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3章 龙语新书武逆乾坤(3)

第4173章 龙语新书武逆乾坤(3)

4213.真好真乖(1)改为

    标题:龙语新书武逆乾坤(3)

    第四章由我儿子来终结

    “爹!”

    楚南艰难里唤出一声,一双黑宝石眸子里,射出来的目光,全是不可思议!

    当然是不可思议,他爹爹居然有着如此功夫,那拳头,还有那拳头上的紫色火焰代表着——武将!

    “还能走吗?”

    楚天峰打断了儿子的惊讶思考,他的声音里,没有半分父亲对儿子的柔情。

    楚南很想摇头说不,很想趴在父亲的背上,很想享受父亲的关怀,可他看到父亲那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芒,咬着牙,定定说出一个字:“能!”

    于是,楚天峰不再说话,转身,走在楚南的前面。

    但是,在父亲转身的一瞬间,楚南看到父亲嘴角有一缕笑意!

    够了,这已经足够了,楚南一脸的血色,荡漾出灿烂繁华的笑容,只要能让父亲脸上露出笑颜,无论付出什么,哪怕是比现在更痛苦一百倍、一千倍,他也愿意承受,他也无怨!亦无悔!

    然而,楚南只是看到了他父亲嘴角的笑意,却没有看到父亲眼睛里那份心疼,那份怜惜,那份不忍……

    楚天峰肯定是疼爱儿子的,要不然他不会生活在这个小小的白家村,一呆就是十多年;要不然他不会在白泽羽要杀他儿子的时候,从天而降……

    只是,楚天峰将所有的感情全都收在心里,然后披上了近乎于冷酷无情的外衣,因为他的儿子,与众不同;他迟早是要死去的,就算突破武将,修练到武王境界,那不过增加几十年的寿命而已!

    他死了,儿子怎么办?

    一个小小的白家村,都蕴藏着这般争斗,有人要取儿子的命,将他置于死地;那么在白家村之外呢?能杀死儿子的人,更是千千万,数不胜数!

    儿子靠什么活命?

    虽然他儿子经脉全毁,可那生存的意志,变强的意志,绝对不能毁!

    毁了,儿子就成了真正的废物!

    所以,楚天峰要抓住每一个机会,锻炼儿子坚强的意志,哪怕儿子已经遍体鳞伤,骨头碎裂,身体受着火焰的炙烤,他也必须要残酷下去!

    在一旁,目睹了整场事件过程的小若雪,一张天真可爱的脸,早被泪水洗刷了一遍又一遍,她想忍住不哭,可看到楚南被打得吐血倒地,却又顽强无比地站起,再被打倒,再站起来……

    若雪的泪水,就情不自禁地似泉水奔流……

    “楚南哥哥,我扶着你。”若雪呜咽着说来,楚南用力挤出笑容,“小若雪,哥哥能行的。”

    泪珠儿晶莹如玉,滴滴滑落,小若雪一双小手儿蒙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跟着楚南的身边,随着楚南一小步一小步的迈着,不,应该是拖着,因为楚南的双脚就没有离开过地面……

    而这场事件的另外一个主人公白泽羽,嘴角渗着鲜血,身体里也受着无尽痛楚,然而,这些对白泽羽来说,都不是最惊讶的,令他震惊的是:废物的老爹竟然是已经达到了武将境界,而且显然是进入武将境界很长时间,他不就是白家村一个打铁的吗?就算打制的农具很好,却也不可能有如此高深的修为才对;还有,武将级别的他,怎么会沦落到白家村来?

    看着楚天峰向他走来,白泽羽内心中的恐惧,像藤蔓一样,疯狂地滋生起来,以他高级武师的修为,在武将面前,完全就是蚂蚁般的存在!

    白泽羽与楚天峰之间的差距,就像楚南与白泽羽的差距那样,只是白泽羽能像楚南般,拥有不屈的精神,疯狂的意志吗?

    “你……你……要做……什么?”

    白泽羽颤抖地对着离他仅有五步之远的楚天峰说来。

    楚天峰冷着脸,浑身散发出凛烈的杀气,往前迈出一步。

    “不……不要……杀我。”白泽羽恐慌了,忙求饶,“求求你,不要……杀我……”

    楚天峰脚步停在白泽羽面前,居然临下的冷道:“我不会杀你!”

    “谢谢大叔,谢谢……”

    “你的生命,由我儿子来终结!”仍然是冷冷一语。

    “恩?”

    惊慌中的白泽羽愕然,看向远处站得笔直,慢慢向前移动的楚南,心里的愤怒随着惧意,凶猛地攀升,“不可能,不可能……”

    楚天峰不理会白泽羽的狂叫,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一个“滚”字,杀气浓郁,白泽羽身子一个激灵,不敢继续呆下去,主要武将境界的楚天峰,给了他太大的压力,他怕楚天峰一怒之下,像踩死蚂蚁般,杀了他!

    所以,白泽羽转身吐血而逃,跌跌撞撞地狂奔不止,心中却憋着一口怨气,嘴里在恨道:“不可能,楚南是废物,他不可能终结得了我,废物能杀死我?简直就是做梦,是痴心妄想!”

    可惜,白泽羽说着这些的时候,脑海里一直浮现在楚南被他打倒又站起来的画面,白泽羽他眼睛里的狠辣,又浓郁地浮现出来,“以为武将很了不起吗?我的师父,已经是武王境界了,等我回圣火门,一定请来师父,废了你的武将修为,让你和你儿子一样,变成废物,到时,我再好好羞辱你们!”

    “等着吧,我一定会报这个仇!今天你打我一拳,他日我定当打你一百拳,一千拳!”白泽羽恨着,“哇”地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恨意更浓。

    如蜗牛漫步般的速度,艰难向前走着的楚南,听到了父亲说的那句话,“你的生命,由我儿子来终结!”顿时,身体里似乎平空里多了一股力量,不顾血流,不顾痛楚,楚南咬牙,紧紧攥住了拳头,在心中刻下烙印,“爹,儿子不会让你失望,我一定会终结白泽羽的生命,一定会的!”

    念完,楚南坚定地迈出一步!

    此时,西边残阳如血!

    第五章向苍穹起誓

    夕阳落了下去,皓月升了空,将楚南的身影拉得斜长斜长,他的眸子,从没有黯淡过分毫,一直盯住前面,因为前面始终有一个伟岸的背影,那背影的名字叫——父亲!

    楚南的左边,跟着小若雪,那小脸蛋儿上,被泪水冲得沟壑万千。

    而楚南的右边,却还有着一抹亮丽的身影,那是楚南的娘亲林雪然,与楚天峰的冷漠外表相比起来,林雪然则是满腔的浓浓母爱,恨不得代替儿子去承受那无尽的痛苦,甚至是承受那经脉尽断带给他的一切耻辱……

    林雪然的担忧,楚南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他回头,将嘴角向上扬起,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道:“娘亲,我没事儿,爹爹告诉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吗?我现在虽然在吃苦,可也正走在人上人的路上呢!”

    林雪然连连点头,双眸里,泪花翻转。

    “娘亲,我能行的。”

    “恩,南儿,你一定能行的。”林雪然控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看着父亲的背影,听着母亲的声音,感受着父爱重如山,母爱宽如海,楚南每一步都迈得那么坚定,那么决然,“爹爹、娘亲,爱我至深,养我至今,为我付出那么多,娘亲不知流了多少眼泪,我有什么理由不坚持下去呢?我有什么理由就此废物一生呢?经脉尽断就是理由吗?不是!绝对不是!为了爹爹和娘亲能一直有开心笑颜,赌上我楚南的性命,还有我从不承认自己是废物的骄傲尊严,我向这片苍穹起誓:我楚南,要成为强者!绝世强者!”

    向苍穹发出如此誓言的楚南,行走在月空下,一往无前……

    直到月影消失,东方发白,旭日初升之时,楚南才回到了家,刚刚走进院门,楚南心里一喜,那一直紧崩着的精神也松驰下来,然后楚南立马晕厥在地,林雪然忙唤道:“南儿,南儿……”

    楚天峰也第一时间闪到儿子身边,一双耀着紫焰的手在楚南身上不同的部位,连拍七七四十九下,而后说道:“他只是累了,让他好好休息,静养一段时间,不会有什么大碍。”

    “这还叫没什么大碍?你看看南儿,身上还有一块肉是好的吗?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你为什么不把他背回来,你为什么还要让他去打败白泽羽,给他施加这么大的压力?你怎么那么狠心,再怎么说,南儿是你儿子啊!”林雪然终于爆发了,不管旁边还有小若雪的存在。

    “正因为他是我儿子,所以,我才不得不狠心!”楚天峰的声音,还是冰冷如铁块。

    “可是,你知道南儿的经脉尽断,不能练武,你让他怎么去打败白泽羽这个天才?我们可以离开白家村,到其他地方,让南儿做个普通人,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一生,不好吗?”

    “不错,我们可以离开白家村,可在白家村有白泽羽,到其他地方,就没有李泽羽,没有赵泽羽,没有王泽羽吗?雪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恩怨。”

    “那我们可以找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我们可以隐居啊!”林雪然还在争取着。

    “楚天峰的儿子,没有机会做个普通人,也不能做个普通人;楚家的男儿,就不能顶着个废物的称号,憋屈地活着,那样活着,还不如死去!”

    听到这毫不尽情义的话,林雪然哭喝道:“楚天峰,你!”

    “雪然,你以为老爷子会容忍违背他意志的人好好活着吗?你以为我的那些兄弟,那些伯叔因为我离开楚家便会就此安心吗?只要我没死,他们就会一直不安心,他们就会……”

    “天峰,你是说楚家还在找我们?”

    楚天峰默然,林雪然脸显惊慌,“那他们会找到这里吗?他们到底想怎么样?”

    “等儿子把病养好,我们就离开白家村。”楚天峰说道,弯身将楚南抱了起来,刚跨出一步,却又说道:“雪然,你也认为咱们儿子是个废物吗?”

    “我……”林雪然很想说不,可儿子经脉尽断,却是任谁也不能改变的事实!

    楚天峰一笑,“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的儿子是一个废物,你见过一个刚出生便被丢进水里泡了整整十个小时而不死的废物吗?你见过一个被预言者判定活不过八岁却拼命活了十六年的废物吗?”

    林雪然惊讶了,对啊,这些她怎么没有想到?

    “经脉尽断就一定是废物吗?就不能成为强者吗?我楚天峰不信天不信神,只信自己,天道酬勤,人定胜天!虽然天武大陆从来就没有经脉尽断还能练武的例子,但我们的儿子,也许就是那一个例子!”楚天峰说完,又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你以为白泽羽就是天才吗?”

    “难道不是吗?十七岁的高级武师,在大庆国,即便是在天武大陆,也算是一个天才了。”

    “你说错了,如果今天我们的儿子被他打倒不能站起来,相信白泽羽今天离突破晋升到大武师之境,指日可待……”

    “什么?十七岁的大武师,那你还让南儿……”

    “可惜,从此以后,他白泽羽永远成不了大武师!”

    “为什么?”

    楚天峰脸上笑容灿烂,“因为我们的儿子!”

    “南儿?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们的儿子破了他的武道之心!你知道白泽羽为什么要杀只是勉强达到初级武士的楚南吗?就是因为他感觉到了害怕,感觉到了威胁,他要把这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你认为一个修武之人,心中有怕意,而且他怕的,还是一个他眼中的废物,如此一来,他白泽羽的武道,还会有突破吗?除非发生什么意外或者是他有了另一番奇遇,否则,他这一生,也就这样了。”

    林雪然张开了嘴,仿佛就像在听天方夜谭一样,同样惊讶的,还有那小若雪,不过她的大部分注意力,还是落在昏迷过去的楚南身上。

    “现在,你还认为这些,是一个废物能做到的吗?”

    说完,楚天峰哈哈大笑着,笑声中,包含着对儿子的无尽期待,他嘴里在念着:“儿子,白泽羽,仅仅只是你要征服的第一座山峰而已。”

    (欲知下情如何,且看下回精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