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电话

第四章电话

刘猛巨大的巴掌突然抽过来,我吓得闭上了眼睛,这势大力沉的巴掌抽下来,不把我抽飞了,也是鼻血横流,但是刘猛这巴掌迟迟没有抽下来,我睁眼一看,是我爸挡住了刘猛的手。

    我爸拉着刘猛的手,低着头求饶道:“猛哥,他还是个孩子啊,能不能不动手,我们家赔钱,我认了。”

    可能是见我爸好欺负,刘猛冷哼了一声:“不行,他给我开了瓢,今天非要让他见点红,要不然这事传出去,我还哪有脸在这混!”

    刘猛说着,从口袋里一摸,亮出一把弹簧刀来,恶狠狠的看着我:“小瘪犊子,你爸也护不住你,今天我非剁你一根手指头,给你长长记性!”

    我爸用身子把我护住,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拿出五百块钱来,说:“猛哥,我这现在就这么多钱了,你先拿着,不够了我再去凑……”

    “滚!打发要饭的呢!”刘猛一抬手把我爸推到一边,我爸太弱了,一下就被刘猛推到在地上。

    刘猛朝着我冷笑,眼睛里有股子寒意,晃着手里的弹簧刀朝着我走过来。

    “爸……救我啊……”我声音都有点哆嗦,给钱都不要,我知道刘猛是真生气了,我根本没有见过这种动刀的场面,吓得两腿都动不了了。

    刘猛一把抓住我的手,就要用刀子剁我的指头,我惊恐的看着刀子,心凉极了,这下完了。

    我爸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冲了过来,推到了刘猛,去夺刘猛手里的刀,和刘猛纠缠在一起,我爸看了我一眼冲我大喊:“俞洋,快跑啊!还傻站着干嘛!”

    这句话就像一个惊雷炸开,我拔腿就跑,回头看了一眼又停了脚步,我爸正和刘猛纠缠在一起,居然好像还能占上风,他一边和刘猛在地上滚,一边红着眼睛骂刘猛:“让你动我儿子!我和你拼了!”

    我从来没见过我爸有这么威猛的一面,他平时永远都是佝偻着腰唯唯诺诺的,但是他现在红着眼睛的样子就像是一头能吃人的饿狼!

    那些周围的邻居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帮我爸的,哪怕是拉一拉架,我忍不住又想跑回去帮我爸,但是我爸见我停下来回头看,冲着我喊:“跑!”

    我眼泪直流,头也不回的跑了,跑到一个废弃的房子的角落里蹲下来哭,不知道哭了多久,我也不敢回家,也不知道刘猛走了没有,我不放心又慢慢的往家里走。

    到了家门口,很多人围着,还有警车,我挤进去,周围的邻居看着我的眼神也有点不对劲,我看到,我爸被两个警察带上了手铐,正在问话,再看刘猛倒在地上,眼睛死不瞑目的睁着,一动不动,肚子上还插着那把弹簧刀,我脑袋嗡的一下傻眼了,刘猛死了!

    我爸看了看我,脸上还有血,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刘猛的,我爸眼睛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东西,但是他没有平时那副软弱的模样,腰背也不像以前那么佝偻了,挺得直直的,还微笑着看了看我。

    尊严,还有高大,这是他留给我最后的映象。

    “走吧,杀人犯。”警察推了推我爸,是我爸杀了刘猛!

    “爸!……”我喊了一声,眼泪就流了出来,喉咙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儿子,爸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爸带着冰凉手铐,还是爱惜的摸了摸我的头,他不害怕甚至好像有点从容,他小声在我耳边说:“铁盒子里有点钱,够你花一阵子,还有一个电话号码,碰到难事了打电话,那个人不会不管你的。”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还想说什么,警察重重的推了推我爸喝到:“说什么呢!赶紧走!”

    我亲眼看着我爸上了警车,他一直看着我,直到警车门关上,我爸好像有点动容:“俞洋,好好上学。”

    我一下泪流满面。

    “没想到老俞这样的人也敢杀人啊!”

    “是啊,平时看着蔫不拉几的,居然还有这么血性的一面。”

    看热闹的邻居都慢慢散开了,我一个人麻木的站在原地,邻居一个大姐才敢走过来,这个女的叫张姨,三十多岁,是个寡妇,和我家住的很近,开了卖日用品的小商店糊口,家里有个小女儿在上小学。张姨过来叹了口气安慰我:“小洋,你别怕,你爸爸会没事的,这叫正当防卫,国家也是有法律的,说不定过几天就放出来了。这几天你就到我家来吃饭吧。”

    我一直在哭,但是我忍住了,吸了吸鼻子说谢谢张姨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我回了房子把门锁上,坐在墙角里一晚上没睡,我爸为了我被警察带走了,我想起我爸的话来,说放钱的那个铁盒子有个电话,我翻开铁盒子,里面有几百块钱,还有一张纸条,另外还有一张发黄了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女人,柳叶眉,鼻子挺挺的,长的很漂亮。

    这个女人是我妈吗?我又打开纸条,纸条上写着:如果哪一天爸爸不在了,你就打这个电话。

    我爸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样,我心里甚至有点幻想,幻想这个电话可能是我妈的。我连夜敲开张姨家商店,说我要打电话救我爸,看着我着急的模样,张姨点了点头说你打吧,她就披着衣服在旁边等我。

    我拨了那个电话,很久才有人接,但是那边一开口我就有点失望,是个男人的声音,肯定不是我妈的电话,我长话短说,说我叫俞洋,是俞正林的儿子,我爸杀了人进监狱了,你能不能救我爸出来?

    说到最后我都是带着哭腔说的,那个男人说了一句:“知道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愣在了原地,我以为我爸给我的电话能救他,但是这个人就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

    我忍不住蹲下来又哭了起来,哭的一抽一抽的。张姨叹了口气,走过来让我坐下来,拉着我的手说,你爸也是个苦命人,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就算你爸出不来了,你还有张姨呢,只要张姨在,你就有口饭吃。说着张姨还抱住了我,轻轻的拍我的背,她身子软软的,不禁让我想起了我妈要是在有多好?最起码还有个商量的人,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

    张姨把我送回了家,让我早点休息,说你爸走得时候也说了,让你好好学习,明天就来张姨家吃饭知道了吗?

    我答应下来,本来不想去上学了,但是想到我爸临走前的这句话,我又忍住了。

    第二天进了班里,很多人看着我小声议论我:

    “你知不知道,俞洋他爸昨天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