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四尸抬棺

第2章 四尸抬棺

那脚掌外面的皮肤,有如枯死的树皮,一张皮包裹着脚掌的骨架,没有半点肉。

    脚指甲黑黝黝的,很长,快赶上何安的小手指了。

    “赵三生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仿佛自带回声。语气很冷,何安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血脉都要被冰住一般。

    说来奇怪,这个声音响起之后,脑袋里乱七八糟的声音刹那间消失了。

    何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犹如一滩烂泥,软趴趴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轰……”

    木柴的一个火星飞溅了出去,正巧落在柜台的纸钱上,大火刹那间升腾而起,整个房间的黑暗,都被大火驱逐的一干二净。

    何安这才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两具干尸,确切的说,是四具,四具干尸抬着一口棺材,棺材上面漂浮着一个骷髅头,而骷髅头的眼窝内,闪动着两团幽幽的蓝光。

    本来以为自己会很害怕,但何安在看到面前的这一幕的时候,心情反而很平静。

    他不知道什么叫触底反弹,能看的到的东西,总没有黑暗中的未知更可怕。

    这四具干尸看起来死了很久很久了,但保存的很好,皮肤乌青乌青的,整张脸就没法看。

    脑袋上的头发乱糟糟的,犹如枯草。

    棺材很大,何安知道,这种棺材一般都用来合葬的多,这棺材内,可以睡两个人,而不觉得有丝毫的拥挤。

    火势渐渐蔓延开来,何安有心救火,但现在自己的一根指头都抬不动。

    “你是谁?找我师父做什么?”

    那骷髅头从棺材上飞了下来,围着何安转了一圈,然后张开嘴,喷出一团寒气,燃烧的大火外面瞬间结了一层冰。

    很奇怪的现象,火焰在冰里面跳动着,依旧放着炙热的光明。

    “你是赵三生的徒弟?

    有意思,有意思。见到我竟然没有被吓得屁滚尿流,如此平静的跟我对话,你比你那窝囊师父强一些。”

    听到骷髅头在编排自己的师父,何安心里涌现一股子怒气,抬手捡起一根木柴,扔了过去:“不许说我师父。”

    那骷髅头不闪不避,木柴还没到他跟前,就看到从棺材里面,突然冒出来一团犹如蛛丝一般的东西,瞬间将那木柴,切割的粉碎。

    “你师父就是个窝囊废,在这幻阴山隐姓埋名,躲藏了整整十五年,他不是窝囊废是什么?

    小子,看在你那窝囊师父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你。

    告诉我,你师父把东西藏在哪了?

    只要你乖乖告诉我,我可以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的本领你刚刚看到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这一切教给你,如何?”

    四具干尸似乎接受到了某种指令,“轰”的一下,把那口打棺材抛在了地上,然后那棺材盖缓慢的朝一旁挪了过去,一双惨白的大手,从里面伸了出来。

    何安下意识的把身体往后退了退,就看到那双大手把空中飞舞的骷髅一把抱住,拉进了棺材,一阵风吹过,棺材盖子重新盖好,而在棺材上面,却多出了一个人,正盘膝而坐,撑着脑袋,饶有兴致的看着何安。

    “你……你到底是谁?”

    一个人长着一个骷髅脑袋,这让何安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这人个头很高,身体很强壮,这么冷的天,只穿了个背心,裸露在外面的肌肉,跟小山似的,蕴藏着强大的力量。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乖乖听话。”骷髅的嘴巴一张一合,声音却从四面八方传来。

    何安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手里再次攥住了一个木柴,然而这木柴已经燃烧完毕,但热量还在,手掌顿时被烫出了一排水泡,何安嗷的叫唤了一声,赶忙把木柴扔到了一边。

    骷髅眼窝里的蓝色火焰再次跳动了一番,冰冷的声音传来。

    “小家伙,看来你很不老实啊,不过没关系,马上就让你老实起来。”

    说着他轻轻抬了抬手指,一根丝线瞬间飙射而出,轻而易举的洞穿了何安的手掌。

    剧烈的疼痛,席卷了何安的大脑,他想叫唤,却发现喉咙里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那骷髅再次抬了抬手,又是一根丝线,洞穿了他的另一只手。

    紧跟着他拍了拍手,何安的身体犹如牵线木偶一般,被拉了起来,然后缓缓的飘起,两只胳膊被拉的笔直。

    何安只觉得两只手掌,两条胳膊要撕裂一般。

    泪水滚滚而下,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想嘶吼,想叫骂,减轻自己的疼痛,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人在受到剧烈的创伤之后,会进行自我保护,何安在心里问候了这骷髅的祖宗十八代之后,再也挺不住,晕了过去。

    到此时,他依旧不明白,这人口中所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见到何安昏了过去,那骷髅似乎有些意外。

    “这么不经打,难道赵三生那个窝囊废,真的没有把那东西传给这小子?”

    蓝色火焰明灭不定,显然这骷髅陷入了某种思考之中。

    过了片刻,他摇了摇头,一抬手,吊在半空中的何安便像一只破布偶一般被扔了出去,正巧撞在了那个诡异的神像上。

    何安无意识的吐出一口血,淋了神像一头,其中还夹杂着内脏的碎片。

    骷髅看都不看何安一眼,整个身体犹如蜘蛛一般,冲着四面八方探出了一根根丝线。

    “没有……没有,这也没有!怎么会没有!”

    骷髅暴怒!

    “赵三生!我要杀了你!”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棺材盖子像是被人一脚给踹飞了,一个木偶人,从棺材内一跃而出,朝着棺材铺的大门飞速的跑去。

    骷髅眼窝里的火焰猛然大涨:“跑?你竟然想跑!”

    骷髅咆哮,一伸手,那木偶身上便出现了根根丝线,用力一拉,那木偶瞬间倒飞了回来,被他一把抱在怀里。

    “放……放开我,你这个恶魔!”

    那木偶竟然开了口,而且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骷髅手上动作不停,将那木偶用丝线缠起来,让它一动不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