞羽哥哥,要不……”

    “呸呸呸,我真是嘴欠!”

    不用等对面女孩说完,石飞羽便知道她想干嘛,绝情峰容不下这只灵猴,可他行云峰却没有那么多规矩。

    自己天天还得伺候那个老鬼师父,再多这么一只泼皮猴子,以后哪儿还有时间修炼?

    石飞羽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对面女孩却并不这样认为,轻轻抿着红唇,突然娇笑道:“飞羽哥哥,这次算我求你成么?反正你也无法修炼,有的是时间照顾它!”

    这番话说出来,却让石飞羽嘴角微微抽搐不已。这三年多体内的封印没有丝毫松动,致使他无法吸纳天地源气入体,无论怎么努力,修为都始终停留在锻骨境界后期。

    此刻,那只灵猴也用一双眼珠子紧紧盯着他,仿佛在期盼着什么,却早已忘了先前石飞羽的所作所为。

    梦雨见他不肯松口,俏脸微微一红,轻声哀求道:“飞羽哥哥,只要你肯替我照顾灰子,大不了我……我……”

    见身边女孩说话吞吞吐吐,石飞羽便心痒难耐,笑着问道:“我什么我?你难道会让我亲一口?”

    “呸!”

    这番胡言乱语,顿时惹得梦雨嗔怒不已,随即低着头轻轻唾弃一声,才开口说道:“大不了再给你找一株灵药!”

    说完这些,梦雨似是怕他不肯答应,便急忙补充道:“这次是真的灵药,不是以前那些药效低微的灵草!”

    一听到灵药两个字,石飞羽想都没想便急忙点头。这段时间他从梦雨手里没少敲诈东西,可灵药在九宫山却是稀缺之物,他又不能冒然出山寻找,只能慢慢等待时机。

    见他答应下来,梦雨心中甚是高兴,娇笑着从怀里又取出一颗碧绿色的丹药,甩手扔给他,道:“灵药已经给你了,飞羽哥哥可不许食言!”

    然而接过这颗丹药,石飞羽的脸色却逐渐有些难看,好半晌才长叹一声:“终日骗人,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小丫头给耍了!”

    先前他只顾着点头答应,却忘了自己怀里还揣着一颗天香果,梦雨正是看准了他没有自己解毒丹无法服用,才会开出这样的条件。

    正当石飞羽心中大感懊恼时,山谷外却行来一男一女。这对男女正是他来此之前碰上的常师兄与蓝师妹二人。

    等到石飞羽察觉到他们脚步声,想要躲避已然不及。对面走来的少年男女相互依偎,显得极为亲昵。

    可是当常师兄看到梦雨时,却急忙一把将依偎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推开,脚步匆匆前行,笑道:“雨师妹,你这是……”

    嘴上询问着,他的目光却突然转向石飞羽,随即露出一丝不屑:“呵呵,这不是行云峰的石废废么?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不怕被山中野兽给吃了?”

    “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石飞羽先是微微一怔,随即便猛的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无法引天地源气入体,却并不是什么废物,没想到那帮家伙竟然在背后给起了这么一个外号。

    石废废……

    想起刚刚听到的这个称呼,石飞羽嘴角便露出一抹冰冷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