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惨绝人寰

第4章 惨绝人寰

“他是高锦飞的女儿,作为地狱第一名来客的亲人,你有必要去帮帮这个女孩。”管家幽幽的声音响起,吓的秦阳差点跳了起来,心中问道:“你能看到?”

    “借助你的双眼,我可以看到一切,当然不该看我的我是不会看的。”管家冷静的说道:“之所以让你帮助这个女孩,是因为当你完成亡灵的遗愿之后,你可以免费获得亡灵的某项特殊技能,也可以提高地狱对亡灵的好感度,至于好感度的作用,可以提高你每日吸收亡灵的数额以及范围。”

    “这玩意也有限制?”秦阳心中大感上了贼船。

    管家道:“现在的你每日最高可吸收一百个亡灵,然而当地狱的好感度提升之后,每日吸收的数额会逐步提高,同样的,现在的你吸收亡灵必须要在骨灰存在一百米范围之内,当好感度提升之后,范围也会逐渐变的更为广阔,当然最重要的是,亡灵等级越高所存在的意识力也就越强,高等级亡灵有权利拒绝地狱的吸收,而当你的好感度高之后,高等级亡灵会自动优先选择地狱。这也是你有必要帮助高小兰的原因,毕竟高锦飞是地狱的第一名来客。”

    秦阳心中了然,对此也有了清晰的认知,心中打定了主意,走上前小心扶起女孩,轻声道:“人死不能复生。”

    “你是谁?”高小兰梨花带雨,娇嫩的脸庞上有着不符合她年纪的苍白与彷徨。

    秦阳笑了笑:“是你父亲的朋友,高锦飞大哥的事情我听说了。”

    “小子,你是谁?少在这里多管闲事!”胖子横了一眼,大大咧咧的说道,语气里有无限的嚣张。

    根据高锦飞的记忆,眼前的这个嚣张跋扈的胖子叫刘爽,是金帆船厂的厂长,私下里被人称呼为刘胖子,为人尖酸刻薄,品行差的一塌糊涂,勉强跨入了半个千万富翁的行列,但一切恶迹表示这王八蛋经常把自己归于千万富翁的行列,至于金帆船厂,是海天市天凤集团下属的船厂,据传闻这刘胖子与天凤集团副董事长杨启有些牵扯。

    “别以为我不知道,船厂里多少人收过你的封口费,你害死了多少人自己心里有数吧?”秦阳面对他的嚣张,心中气愤,他好歹也是江海市有名有实的二代公子哥,从来都是他嚣张,哪里能容的小别人在自己面前嚣张?

    简单一句话让刘胖子心里有些发虚,他自己办的事情清楚无比,但是自认为把把柄都抹的一干二净,知道这些事情的人不是自己的心腹就是命丧西天,这小子难不成在这里唬人?强硬道:“你在威胁我吗?拿不出证据小心我告你一个诽谤。”

    “告我?我看看到底是谁要告谁。”秦阳不屑的说道。

    正想要在说话,刘胖子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挂了电话之后狠狠的瞪了一眼秦阳之后就匆匆离开了,秦阳切了一声,转身带着高小兰走到了病房里,而已经购买了一些吃的和衣服的杨雅欣二人也已经回来,刚刚看到一幕的二人对刘胖子的恶劣感到无比的愤怒,进屋之后杨雅欣就不断的安慰尚在哭泣的高小兰,而秦舞则是气的张牙舞爪,在看秦阳没心没肺的在吃饭,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喂,你不是说他害死了不少人吗?去告他。”秦舞不满的说道:“我就不信他还能嚣张。”

    “拜托,我说人家公安局就信?”秦阳翻了翻白眼,道:“证据,一切都需要证据。”

    “我爸爸是被重物砸死的,根本不是刘胖子说的那样因为接私活出事故电死的。”高小兰在一旁抽泣的说道:“我见了一面,但是他们不让我在看。”

    “太混蛋了,那就凭这点去告他!肯定能有人查出来。”秦舞忙是说道。

    秦阳不想打击她伸张正义的好心,但还是无奈的说道:“没用,护士已经说了,尸体被火化了,你查什么也查不到,在说了刘胖子敢这么嚣张,肯定有把握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你想的太不合实际了,肯定查出来?要是能查出来刘胖子还能这么嚣张?”

    “你!你到底帮谁的!”秦舞不满的说道。

    秦阳匆匆将手里多吃的塞进了肚子,道:“帮谁?我当然帮小兰,可是要帮她要有证据,我倒是有点模糊的证据,不过还不够,需要一点一点的去搜集更完全的证据,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小兰别哭了。”

    然而事与愿违,当他刚刚说完的时候就有一个男人抱着一个盒子走进来,放在桌子上,想说什么也没说出来,叹了口气走了,高小兰看到这一幕,哭的更加伤心,最伤心处,竟然晕了过去,吓得杨雅欣和秦舞忙是把她扶上了床。

    秦舞咬牙切齿,小拳头捏起来:“太混蛋了,简直太混蛋了!他们怎么这么没良心!”

    杨雅欣眼角也泛起泪水,坐在床边看到高小兰苍白如纸的脸色,道:“太可怜了,小兰才十六岁啊。他们怎么能这么狠心?”

    三人无语。

    也不知道多久,高小兰缓缓醒来,虚弱的睁开双眼,看到秦阳三人关切的脸庞,喃喃道:“我爸爸呢?”

    秦阳指了指一旁,高小兰这才是想起来,全身一颤,起身看到床头柜前的骨灰盒,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秦阳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道:“别哭,你爸爸不是经常告诉你四个字吗?命为志存,他一辈子最大的志愿是你能够活的开开心心,现在他走了,那么你就承担起他的志愿。”

    “你,你怎么会知道?”高小兰听到秦阳的话,全身剧烈的颤抖,眼泪依旧是哗哗的流着。

    “恩,我跟你爸爸以前见过,一起喝过酒,他以你为荣。”秦阳挠了挠头,道:“跟他在一起,我几乎都说不上话,全听他讲你了,你从小就年年第一,家里墙上都贴满了奖状,平时最爱吃巧克力和薯片,最喜欢看名侦探柯南,喜欢蓝色,喜欢画画,最喜欢水彩,也喜欢钢琴,但是你为了能尽早承担家里的责任,这份兴趣一直保留在心里,用心学习,每当带着你去商场里,看到你盯着钢琴发呆,他心里非常惭愧。但你总能反过来安慰你的爸爸。他还说,等你一毕业就给你买钢琴。”

    “呜呜呜。”

    说着说着,高小兰的哭声也越来越大,在秦阳的身上,她忽然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父亲般的关怀,只是在联想到自己的父亲化成骨灰,心中的悲伤在一次涌了出来,这一次也更加的激烈,趴在秦阳的怀里,异常的痛哭。

    一旁杨雅欣也悄悄擦了擦泪水,秦舞更是越想越气,恨不得将那刘胖子扒皮抽筋。

    过了许久,高小兰的哭声越来越小,渐渐的消失,等秦阳在看的时候,她已经悄然的睡着了,秦阳叹了口气,将她扶上床。随后与杨雅欣二人走出了病房门口,一出门,秦舞就气愤的说道:“难道就这么简单放过那刘胖子?简直太可恶了。”

    “我们没有证据。”杨雅欣无奈的说道:“小舞,你在着急也没用。”顿了顿,在看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秦阳,问道:“秦阳,你有什么办法?”

    “办法?还没想到。”秦阳摇了摇头:“这个刘胖子做事很干净,不留把柄。”

    他心里也清楚,就算是自己知道高锦飞的死亡真相,但是没有证据,刘胖子依旧能逍遥法外。在高锦飞的记忆中,知道刘胖子恶行的几乎都死于非命了,哪里去搜集他的犯罪证据?等等?死了?高锦飞不是死了我才能得到的记忆吗?那么其余人的我能不能得到?想道脑海中那神秘的地狱,秦阳心中一阵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