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有仇不报非君子

第一章有仇不报非君子

“楚炼,你永远也斗不过我,永远不能。”

    “与我相比,你什么都不是,而我,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可惜,你看不到我登上通灵计划顶端的那一刻了。”

    “安心去死吧,楚炼,此生能做我的对手,已经是你莫大的荣幸了。”

    ……

    清晨,北荒界,襄阳城,云罗镇,孟家府邸一处院落。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一个肥胖少年手中抓着一个晕过去的少年。

    那少年被抓着衣领,脸上肿起一大块,血色发青,被打得不轻。

    “呸!打两下就晕了,这个杂种!”

    肥胖少年的眼睛被肉挤得只有绿豆般大小,但眼神中却带着阴狠,脸上露出嘲讽之色“楚炼,你不是号称云罗镇第一天才么?怎么半个月前回来,却成了个废物?”

    叫做楚炼的少年缓悠悠地醒了过来,嘴角的血丝异常醒目,虽然脸上狼狈,但眉宇之间,却有着一股坚毅

    “孟云鹏,有本事……就打死我……不然,我会把今日的痛,十倍百倍地还给你……”

    听到楚炼的话,那叫孟云鹏的肥胖少年突然嚣张地笑了,脸上露出一股嘲弄之色“呵哈哈……就你这样?还想着报仇?你已经经脉尽毁了,想报仇?这辈子都不可能!”

    孟云鹏身边站着几个同龄人顿时哄堂大笑。

    “楚炼,就你这样还想报仇?下辈子吧!”

    其中一个少年与肥胖少年有几分相似,眼下一脸鄙夷地看着楚炼,冷笑道。

    “就是就是,云鹏大哥已经是五级元师了,你现在已经不能修炼,还在痴心妄想?”

    “云鹏大哥,打,打死他,要他尝尝厉害!”

    “……”

    其他人立刻附和道。

    可惜,被嘲讽了的楚炼却不回答他们,冷眼相看。

    “还在装?今日本大爷就彻底打死你!”看到楚炼这样,孟云鹏怒了,大叫道。

    就在他要动手之时,突然一声怒喝传来“住手!”

    却是一个严脸虎目的中年男子,走上前瞥了一眼那孟云鹏,喝道

    “都这时候了,不去训练场干什么?”

    孟云鹏似乎有些惧怕那个中年男子,他将楚炼像丢破烂一样扔了出去,对中年男子施礼

    “王队长,我们这就去。”

    说罢,招呼其他少年,走时,突然回头看向地上狼狈不堪的楚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楚炼,我舍不得立刻将你打死!因为……”

    “我还要好好折磨你啊……”

    中年男子看他们走了,这才来到楚炼身边,将楚炼扶了起来。

    “炼少爷……”中年男子欲言又止。

    “让我去找爷爷么?”

    楚炼打断他,道“我不会去跟爷爷说的……”

    他看着孟云鹏离开的方向,眼神里怒火熊熊

    “我自己的仇,我自己来报!我自己的尊严,我自己来捍卫!”

    ……

    另一边,楚炼回到了自己屋子,握紧拳头,目光炯炯今天的屈辱,他要亲手洗刷!

    你们都以为我楚炼不能修炼了?

    真是笑话!

    一年前,楚炼因为天赋异禀,被征召前往参加通灵计划,一个天才云集的地方。

    即使在那种地方,他依旧风生水起,直到后来被别人暗算,坠下山崖。

    他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但修为却被破,经脉也全部毁了,无法修炼。

    “至尊,我的经脉已经重塑,我什么时候可以修炼?”如果有人在这,可能会觉得他在自言自语。

    但这时,他的体内,却有一个声音传到他的脑海

    “此事不急,你需走上古修行之路,感念天地,一念开丹田。好处比之当初,自然更多。”

    一念开丹田么。

    楚炼抿抿嘴。

    他被暗算之前,遇到了一道朱雀残魂,乃是上古四大圣灵之一的朱雀之魂,被称为上古至尊。

    这半个月来,他虽然每天都被孟云鹏找上门羞辱,但却一直按照朱雀说的方法修炼,重塑自己的经脉。

    其他人都认为他这辈子废了,但其实他用朱雀的方法已经将破损的经脉修复好。就等着重新修炼,将自己耻辱,彻底洗刷!

    其中,不仅仅是孟云鹏!

    还有那个暗算自己的人——东方旭!

    那孟云鹏是楚炼名义上的堂哥,因为他是云罗镇孟家的嫡系孙辈。而楚炼却是孟家家主义子的义子。

    自小楚炼就不受待见,被别人欺凌。

    还好几年前,年仅十四岁的楚炼展现出莫大的天赋,十六岁,已经是七级元师修为,直逼云罗镇顶峰。

    众人不敢小瞧。

    一年前他去参加通灵计划,半个月前重伤归来,经脉尽毁,变成了普通人。

    昔日的欺凌便再次回到他身上。

    “跳过炼脉境,一念开丹田,自上而下,俯瞰七道主经脉,将彻底开拓七道主经脉。”朱雀见楚炼没回应,再次说了声。

    “是!”

    楚炼回应。

    元灵大陆,四界三天。武者数不胜数,只要你有实力,就能够爬到别人的头上,号令群雄。

    修炼之说开脉破丹田,化师成元宗,加冕即成王……

    口诀所指,即炼脉境,元师境,元宗境,元王境……每个境界分为七个小境界。

    炼脉境,即是开拓体内的经脉,掌握经脉的力量。利用经脉之力,破开丹田,归纳元气。

    而朱雀却要求楚炼感念天地,先破丹田,再开拓经脉!

    反其道而行,利用丹田的力量,开拓经脉。

    楚炼盘坐在床头,闭上眼睛,缓缓修炼起来。

    有仇不报非君子,血债需用血来偿!

    孟云鹏,这段时间的耻辱,我会亲手洗刷!

    楚炼心道。

    ……

    傍晚。

    楚炼从修炼状态醒了过来,摇了摇头。

    他有一万种方法开拓经脉,却没有一点办法来开丹田。他苦思一天,毫无所获。

    “上古修行之路,岂是如此简单?须有耐心。”朱雀的声音传到他的脑海。

    “是!”楚炼应道。

    “哥,我回来了。”

    这时,一个少女的声音从院落传来。

    楚炼推开房门。

    那少女身着红色罗裙,仅是十六岁芳龄,唇红齿白、肤白貌美,脸上却带着一股天真之气。

    此人是楚炼的妹妹,名叫孟灵灵,与楚炼一般,是孟家家主义子的义女。

    他们的义父,在五年前执行任务中重伤失踪。有人说死了,但楚炼不信。

    “哥?你怎么了?孟云鹏他又来了吗?”尽管过去许久,楚炼身上的伤势依旧可辨。

    楚炼摇摇头,笑道“无碍,我们吃饭吧。”

    孟家尽管是云罗镇四大势力之一,但他们两人在孟家的地位,却还不如下人。

    别人都有下人伺候,吃穿不愁,楚炼与孟灵灵,却只能自己动手。

    孟灵灵点点头,脸上露出不忍之色。她天资愚钝,修为不够,多年过去,依旧在最低阶的炼脉境徘徊,无法保护楚炼。

    两人吃过饭,楚炼刚要思考一念开丹田之法时,小院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孟家灵药库管理者,杨伯。

    那老头一来,脸上露出轻蔑的表情,对着楚炼兄妹二人一副高高在上模样,命令道

    “两个杂种听好了,跟我去一趟议事堂,现在、立刻、马上!”

    “混蛋!你叫谁杂种?”

    楚炼目光一凝,大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