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发现校花秘密

第二章发现校花秘密

我擦干眼泪,发现班上的同学都因放学回家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低头翻翻林若昕的桌子看看有什么我值得发现的,桌子里面很空,就只有一个包包。

    我欢喜的将包包拿出,心里不由得一阵惊喜,里面会有什么呢?

    我紧张的打开林若昕的包包,里面的东西却是吓了我一跳,里面除了一些化妆品之外,还有个遥控器,遥控器的线连着一个蛋蛋,我按了一下遥控器的按钮,就拼命的跳了起来。

    我瞬间明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跳dan

    天啊,没想到林若昕既然用跳dan,是黄酷性无能呢还是说林若昕太强了?

    此时我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心里暗想道,林若昕,林若昕,我看你还在我面前这么拽

    我将跳dan放进口袋里,我就吹着口哨离去了,心情说不得的顺畅

    待第二天清晨去到班级的时候,发现林若昕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拼命的再翻着包包,我笑着走过去说道,林大美女,在找什么呢?

    林若昕抬起头看看我,满脸不屑的怒道,滚

    我看见林若昕这个样子,并不生气,而是笑着说道,没想到,我们屌丝眼中的女神,既然也会用跳

    我还没说出蛋呢,林若昕像是电击一样,连忙捂着我嘴巴然后抓住我手连忙往教室门口外面跑去。

    我被林若昕牵着手,心里说不出的过瘾,也趁机捏了捏林若昕的小手,软软的,好舒服。

    我被林若昕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刚走到而已,林若昕就甩开我手,怒然的说道:“死变态,将你手上的东西拿出来

    我装着一头雾水笑着的说道:“林大美女,我拿你什么了?”

    “陈佳俊,你少给我装糊涂”,林若昕看见我这耍贱的样子,怒气的向我吼道

    “呦呦,我们林大美女还真凶啊”我两手翘着冷笑着说道:“没想到我们林大美女既然也会用这种东西啊!”

    我说完从口袋拿出了跳dan,还当着林若昕的面前按了一下遥控器。

    林若昕看见,慌忙的想抢我手上的东西,不过我怎么让她得逞呢,我连忙将跳dan放进我口袋里,林若昕也赶紧将手伸进我口袋里,我用手抓住林若昕的手,而林若昕此时已经挨在我身上了。

    “死,死变态,你赶紧将东西还我?”林若昕见抢不到,红着脸在原地瞪着脚的冲我喊道

    “谁死变态啊”我冷笑着说道:“我死变态也不用这种东西,倒是林大美女你,你才是变态吧”

    “陈佳俊,你快给回我哇,不然我告诉黄酷知道,你就死定了”林若昕红着脸,神情凶巴巴的说道

    不说黄酷还好,说起黄酷,我就一把火

    我不屑的说道:“好啊,那你去呗,你去告诉黄酷,我就告诉全学校的人知道,我们校花用跳蛋”

    林若昕听到我公布学校,脸色瞬间变苍白了的说道:“陈佳俊,你到底想怎样”

    看着林若昕的样子,我心里就由不得一阵子爽,我让你平时欺负我拉,终于到我报仇的时刻了吧

    “林若昕,你做我女朋友呗”我咬了咬牙说出了心中的想法,虽然林若昕平时欺负我,心里也渴望着校花级别的女生是我女朋友那种感觉

    “滚”林若昕果断的拒绝说道:“你休想”

    “行,那我现在就去班级里公布”我说完就往教室门口走去。

    林若昕慌忙的拉住我的手想将我拉住,然后咬了咬牙说道:“你让我考虑考虑”

    我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说句:“好”

    虽然我内心很想逼林若昕马上答应,但我也知道再逼的话对大家都没好处,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她考虑考虑,反正跳蛋在手,就不怕她不答应

    我高兴的回到教室里,心里一想到林若昕马上答应做我女友了,就说不出的兴奋。

    就这样,过了一个上午,林若昕依然没回来上过课,我不知道在我离开之后,林若昕去哪里了。

    我慢慢悠悠的收拾完东西,我才走出我们班,当我走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黄酷搂着林若昕往我这方向过来,黄酷的背后还跟着几个小弟

    我看见他们,觉得肯定没好事的,想快速离开,但离开班级的路却被黄酷挡住了,想换个方向离开都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陈佳俊,你过来,我有事和你说”黄酷对我招招手,然后就往班级走进去

    我本来想直接走的,但我知道走掉的后果,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陈佳俊,你蛮叼的吗?”黄酷笑着看着我,然后甩了一巴掌在我脸上说道

    “酷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莫名其妙的问着黄酷

    “你还不知道?”黄酷又甩了一巴掌在我脸上

    “我真的不知道”我带着委屈的问着黄酷,同时脑里也想着到底是什么事,不过我并没往跳蛋的事情去想

    “你在想想”黄酷又甩了一巴掌过来说道

    我捏着拳头看着黄酷,心中的怒气随着黄酷的巴掌一点点增加,黄酷这是在打脸,对我来说,黄酷打我的脸,就是打我的尊严,第一巴掌,我能忍,因为我在胆怯,第二巴掌,把我胆怯打掉了,我握起了拳头,第三巴掌,打我脸上,比打在我身上还难受,因为将我最后的一点尊严打掉了,我怒吼一句:“我想你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