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转世

第4章 转世

“这里有什么好的!为啥就一定要来这里住!”嘉明嘟着小嘴,在古堡里面走来走去,不停的自言自语。眼睛水灵灵的还泛着红晕,明显是刚刚哭过。

    从母亲房间里出来之后,小家伙就跑去自己房间大哭大闹了一场,几个小女佣跑过来连哄带劝都没用,折腾了半天终于累了才停下来,然后他便开始在古堡里面走来走去,边走边四处张望打探着,试图发现这个古堡里隐藏的秘密。

    嘉明一年多来都没认真的看过这个地方,现在的他却无比希望探一个究竟。

    为什么父母要来这里,选这个古堡当家?

    不知不觉,走到了地下室入口的楼梯前,窄窄的仅有一人宽的台阶一路延伸下去,末端隐没在沉沉的黑暗之中。这古堡就够阴森,地下室更是慎得慌,以前的他都是不敢直视这个地方的。

    “难道地下室有什么秘密?对啊,父亲老是在地下室,也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干啥!”嘉明也不管那么多了,打算壮着胆子溜下去看个究竟。父亲本是不允许任何人下地下室的,这一点所有的仆人都知道。

    “这个时候他应该不在地下室吧?”嘉明一边摸着楼梯向下蹭着走下去,小手紧紧地抓住旁边的墙壁,看得出来他还是蛮害怕的。

    吱……

    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地下室的门竟在他试图去摸的一瞬间自行打开了。

    嘉明心中一惊,微微停顿之后,还是硬着头皮,横下心来大步踏进了这个房间。

    他完全不知道,这个小小的决定不但终结了他的生命,也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一番劫难……

    “咦,有光啊?”刚打开门的时候一片漆黑,嘉明正想着要回去拿蜡烛,却发现突然房间深处发出了一丝蓝色的光芒。光芒不强,但也够他看清道路了。嘉明就顺着光的位置走了进去,一步步的走向光源,痴痴的看着那一颗颗跳跃的幽蓝色的符文。......

    “终于,等到一个符合要求的人了!这跨越空间的禁忌之术还真是麻烦,费尽力气才能看上一眼,还老是找不到满意的!”

    在另一空间,一个伟岸的身影盘坐在一片火海之中。

    若是有人看到这个情形,只怕会吓到晕厥过去!

    这哪里还是人间!

    这个身影之大,就是人世间的最挺拔的山峰也无法与之比拟;这片火海之广,只怕再广阔的海洋遇到也会被之蒸发。

    而这个身影竟以火海为床,静静盘坐着,完全无视那熊熊翻滚的火焰波涛。

    很快,他缓缓地站立起来,悬浮在了火海上空。

    “这一次我放弃肉体,由魂魄带着魔力转世到人界,只为解开千年对战留下的心结,以求心神圆满。但愿能借此打破多年来不能冲破的瓶颈,晋升到魔神域境界。”伟岸的身影如同大发宏愿般缓缓自语。

    “砰!”

    紧接着,那巨大的身影竟然猛得爆开!火海上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裂隙,狂暴的气流鬼哭狼嚎般席卷了火海,整个火海似乎都在这一刻暗淡了。不过空间裂隙转瞬即逝,阵阵轰鸣之后,火海逐渐回归平静,而那一个伟岸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

    “身体还未成长,正好适合从新开始培养,不过既然来了人间,还是先适应下这里再说。”嘉明低着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自言自语道,“嘉灵太师?古堡?这个地方在人间圣灵东大陆的中心地带吧,应该是百年前圣战时,我的分身安排的几处转世点之一。不过这小孩子记忆不多,能搜魂得到的信息也就这点了。他父亲选择这里来居住,无非是感觉到了这转世符文下的灵气波动罢了!这符文阵岂是一个人间小修士能看得懂的,哼哼!”

    “嘉明,你怎么在这里?”嘉灵太师看到地下室门竟然打开,立马冲了下来。这门应该是锁上了才对啊?

    太师最后的目光,看到的是嘉明正低头站在符文阵上,符文的光芒正在暗淡下去。然后视线永久定格在了这里,他看到大儿子一个陌生而又凌厉的眼神闪过,便自己失去了意识……

    “先除掉所有知道这孩子身份的人,再开始考虑怎么在人世间重新开始吧!转世之后修为竟然从魔圣域下降到了传奇境,整整下降了一个境界!估计至少得数年之后才能恢复了。”嘉明继续喃喃自语道,“魔界的传奇境也相当于人世间的不朽境,在这世间应该没几人能是我的对手,不过还是小心为妙,一步走错毁的可是千年的修行!”

    在嘉灵太师化成灰后,他抬头斜着眼看了看地下室的出口,缓步走了上去。

    灾难瞬间袭击了古堡,夜色中,整个古堡顿时化作一片火海,古堡中的其他人都已经被烧成了灰,而这对现在的嘉明来说,甚至连吹灰之力都没用上,但面前的这个婴儿却还在大声哭泣着。

    太师夫人在最后一刻还想冲到婴儿床边抱起他,只是手还没碰到床边,她就已经化为了灰烬,被湮没在火海之中。

    嘉明本想顺手除掉这个婴儿,但是就要动手的那一刹那,心中一丝莫名的念头却突然颤抖了一下。

    “弟弟,嘉俊……有意思!我降临此世界,为的就是了却与人世间多年征战杀戮所留下的心结,以求达心境圆满境界。这个婴儿或许就是冥冥中注定的一个机缘吧?既然如此,我就带着你,看看这段因缘又将如何了却?”嘉明转念一想,暗暗笑道。那神色已完全不像一个七岁的孩子,举手投足之间透出的是无比的豁达与霸气。仿佛这世间的一切在他看来仅仅是一场戏,他只是在游戏人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