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收徒?

第4章 收徒?

“顾无言,闭嘴!”

    见到那个白衣少年,赵谦脸色一沉,训斥一声,他刚才已经说了,不会让于振成带走一个人,而他的得意弟子,却问对方要何人。

    不错,这个白衣少年正是赵谦的关门弟子,顾无言。

    “师父,与其岐山派遭殃,不如先给他一名弟子,其中轻重,师父也当知道?”顾无言对着赵谦拱手一礼,有理有据地说道。

    赵谦沉默了一下,说道:“只要那人愿意,你带走便是,不过下一次,我定杀你。”他终于点头答应下来了。

    这一刻,见到赵谦点头应允,众人皆是紧张起来,于振成虽说是为了收徒才来要人,但是看他那架势,哪里有丝毫的收徒的意思?!

    这一去,必是龙潭虎穴!

    “就是你,小子,愿意不愿意拜老夫为师?老夫定会教你上古神通。”

    见到赵谦点头应允下来了,于振成不由满意一笑,随后大手移动,指向凌长空,问道,说是问,但哪里有半分问的意思?

    “竟然是他,那个废物。”

    见到于振成竟然选择了凌长空,众人心中皆是一松,随后不禁莫名古怪起来,一个废物,这于振成大动干戈,要之何用?

    “竟然是我?”

    与其他人一样,凌长空也有些莫名古怪起来,他除了耐打一些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如于振成这般的强者分外挂念的吧!

    “不错,就是你小子,可愿意!”于振成依旧指着凌长空,似乎是吃定凌长空了。

    “长空,尽管全凭你自己意愿,不必在乎其他,若是不愿意,尽管说出来,老夫虽说实力不济,但是保护自己门下弟子,也是可以做到的。”

    也就在这时,赵谦开口对凌长空说道,竟然袒护凌长空起来了。

    “不要说,不要说……”

    “赶快愿意,赶快愿意……”

    不过相对于赵谦,其他人却都希望凌长空赶快点头,这样自己就会没事了,一个废物死,总比自己死好。

    对于众人心中的想法,凌长空并不知道,但是他听到赵谦的话后,心中不由一阵莫名感动,他从小双亲双亡,被岐山派收留,但即使是在岐山派中,也是饱受欺凌,恐怕也只有赵谦待他如此了,

    但是,赵谦待他如此,他又怎能让赵谦因他重伤,甚至陨落?!而且还要搭上整个岐山派!

    凌长空不自觉地迈出一步。

    众人顿时将心脏提到喉咙眼了:他要做出决定了!

    此时,赵谦身上玄力翻涌,衣袍猎猎,无风自鼓,似乎已经做好在凌长空不同意后,再与于振成大战一场的准备了。

    “我愿意。”简单的三个字落下,整个空间顿时寂静起来了。

    他愿意,他竟然愿意!

    此时,众岐山派弟子已然在心中欢呼起来,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

    赵谦也不敢相信地看着凌长空,眼中精芒微不可察的一闪,对着凌长空说道:“凌长空,你可想好了,这一去,以着这贼子的性子,就是九死一生啊,你可要想好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只要你愿意,老夫一定会力保你的。”

    “多谢掌门好意,于振成前辈是要收小子为徒,怎么会加害小子呢。”

    见到到了这个时候,赵谦还在劝说自己,凌长空心中更是感动,不过他依旧毫不在乎的样子,对着赵谦躬身一礼,如此说道。

    临别致谢之礼,能不郑重?!

    听到凌长空这句话,梁明志等人顿时一脸鄙视:呵呵,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只是赵谦心中感动,还有一丝庆幸,其他人或许不知道凌长空的心意,但他怎能不知道?!

    这十年来,虽说他一直没有出现,但却是一直注意着岐山上的一举一动,众弟子欺辱凌长空的事情,他自然也知道。

    不过他知道归知道,但现在面对于振成这般人物,就连他也没有把握战胜,与其为凌长空冒险,倒不如牺牲一个凌长空,保住整个岐山派,也正是因此,赵谦刚才也只是劝说一下凌长空,并没有真正付出实质性的行动。

    一个废物,不值!

    “哈哈,既然如此,那就随老夫走吧。”

    于振成并不理会赵谦心中如何想,他见到凌长空已经答应下来了,而且还似乎以为自己是真心收他为徒,心中不由大喜,大笑一声,大袖一卷,将凌长空卷到自己身边,随后身形微微一颤,玄力爆发,携带着凌长空,破空而去。

    看着于振成以强横的姿势,直接将凌长空带走了,赵谦老脸不禁通红,不管如何说,凌长空好歹也是他门下的弟子,而且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就这样被人轻松带走了?!

    此时赵谦心中很是矛盾,既想保住脸面,又不想冒险。

    “呼!终于走了。”相对于赵谦心中的矛盾,其他人则是不由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低声说道,似乎是在安慰自己那弱小的心灵。

    “走了?很好吗?我们的实力一日如此,我们就会一日受别人欺负,于振成是如此,其他宗门亦是如此,你们以为于振成按个贼子走了,我们还安全了?!安生了?!”

    赵谦此时正在气头上,听到有人竟然自我安慰起来,更是气愤异常,转身怒喝道,让众弟子噤若寒蝉。

    就连顾无言听到赵谦的呵斥,也是低头不语,眼中精芒闪烁,赵谦说的不无道理。

    “你们还不快回去修炼,只有提高自己的修为,增强自己的实力,才不会被别人欺负。”赵谦又怒喝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

    “是。”众弟子连忙拱手应道,随即各自散去,修炼去了。

    凌长空可能并不知道,也就是因为他被于振成掳走之事,岐山派内竟然掀起一阵修炼狂潮,若是他知道了又会作何感想?

    此时的凌长空在于振成的携带之下,正在九霄云路上飞遁,看着转眼即逝的云烟,激动,紧张,不解……感触良多!

    “喂,你要带我到哪里去?”随后转过头去,凌长空又向于振成大声问道。

    “到了你就会知道。”于振成冷冷地回复。

    接下来,默然不语,只有呼啸着的破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