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原苏黎很讨厌安晴,非常非常讨厌,讨厌到即使明知不是自己做的,但只要对女主有所伤害,她宁愿背这个黑锅,安晴也是因为清楚的明白这一点才一点点引原苏黎入计,而薛凡也是因为苏黎这一次的行为彻底怒了当众向安晴表白,并声明苏黎不要再缠着他了。

    如此一来别说是当时了,她光想想那场景就觉得丢人。

    面对苏黎的提议薛凡只是扫了她一眼:“你没那资格。”

    苏黎伸手拦住他,眼神挑衅:“是我没资格,还是你不愿意相信?”不愿相信你那清纯可爱的小天使也有陷害人的一面?

    薛凡眯了眯眼,一手把苏黎推开,只留一个背影给她。

    苏黎笑了笑:“你不说话,我就当是默认了。”

    薛凡确实是默认了,在他的世界观中有什么不爽的事直接打一架就好了,在背后耍那些小诡计算什么,当初会注意到安晴就是因为她面对苏黎的刁难的时候是直面回击的,他觉得那样的女生很漂亮,现在为什么变了?安晴怎么会栽赃苏黎?

    不不不,一定是苏黎故意的,她一向那么恶心。

    苏黎看着薛凡远去的背影摸了摸下巴,现在嘛,就是要弄到女主栽赃的证据,她可是花了好几个晚上才把男女猪脚的性格琢磨透的,不仅仅是这一点而已。

    这么想想苏黎又觉得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嘛。

    上了一节课口苏黎又喜滋滋的回了教室,看见课桌又回来了,便没说什么,趴在桌子上直勾勾的盯着安晴的后脑勺。

    那几棵墙头草见苏黎没有找她们麻烦暗暗地送了口气,想想,不管是苏黎还是安晴,这两个人还都不要多接触的好。

    上课铃响了,不一会语文老师便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了进来,习惯性的顺手把门关上,刚放下书本。

    砰!

    刚才还笔挺的教室门瞬间被踹歪了,斜斜的挂在那,走进来的是一头红发的男孩,男生的校服是白色的衬衫,可穿在那男生的校服就跟一块白色的抹布挂在他身上似的,而且看那样子一定是刚打完架。

    何至曜的出现瞬间引起了教室女生的低呼,若不是因为他脸上的伤太明显的话,她们应该尖叫才是,没错,这就是女主忠贞不二的守护者男配何至曜,暴躁易怒可偏偏对女主温柔耐心的不得了,和男主薛凡有着很明显的反差。

    何至曜双手插口袋嘴里叼着个棒棒糖,扫了眼教室一圈眼睛定格在安晴身上,大步走到她课桌旁边一把把她拽了起来:“跟我走。”

    周围又是一阵惊呼,而语文老师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何至曜把安晴带走,不耐烦的看了眼下面花痴的女生,敲了敲桌子:“继续上课。”

    苏黎扫了旁边的几个女生,发现她们已经用手机把刚才那一幕拍了下来,她笑了笑,很好,既然男女猪脚都走了,她也没必要呆在这了,趁着语文老师不注意再一次偷偷从后门溜走了。

    安晴被何至曜抓的手疼:“至曜你抓疼我了。”

    闻言何至曜手突然一松,看着被自己抓得红红的手腕:“我太激动,一时没注意。”

    安晴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你激动什么。”

    何至曜这才想到正题:“小晴,你喜欢我么?”

    安晴不明所以:“喜欢啊。”

    何至曜的眼神亮了亮:“那你为什么和薛凡在一起,我不如他么?”

    安晴愣住了,微微低着脑袋:“至曜,有些事情是无法控制的。”

    似乎是听到了晴天霹雳的话,何至曜有些控制不住的咆哮:“可你说你喜欢啊,你之前明明说你很讨厌他的。”心里好痛好难受,他那么喜欢一个人。

    安晴被他的大吼吓了一跳却很快平缓了下来,上前一步抱住何至曜:“至曜,我一直把你当做弟弟,一个不懂事的弟弟,你的伤很疼吧。”

    何至曜推开安晴的拥抱,连连后退几步:“不疼,一点都不疼,你回去上课吧。”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苏黎想那个男配怎么都要和女主腻歪很久,自己不如就早点回去了,说不定到明天早上来的时候就能听见男主和女主闹僵的消息,谁知还没出校门呢,就看见一个红色的东西朝这么跑了过来,被风吹起的刘海下是一张因为伤痕有些狰狞的脸蛋。

    待过了一会看清楚是谁后苏黎直摇头,可惜了可惜了,虽然现在看不清楚他的样貌,但是书中描写的何至曜还是很妖孽的,啊,就这么毁在女主手上了。

    “别可惜,你最后被车撞死就是他找人干的”萧扬忽然说的一句话让苏黎瞬间清醒了。拍了自己两巴掌。

    苏黎刚走出校门,保安大哥正准备把门关上,低头看看请假条上龙飞凤舞的几个字,这女生叫什么名字来着?

    “苏……黎?”保安大哥盯了好久才认出那两个字,老师的笔迹这个样子学生也是受罪。

    恰巧何至曜刚好跑到门口便听见苏黎两个字,忽然想起之前看的那抹嫩绿色:“喂,刚才那个女的叫苏黎?”

    保安大哥是认识何至曜的,学校里面打架的名人,警察都不敢管的人:“是是是。”说完很是配合的马上又把门打开。

    何至曜出了校门便看见苏黎慢悠悠的走着,追了过去:“苏黎!”

    苏黎被这一喊惊吓的回头便看见何至曜发狂的跑了过来,转念又想到男主和女主在一起有那么一点原因是因为自己,卧槽!不会找她算账吧!想完拔腿就跑。

    何至曜本来看着快接近了便放慢速度,毕竟身上的伤是真伤,没想到她惊恐地看了自己一眼,难道被自己吓得?卧槽他有那么丑?想着立马追上去,敢说大爷丑?

    两人的想法根本就不在一个点上,可偏偏就这么跑了好几条街,苏黎两条腿软的打斗,几乎是拖着步子扶着墙一步一步艰难的行走着。

    何至曜也好不到哪去,明明就几米的距离,可每走一步他身上就会痛一分,于是不少路人能看见繁华的大街上一女一男一前一后供着背似慢放一般的一步一步走着,配上旁边疾步行走的路人,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苏黎有气无力的边走边说:“话说,你追我干嘛,安晴和薛凡在一起那是人家两厢情愿的事,跟我没关系。”

    后面在努力一点一点靠近的何至曜没好气的说道:“既然跟你没关系,你跑什么。”

    苏黎的步子越来越慢了,突然把话头一转:“你也不想想,你一脸的伤,那跑起来多狰狞啊,主要是被吓得。”

    何至曜一哼,伸手抓了抓前面的人的衣领,却是指尖轻轻一划错过了,还差一点点:“大爷帅的惊天动,要不是为了揍那几个人,保准帅你一脸。”

    苏黎一愣:“哪几个人?”

    何至曜:“不说也罢,本以为你是那个叫苏黎的人,不过看你样子,应该是我认错人了,她可不喜欢这么鲜艳的颜色。”话说完便看见苏黎迅速的又拉开了些距离。

    何至曜见状一愣,有些奇怪:“怎么,你走那么快腿不酸啊。”

    苏黎几乎是哭着摇摇头:“不酸不酸,我家还有猪要喂,先走了。”

    待苏黎走远后,何至曜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是不是漏掉什么了?

    好想哭,之前原苏黎对安晴做的第一个恶事便是找了好个壮汉要去羞辱她的,没想到女主精通柔道跆拳道甚至还耍了一套太极以柔克刚把一壮汉推飞出去,虽然明显是几个壮汉被打的落花流水,女主擦破了点皮也是次要的,主要的是何至曜想到有人想要玷污他的小白花就有一种想要把那人撕烂的冲动。

    而事实上何至曜也确实是这么做了,花了几天的时间把那几个人找齐然后一人对他们几个,那武力值如果真要较真起来的话,还有点不如女主,但是秒杀苏黎那真的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啊。

    最终苏黎因为何至曜‘眼瞎’而逃过一劫,不过她是苏黎的事迟早何至曜是会知道的,哭,怎么办?

    这一晚,苏黎几乎是在何至曜徒手撕活人的噩梦中不断惊醒的。

    第二天苏黎是顶着两个熊猫眼起床的,咕咚咕咚喝了杯牛奶后往嘴里塞了两个面包在嘴里,叼着个面包一路走一路吃,两边的脸蛋被面包撑的鼓鼓的,心情不美好。

    萧扬似乎也是刚睡醒,声音嘶哑“你不是还有空间口袋吗?这么多天攒下来的够你对付何至曜的”

    说道这个空间口袋苏黎就更想哭了,丫就是用来坑人的,说好的外挂呢,这空间口袋一天只能用一次,可以在里面拿出一个你想象的道具,一天一次,而你那天没用的话可以积攒到第二天,也就是说第二天的时候可以用两次。

    当然这不是苏黎所说的坑,这空间口袋主要坑就坑在……哎,不提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