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除了嗯之外,会说别的吗?

第003章:除了嗯之外,会说别的吗?

半小时后,苏文浩在床上找到了自己的钱包,里面几百块钱现金和卡都没有丢,也确定了,昨天晚上肯定不是碰到了劫匪,但至于是怎么晕的,他还是想不起来。

    唉!

    看了一眼身后,走到哪跟到哪的小家伙,苏文浩暗暗叹了口气,刚才一心软,愣是让她留下来了。

    此时心头总有一股不安,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可,既然已经留下来了,总不能辣么辣么不讲信用吧?找个机会扔掉她??唉!真是,为难呀。

    “饿不饿?”苏文浩抬手揉了一下小家伙的头发。

    “嗯!”小家伙跟在苏文浩身边,昂首看着她,有神的大眼睛,已经没有了泪痕,闪闪的像两颗宝石,很漂亮。

    小孩的眼睛都是这么纯净吗?以前没发现呀。

    “那就走吧,带你去吃饭,顺便买几件换洗的衣服,你就这一身衣服吧?”

    “嗯。”

    苏文浩指着她,故露凶狠的警告:“先说好,我是暂时照顾你,你要是不听话,或者惹我生气,马上走人,明白吗?”

    “嗯!”小家伙重重点头。

    “除了嗯之外,会说别的吗?”苏文浩苦笑。

    “嗯。”小家伙甜甜一笑。

    “说句我听听。”

    “爸爸!”

    “啊……你还是嗯吧!”

    “嗯!”

    〓〓〓〓

    午饭吃的是拉面,虽然苏文浩还有一点存款,但没有找到工作之前,生活在这种国际金融中心,钱还是需要省着用的。

    吃完饭,拉着她去买了几件换洗衣物,街边的童装很便宜,还买了一双小拖鞋。

    两百大洋让苏文浩肉疼了好一会。

    之后苏文浩就没有出门了,大脑乱哄哄的,也没有电话通知去面试,更没有心情去网吧,干脆窝在家里思考人生。

    下午的时候,苏文浩的脑袋有一点疼,隐隐作痛的感觉,一胀一胀的,疼的有些莫名其妙,苏文浩的记忆中,他记事起,从来没有脑袋疼过。

    苏文浩心里感觉更加的不安心,会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啊?到底怎么晕的?难道头疼就是晕倒之后的后遗症?

    太多的问题让人搞不清楚。

    找个时间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只是……医院好黑好贵,又是一大笔钱,麻辣个哔的。

    带着沉重的心情,晚饭依旧是拉面馆,小丫头好像有些抵触这种食物,但最终,还是很乖巧的没有反对,因为她看得出来,爸爸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她不敢打扰。

    回到家,两个人交流的不多,主要是苏文浩不搭理她,而且头疼的事情,让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现在还隐隐作痛呢,所以早早的就洗漱睡觉。

    出租屋没有多余的房间,跟昨天一样,两个人挤一张床。

    小家伙也很累,无聊的呆了一天,上床之后就缩在了苏文浩的怀里,一点也不认生,很快均匀的小鼾就打了起来。

    苏文浩挺不自在的,抱着一个软软的小家伙,倒没有奇怪的想法,就是不习惯。

    想了一天的问题,还是没有整理出来什么头绪,没多久,苏文浩眼皮有些沉,缓缓地进入了梦乡。

    ※※

    就在这一对‘父女’安然入睡后,漆黑的房间内,忽然一闪光亮。

    光亮的源点在苏文浩的脑袋上,淡金色的光芒闪烁着,柔和不刺眼,一点点的膨胀,渐渐扩大,光线就好像一层薄薄的茧,最终将二人裹在其中。

    茧内的二人没有惊醒,也没有发觉,但嘴角在同一时间,都微微翘了起来,梦中微笑着。

    苏文浩做了一个梦,跟之前的那封信无关,这次他梦到了自己在一个很温暖的地方,不知道是哪儿,就是很温暖,很舒心,一切的烦恼忧愁都好像不在存在了……自己就像一个小婴儿,在妈妈的肚子里一样。

    这一觉,两个人都睡的很香甜。

    而身上这层光环形态,一直持续着,直到外面的天色缓缓亮起,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摄入,淡金色的光芒,才彻底消失,也许不是消失,只是对比耀阳来讲,肉眼难见罢了。

    〓〓〓

    这一夜,苏文浩睡的很踏实,从他记事起,貌似从来没有哪一次睡的这样舒坦,全身四肢百骸每一个细胞和毛孔,好像都在畅快的呻-吟着,这一觉进入了一种传说中的深度睡眠模式。

    醒来后,昨天一直压抑的烦恼好像也没有了,更不像平时起床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了,现在眼前一片清明,空气中的气味都是带着一丝甘甜。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玄妙。

    “唔!”

    伸了一个懒腰,手臂碰到了小家伙,他的动作也惊醒了身边的小人儿。

    苏文浩才反应过来身边还有一个人,下意识侧过头,小家伙也睁开了眼,亮闪闪的大眼睛。

    父女一对视,小家伙甜甜一笑,腻声:“爸爸!”

    真好!

    苏文浩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感慨,可能是睡的太舒服了,感觉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醒来后又看着一个小家伙陪在自己身边,瞬间填充了一直以来孤独-寂-寞的内心,击中了他的柔软。

    苏文浩笑了起来,笑容中透着一丝溺爱。

    自从跟妹妹闹僵后,他这半年多时间,第一次露出这种笑容。

    虽然对这小家伙还是有一种不安,可已经不像昨天那么警惕了。

    “起来了小家伙,刷牙洗脸,带你出去吃早饭。”抬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和煦的看着她。

    “嗯。”

    主动帮着小丫头穿衣服,苏文浩一直都是笑呵呵的。

    小家伙歪着脑袋,赤脚站在床上,嘟嘴看着面前的苏文浩,任由爸爸帮忙穿着衣服,小家伙感觉爸爸很开心,真的开始接受自己了,她也笑的特别可爱,大眼睛都眯没了。

    〓〓〓

    “玉姐,两碗豆腐脑,三块钱的油条,一份咸菜……”

    这一片被人称为出租村,全都是外来人口,治安稍微有一点乱,人口多,人口的基数一大,女人的数量就会增多,女人一多,美女自然也不少。

    比如这个玉姐,三十不到,前凸后翘,跟名字一样,熟女的御姐,诱人的蜜桃,身材和长相至少是八分往上。

    这是她自己的早餐店,没人见过她老公或者男朋友,一直都是她和两个女员工撑着门面,周边不少爷们都很喜欢在这里吃早饭,味道其实比旁边几家好不了多少,但生意却非常火爆。

    这是为啥呢?

    苏文浩在这里住了半年多,一直就不太明白,为什么味道差不多,生意却是周边最好的。

    所以只要苏文浩有时间吃早餐,都肯定会来这里,主要是想解开心中的疑惑。

    只是观察了这么久,至今也不知道生意火爆的窍门到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