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诡异客栈

第5章 诡异客栈

接下来的几天里阿修逐渐的适应了镖局的环境,在崔三平的帮助下很快融入了众趟子手的圈子里,白天练练武,干干杂活,倒也还算自在。

    放假回家的镖局成员陆续回来了,经过接触,大家都对这个话不太多的小伙子印象挺好。期间林学武来看了阿修两次,见阿修过得还不错便稍微叮嘱几句离开了。

    夜里,阿修独自躺在床上的时候,脑子里总是不时闪现出那天见到洛雪柔的场景,每每想到此处,都有些心神荡漾,然后在迷迷糊糊中睡去。

    这一天早上,崔三平风风火火的找到阿修,带他到镖局议事厅,说是总镖头有任务吩咐。

    二人来到镖局议事厅的时候,厅里已经战了不少人,总镖头黄逸辰坐在正中太师椅上,而三大镖头和镖师们分成两排站在前面,趟子手们都在最末的位置。

    阿修看到林学武也站在镖师行列里,但他没发现自己,便远远观察,也不上前打招呼。

    离黄总镖师最近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而且很瘦,但是两眼泛着精光,很是精神。

    阿修小声问崔三平道:“三哥,那个离黄总镖师最近的是谁啊?”

    “那个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三大镖头的老大,王杜武。”崔三平答道。

    阿修点头表示知道了。

    只听崔三平接着说道:“王杜武后面的那两个也是镖头,史新刚和韩志升,这都是最开始跟着黄总镖头办镖局的。”

    崔三平话音刚落,就听黄总镖头开口问道:“王镖头,人都到齐了吗?”

    王杜武转过头清点了一下人数,对黄逸辰说道:“副镖师以上的都到齐了,至于趟子手好像来的不全。”

    “恩,其他人不用等了”,黄逸辰点点头,随即又提高声音道:“今天让大家来议事厅集合,是为了宣布一件事情。去年年底,我们虎威镖局和菱香商会达成了协议,以后菱香三城送往其他城市的货物,都由我们虎威镖局押送。后天上午,上陵城的分会有一批货要送到恒阳城,货物虽然价格不高,但是这是我们与菱香商会的第一次合作,所以大家多上上心,都打起精神来。”

    闻听此言,底下人一阵骚动,不知讨论些什么。

    黄逸辰扫视一圈,清咳一声,让大家安静下来,接着说道:“王镖头,你看这次任务应该安排谁去?”

    王杜武寻思片刻说道:“若只是按这批货物的价值来算的话,我们随便一个镖师带队押送都可以,但是这次是我们给菱香商会压的第一镖,万万不能出了纰漏,我觉得总镖头您应该亲自带队,以表现出对它们商会的认真态度。”

    黄总镖头沉吟片刻,说道:“我原本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前几天我接了一个大任务,要护送一个重要人物,对方不需要我们出多少人,但是要求我亲自护送,所以我必须去。”

    “那就让我来带队押送吧。”王杜武是大镖头,深得黄逸辰的信任,当下便这样说。

    “不可”,黄逸辰微微摇头道:“我不在镖局的时候,诸多事物还要你来打理,若是咱们二人都出去了,镖局我放心不下。这样吧,史镖头,林镖师,薛镖师,这次任务就由你们三人押送吧。”

    史新刚闻言说道:“放心吧总镖头,咱们上陵离恒阳城还不到五百里路,这条线我们早就趟熟了,料也不会出什么岔子。”

    黄逸辰点点头说道:“恩,这到也不错,不过万事小心,这年月也不是很太平。”黄逸辰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过头对林学武小声说道:“学武啊,你那个亲戚叫什么来着?”

    “阿修。”林学武一愣,答道。

    黄逸辰道:“好,把他也带上,让他多熟悉熟悉。”

    林学武知道这是总镖师有意要锻炼一下阿修,以后好提拔,连忙点头答应。

    等散了会,阿修觉得这次的会议好像都是镖师以上的人才有说话的份儿,像自己这种趟子手根本插不上话,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参加会议的必要了。

    刚刚回到房间,林学武就来了,通知阿修让他准备一下,后天跟着队伍一起上路,又交代几句就走了。

    一日无话,等吃过晚饭,阿修练了趟刀,自己在屋里闲着无聊,便找林学武拿了几本书,多了解些东西。

    第三天早上,阿修收拾利落,和崔三平一起跟着镖局的队伍到上陵商会接了货,便打南门出城,沿着大道向恒阳城走去。

    此次货物足有十马车,但是据说不是很值钱的东西,赶车的是商会自己的人,由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胖子带队。镖局这边则是史新刚为首,林学武和薛镖师为辅,下面还有四个副镖师和八个趟子手。

    因为阿修是新人,第一次押镖什么都不太懂,林学武就让他在一旁跟着,其他几个趟子手则轮流扛起绣着“虎威镖局”字样的大旗,等离城远了,到了山势险要之地,再分出一个人走在前面喊镖。

    崔三平没什么事的时候就走在阿修身边,跟他讲些押镖的规矩,说要以礼相待,先礼后兵,又告诉他什么样的店不能住,武器不能离身等等,阿修暗自记下。

    大家晓行夜住,大约行出两百多里,阿修却连个蟊贼都没看到,刚想跟崔三平说这押镖挺简单的时候,就听前面史新刚喊了一声“停”,阿修抬头望去,就见史镖头正抬手示意大家先不要走。

    商会那边领队的胖子被史新刚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慌忙问道:“史镖头,您这是?”

    只见史新刚双眉紧蹙,沉声说道:“吴掌柜,这个地方叫饿虎岭,领上有处山寨,大寨主姓万,是伙强人。”

    “强人?”大胖子吴掌柜知道强人便是强盗的意思,心里有些害怕,但强作镇定,说道:“史镖头,您的意思是这伙强人要劫我们的货不成?”

    “这倒不是,我们镖局早先已经跟万寨主结识过了,每次走这条路的时候他都会给面子放行,但是……”史新刚有些犹豫。

    “但是什么?”吴掌柜追问。

    史新刚慢慢说道:“刚才我们的趟子手在前面喊号子,对方若是听到肯定会有反应,也会回喊两声,但是我们的人喊了这么长时间都不见回应,更是不见一个人影,我觉得有些奇怪。”

    “原来如此。”吴掌柜松了口气接着说:“我当是什么事呢,这还不简单,想来是那万寨主搬家了,不在此地了。”

    史新刚也想不出其他解释,只得说道:“或许吧,我们紧赶几步,前面又处客栈,天黑前应该能赶到,等完了事我们回去禀报总镖头再去拜山看看。”

    大队继续前行,傍晚时分,果真见到前面有一家客栈。阿修借着已经很是微弱的阳光望去,却见此处一边傍山,一边不远处是树林,不远处的大道一侧有一家客栈立在中央,看上去很是陈旧,但是规模却不小。

    “三哥,这个客栈修在这么个杳无人烟的地方,能有生意吗?”阿修问一旁的崔三平。

    “这里是官道,平时看不见什么人,其实过往的客商和镖局都得经过这儿,再说这个地方前后几十里就这一家客栈,大家走到这一般天都黑了,只能在此吃住,说起来也不少赚钱。”

    “我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呢?”阿修突然说道。

    “哪里奇怪了?”崔三平一愣。

    “你看,这天马上就黑了,在外面都看不太清,但你看那屋里怎么一点亮光都没有。”阿修远远的指着客栈的窗户说道。

    “咦?照你这么说还真是呢。”崔三平看着客栈的有些破旧的窗户,有些地方窗户纸都破了,被风一吹,破碎的窗户纸左右摇摆。

    “我说阿修啊,我这心里怎么有点不太得劲啊?”崔三平揉揉眼睛问道。

    “我也不知道,且看史镖头怎样处置吧。”阿修道。

    “对对,他们都是老江湖了。”崔三平道。

    当车队在客栈前面停下时,史新刚打发一人去叩门,过不多时,那人回来道:“史镖头,里面好像没人。”

    “没人?”史新刚左右看看林学武和薛镖师,说道:“奇怪,先前是饿虎岭万大寨主那边没有动静,现在这客栈也没有人。你们二位怎么看?”

    林学武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事有蹊跷,就算万寨主和这客栈掌柜的都搬走了是巧合,但是我们干镖局的靠得就是谨慎,我觉得此处不宜再住了。”

    一旁的薛镖师却说道:“可是这方圆几十里也没有第二家客栈了,眼见天就黑了,要是赶夜路更危险。”

    史新刚点点头道:“先不想这些,我们先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