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墨村七兄弟

第1章 墨村七兄弟

辰玄大陆,大乾王朝,源河郡,云城外!

    青山环绕,炊烟寥寥,郁郁丛林之间,墨轩手持一根粗木长弓,如猿猴般倒挂古木之上,鹰隼般的目光在林间搜寻猎物。

    在他附近,还有着其他六名少年潜伏丛林中,静静的等待猎物的出现。

    这七人,皆来自山下墨村,乃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年纪皆在十五岁上下,被附近村子称为墨村七兄弟!

    “嗖嗖……”

    静静等待中,忽得……四周草木微动,狂风突兀而起,兽影于林间若隐若现。

    古木摇曳,泥土震动,这般动静,绝非一头两头野兽能够造成的,当即就让得七人心神一颤,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吼……”

    震动越来越剧烈,肉眼已经能清晰的看到不远处有恐怖的兽潮向这个方向涌来,远远的传来阵阵虎啸声,震得落叶纷纷,枝桠颤抖。

    “跑……”

    这等状况出乎七人预料,墨轩当机立断喝道,自古木上蹬腿落地,率其他六个兄弟背弓逃窜。

    “这是什么个情况,我们不过布下了少许肉食,不可能引动这么多猛兽啊!”七兄弟中,老三墨智有些抓狂。

    其余六人无人答话,皆卯足干劲逃窜,心弦紧绷,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慢半步可能就要葬身兽腹了。

    几人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紧张而又惶恐,同时心里头也困惑无比,怎么好端端的山中猛兽突然集体暴动了起来?太突兀了,事先没有半点征兆,早知如此,他们定然不会入山。

    几人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纵然竭尽全力了,可速度怎能和那些山中霸主相提并论,不一会儿,一群红着眼的狼群就追了上来,速度奇快,腿上像是绑了轮子。

    “呼呼……”

    恶风袭来,那一道道兽影让七人惊颤,然而很快七人都愕然了,因为狼群竟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接从他们面前奔窜而过,看起来像是在……逃命!

    不仅是狼群,其他熊群虎群同样如此,这诡异的一幕当即让得墨轩意识到山里头绝对发生了大变故,不然不会如此。

    墨轩心里头始终缭绕着一股危机感,原以为是来源于兽群,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突然,一股让墨轩汗毛倒竖的可怕感觉笼罩其全身,几乎是出于本能,墨轩直接张臂将六位兄弟推向了旁边的淤泥洞,自己也钻了进去,一瞬间,刺鼻的腥臭味钻入鼻腔,让他脑袋都有些发晕。

    “锵……”

    就在墨轩钻入淤泥洞的瞬间,四方草叶竟是齐齐崩直,而后瞬间碎裂,细絮中,一道百丈长的刀芒自山林深处斩出,炙盛无比,带着可怕的泯灭气息,骤然斩杀了无数兽群。

    刀芒犀利,如皎月升起,银白光芒闪烁间,兽血飞腾,几个眨眼的功夫罢了,暴动的兽群全部毙命,一地都是残尸,刺鼻血腥味弥漫整个山林间。

    这一幕着实惊呆了墨轩七人,他们何曾见过这等可怕的场景,那凶残的兽群竟然眨眼间被斩杀了个干干净净,实在惊人。

    一瞬间,墨轩七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刺鼻腥臭的淤泥气味都被几人忽略了。

    “啪……啪……”

    在这种诡异的寂静中,清脆的脚步声响起,缓缓的,一道金甲身影出现在了墨轩等人的眼帘中,那等气场,霸道无比,让得几人皆瞳孔骤然收缩。

    这是一名金甲战将,手持血红色长刀,浑身上下都被金色铠甲包裹,只有两颗无情的眼睛露在外面,那冰冷的目光充斥着对生命的漠然,森冷杀机让人心惊肉跳。

    在他身后,大队大队的士兵整齐而出,全部身着黑色铠甲,模样同那金甲战将一般无二,都是只露一双眼睛。

    “是兵……”

    看到这群人的瞬间,墨轩心头一惊,脑海嗡得一声被镇住了,心里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外,竟然能看到士兵,而且还是大乾王朝最精锐的黑武军!

    在辰玄大陆,最强的势力不是宗派,不是世家,而是军队,军队,才是整个大陆力量的主宰,兵,才是无数普通人向往的职业。

    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兵,绝非简单事,首先要有强大的体魄,然后引玄气入体,踏入玄体境,成为修士,最后还要通过军中大将的考验,这才能成为真正的兵。

    这类修士大军,数量远远少于普通人组成的军队,所以他们大多作为禁军,一般不轻易出动,所以在这偏僻的荒郊野外看到这样一支禁军,墨轩一众人自然惊颤。

    “禁军怎么会出现在这穷山恶水疙瘩地?”墨轩困惑!

    黑武军在大乾王朝乃是出了名的冷酷嗜血,其中的金甲统领各个残暴无情,面对这样一支军队,墨轩等人呼吸都屏住了,紧张到了极致,生怕自身被察觉到,然后沦落成那些兽群的下场。

    让得几人松了口气的是,可能是淤泥腥臭味太过浓郁,遮掩了他们的气息,使得几人逃过一劫,暂时没被察觉出来。

    “看到兵法的生灵,都屠戮干净了吗?”遍体兽尸中央,那金甲战将冷漠道,声音如金石摩擦,刺耳难听。

    “一个不留,飞虫都没有放过!”一名黑甲士兵铿锵道。

    “此次任务关乎王朝盛衰,绝不允许泄露出去,回到王都后,谁也不准提兵法之事,明白吗?”金甲战将冷漠扫视身后士兵,冰冷道,其手中长刀寒芒四射,杀气凛然。

    “诺……”

    众士兵齐齐低喝道,震得四周木石都开裂了,这样的场景常人实在是想都不敢想。

    金甲战将微微点头,浑身金光璀璨的战甲在阳光下散发冰冷寒意,随后他环顾四周一圈,微微蹙眉,漆黑的眸子不经意间掠过不起眼的淤泥洞。

    这一刻,墨轩七人紧张到浑身汗毛倒竖,额头冷汗密布,一股生死危机感笼罩心头,肌体欲崩裂,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即便遇到最凶猛的山中猛兽也不至于这样。

    金甲战将乃是修士,灵觉可怕,敏锐的感觉到这淤泥洞似乎有蹊跷,略皱眉头后,便走向了淤泥洞,随后用刀挑开洞口杂草,顿时洞内刺鼻腐烂味扑面而来。

    洞内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墨轩等人更是早早就沉入淤泥里面,尽管这金甲战将是修士,可也看不穿淤泥,所以没发现墨轩等人的存在,总算让七人免了性命之忧。

    洞内不见人影,再加上气味着实有些难闻,金甲战将便没有继续探查,目光收回,随后率军离开了山林。

    待得大军离开后,墨轩等人从淤泥中浮出脑袋,心头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随后几人便心潮澎湃起来,激动程度甚至超过看到黑武军出现。

    兵法……他们听到了兵法二字!

    在辰玄大陆,修士虽然也算百里挑一,可远远算不上珍稀,而兵法就不同了,这乃是真正的宝贝,唯有顶尖兵书可以媲美,每一样兵法都能大大增加修士的战力,是被修士视作性命的东西。

    兵法万千,有强有弱,诸如“狐假虎威”“身轻如燕”之类的兵法都是最普通层次的,对于高阶修士而言作用不大,而传闻中的“只手遮天”“困天囚地”等兵法则强大至极,可轻易摧毁大乾王朝这类的势力。

    兵法稀少,即便是最普通的兵法也不是一般修士能轻易得到的,至于“无法无天”这类的顶尖兵法更是许多都消失在了历史中,断了传承,唯有大气运者才有机会得到。

    关于兵法的传说实在太多太多,对于墨轩来说,兵法就代表着强大,神秘,乃是不可企及的力量,如今在这禁军口中他们竟然听到了兵法,怎能不惊。

    显然,这恐怖的禁军之所以出现在这偏僻的荒山野岭,定然与兵法有关,看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想杜绝一切泄露兵法的可能性,连鸟虫都不放过,可想而知看到他们的那些人是什么下场了。

    念及此处,墨轩不由有些庆幸,幸好他反应得足够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禁军的威名实在太大,那金甲战将的力量更是超乎墨轩等人的想象,所以即便禁军已经离开,可墨轩七人依旧不敢轻举妄动。

    待得过了半炷香的时间,墨轩等人确定禁军不在附近了,这才动身,借助四周岩壁力量从淤泥里脱身。

    幸好淤泥较稀,没有泥沼那般恐怖吞噬力,否则几人想要脱身也绝非易事。

    “臭死老子了,真倒霉,好好的怎么碰上了王朝禁军!”老大墨力抱怨道,捏着鼻子,自己都不敢闻自己。

    之前在金甲战将所带来的巨大压力下几人紧张到不能呼吸,自然不会在意这淤泥腥臭味,现在放松下来,肯定难以忍受。

    几人抱怨归抱怨,却也明白,若非这淤泥腥臭味掩盖了他们身上的生气,说不定他们还瞒不过那金甲战将的灵觉。

    墨轩几人迅速离开淤泥洞,打算寻一处湖泊洗干净身子,一路上,他们看到了无数尸体,有兽也有人,四方山林一片狼藉,刺鼻血腥味让他们几名少年都有些难以接受。

    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可不愿多待半分钟,迅速简单的冲冲身子后便准备离开。

    “糟糕……”

    这时候,墨轩明亮的眸子陡然一凝,骤然看向禁军先前离开的方向,面色剧变,惶恐之色涌上面庞。

    他想到了一件事,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