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肾虚公子

第二章肾虚公子

眼看着到手的生意就要飞了,而且还是极品美女,罗丰脑袋转的飞快,立马便有了主意。

    “美女,你最近是不是经常会感到头痛,晚上失眠,多梦啊?”罗丰笑眯着眼道。

    “你怎么知道?”唐心如一双妙目睁得圆圆的,惊讶的问道。

    她这几天确实因为表妹的事情吃不下,睡不着,并且伴有间歇性的头痛,但这些症状她和谁都没有提起过,眼前这少年竟然知道,难道说他真的是神医不成?

    “嘿嘿,我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就不算世外神医了。”罗丰故作神秘的冲唐心如笑了笑。

    跟那妖精师父学了十几年的医术,罗丰的医术早就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观其相而知其病”是基础,女人头痛失眠的症状,全在脸上写着呢。

    唐心如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若是罗丰能一眼看穿自己的病症,那么她绝对相信,眼前这少年有可能治好表妹的病。

    “我信你是神医,你跟我走一趟,你的饭钱我帮你出。”唐心如从随身携带的LV包中掏出钱包,刚想帮罗丰付账,这时候,楼上忽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心如,什么时候你也会被江湖郎中骗了?”

    罗丰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名穿着西装,有些帅气的青年男子从楼上缓缓走了下来。

    “心如,你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我也好让人下来接你啊。”西装男走到唐心如身旁,嗔怪道,随后他又瞥了一眼罗丰,眼中满是鄙夷之色,“哪里来的江湖骗子,快点给我滚出去!”

    之前罗丰和唐心如的对话他也听到了一些,作为一只海龟,现在身居沪海市人民医院内科主治医师的他来说,压根就没把罗丰放在眼里。

    “不是的,陈冲,他可能不是骗子。”唐心如现在心中充满了一丝喜悦和希望,如果眼前这年轻男子没有说谎的话,说不定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的表妹塘子堰,能大难不死也说不定。

    “你真的会治病吗?用你包里的那些草药。”唐心如确认似的,向罗丰问道。

    “当然。”

    “病入膏肓的人你也能救?”

    “这还用问?”罗丰撇了撇嘴,不明白城里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问题,颇有些不屑的说道。

    唐心如眼中精光更甚,她上前一把抓住罗丰的手,接着说道:“你不是想要钱吗?走,跟我去救一个人,只要你能救活她,我保你这一辈子荣华富贵。”

    荣华富贵罗丰暂时不想,罗丰现在想的只是唐心如那柔软细腻的小手带来的触感,他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定格在唐心如那两座高耸的云山上,直往下吞口水。

    唐心如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紧身衬衫,解开了领口第一颗扣子,罗丰以身高优势,刚好可以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黑色蕾丝。

    “真大啊,跟那妖精师父有的一比了。”

    唐心如此刻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俏脸羞得通红,连忙放开罗丰,埋汰道:“你到底行不行啊?”

    男人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不行。罗丰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咳嗽了几声,道:“咳咳……行,当然行了,不就是救你表妹吗?我跟你走一趟就是了。”

    眼看着唐心如就要带罗丰离开酒店了,站在一旁的西装男再也忍不住了。

    今天是陈冲有史以来第一次邀请到唐心如一起吃饭,本想借其表妹的病情好好发展一下两人的关系,没想到中途杀出个罗丰来,坏了他的好事。

    “心如,你真的要带这个江湖骗子去医院吗?要知道,医院里那么多医学专家一起给紫嫣会诊都没有办法,我看我们还是准备后事吧。”陈冲狠狠瞪了一眼罗丰,劝唐心如道,他可不想白白浪费这次和唐心如共进晚餐的机会。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我打算让他试试。”唐心如眼中闪过一丝忧伤闪过,但转瞬即逝,他紧咬着嘴唇,一脸坚定的说道。

    答应了别人的事情罗丰肯定会做到,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美女,但是旁边的西装男左一个江湖骗子,右一个江湖骗子,让罗丰登时有些不爽了。

    “这位先生,你最近是不是有些肾亏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昨天晚上应该风流了两到三次吧,注意身体哦。”罗丰冷眼看着陈冲,笑眯着眼道。

    “混蛋,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陈冲眼中闪过一阵慌乱,他昨天晚上确实风流了两次,还是和医院新来的小护士。

    他不知道罗丰是怎么知道的,也顾不上这么多,美人在前,罗丰这么直接拆穿他,简直是在挑战他的极限。

    陈冲身高一米八左右,根本没把身材瘦弱,矮他半个头的罗丰放在眼里,大踏步朝他走去,抡起拳头,就朝罗丰面门砸去。

    “砰~”一声巨响,令众人大跌眼镜的是,陈冲连碰都没碰到罗丰,整个人便往后倒飞出去,摔倒在地上,发出一阵惨叫声。

    唐心如和陈冲不知道的是,罗丰跟着那妖精师父十几年,不仅学得一手好医术,一身功夫更是学的出神入化,别说是陈冲了,就是雇佣兵来了,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唐心如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对罗丰的身份更加感到好奇,同时心中更加坚定了那个想法:“现在只有罗丰能救唐紫嫣了。

    “我们快走吧。”在女服务员和周围的食客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唐心如拉着罗丰快速朝门外跑去。

    陈冲看唐心如罗丰离开,顾不得身上的伤痛,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追出去,但一道淡绿色的身影却挡在了他面前。

    “这位先生,你和那位小姐是好朋友吧,刚才那位小姐的朋友总共消费九百八十八元,你看你是刷卡呢还是付现金呢?”女服务员微微弯着腰,一脸恭敬的对陈冲说道。

    “罗丰,老子跟你没完!!!”陈冲气的脸色发紫,怒不可遏的吼道,他从皮包中掏出银行卡,将密码报给服务员,接着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拿出手机,快速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