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龙鹰坠落

第一章 龙鹰坠落

“铿铿铿······”连绵不绝的金属撞击声在战场上响起,一个身穿黑色重甲的骑士骑在自己那匹桀骜的红色骏马上,拔出自己的剑,不断的撞击着骑兵方阵中那些高举的细剑。

    忽然,他停了下来。

    “告诉我,你们害怕吗?!”

    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远远的在战场上传递出去,秋风吹过这片地域,快要下山的夕阳将最后的余辉洒向地面,却迟迟不肯离去,似在为这支军队做着最后的祷告。

    没有人回答,这支只有寥寥两千人的军队,沉默着。听到这句话的士兵,只是默默的紧了紧手中的武器,仿佛那冰冷的金属质感能给他们带来勇气。

    从上空俯瞰,这里很美。落日的余辉洒在这片金色的平原上,散发着耀眼的光泽。在平原的西边,一支排着方阵队形的军队挺立着手中的武器。最前方,是一个只有三百人的轻骑兵方阵,他们擎着手里那柄细剑,那锋锐的骑枪被挂在马鞍上,开了血槽的枪尖上面有着淡淡的血痕,显然是一件饮过人血的凶器。

    在这支人类军队的对面,是一片密密麻麻,数量上万,如潮水般涌来的的怪物。那是来自地狱的生物,为了收割大陆生物的血肉和灵魂来到这个世界!它们嗜杀无情,暴虐残酷,是大陆上任何一种生物的敌人!

    风大了,那半人高的枯黄野草被风刮过,形成一片金色的波浪,这在平常,是一幅很迷人的场景,如果被一个大陆上的吟游诗人看见了,或许又要写出一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在大陆上传唱。

    可惜,风景再好,却没有人在意。

    他们的眼中,只有对面那些狰狞怪物的身影,那锋利的獠牙,巨大的身躯,以及那嗜血的眼睛,无不冲击着这些士兵的精神防线。

    他们只是一群普通人,不会魔法,不会战气,有的只是身上那比铁皮厚不到哪去的劣质铠甲以及手中那打磨粗糙的铁制兵器。或许那层铁皮被怪物一抓就会破,也许那把锈剑砍到怪物的皮毛上便会被坚韧的表皮崩断。

    但是,他们没有退路!

    “你们当中,肯定有人想要逃走,但是,你们没有退路·······”骑士说到这里停下了话语,只是抬剑指了一下对面那些怪物,意思很明显。

    没有人说话,很多心里胆怯的人低下了头。他们明白,这个骑士说的是事实,他们的确没有退路了。

    “所以,是愿意做一个大陆英雄从此留名青史,还是成为一个耻辱的逃兵而死在这些恶魔的利爪下,全在于你们自己的决定。”骑士眯了眯眼睛。

    “······我们死战不退!!”一个骑兵突然挥舞着手中的细剑吼了起来。

    “没错,死战不退!!!”

    好似急速传染病一般,这句话很快便在整个阵营中响了起来,两千余士兵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声嘶力竭的吼着,颇有些背水一战的意味。

    “未来或许有一天,会有人想起我们,想起我们为阻挡这些恶魔而做出的贡献,但是,不是现在!你们,给我抓紧手里的武器,给我看着它们,它们只是野兽!只是没有脑子的野兽!!而我们,是人!!!”骑士那头盔下的眼睛露出了坚毅的光芒。

    “握紧你们的剑,丢掉盾牌!跟我,冲!”骑士说完,便提着手里那柄精钢长剑向那代表着恐惧,疫病,毁灭的恶魔大潮冲去。

    “冲!!!”

    在这一刻,没有人怯战。

    最前面的骑兵方阵开始了冲锋,他们紧跟着黑甲骑士,抬起了锋锐的骑枪,枪尖直指前方。他们*的马匹正以时速70公里的高速冲锋着,将那些半人高的枯草压倒,在这片草原上犁出了一个通道。

    后面的枪兵挺着运转不灵的长枪,蹒跚的移动着也开始了列队冲击,从骑兵开拓出的道路中前进。

    重盾手扔掉了累赘的塔盾,卸去了身上妨碍行动的重甲,抓着两尺长的生铁短刀开始冲刺,紧跟着步兵的脚步。

    弓箭手们扔掉了手中的弓箭,只是握着那薄如铁片的匕首,敏捷的跃动着。他们很清楚,那种射程只有区区百步,连一般的轻甲都无法穿透的弓箭,根本无法给那些恶魔带来有效伤害。

    一道光突然闪耀了起来,照亮了已经渐渐步入黑暗的草原。正在冲锋的骑士回过头。只见一道绚烂的蓝光正从看不见尽头的天顶照耀到地面上,那耀眼的光芒犹如正午的阳光一般刺得他睁不开眼。

    “那是?”他眯起眼,极力的想去看清那道光,可是强烈刺眼的光芒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他闭起了眼,当再度睁开时,那光已经不见了。

    突然,他凝视天空。

    天空中风火呼啸!方圆百里的可视范围内只要抬头一望,就能看到十分诡异的一幕——一个突然出现的半透明孔洞,像是气球一般飞速扩大,然后从其中喷出一个闪烁着蓝光的渺小物体。这物体以数倍音速同空气剧烈摩擦,却奇迹的没有被烧成灰烬。

    天际的洞孔很快消失,一眨眼的时间,即使被有心人看到也只不过以为是眼花了而已。

    下一刻,那个天外来客,在天空中划过一道耀眼的痕迹,以极速冲向地面。

    “轰!”

    如同雷鸣一般的声音响彻战场。很多正在冲锋的骑兵猛然被一股震波从马上震了下来,重重的摔到地上,然后被后面的马匹踩到身上,一命呜呼。

    后面那些步兵也一股震波狠狠的砸到地上,那种巨大的压强将他们压成重伤。刺耳的声波也令他们短暂失聪。

    黑甲骑士吃力的从地上站起来,丢开长剑,他双手捂住耳朵,然后蹲了下去,以减小震波对身体造成的伤害。

    震慑天地的震波依然在继续,不少士兵的耳朵都已经流出了血,那是耳膜被震破的征兆,很明显,这玩意杀伤性很大。

    “啾!”先是一声诡异的哨响,继而是一种大气震动产生的隆隆巨响,势如万马奔腾,雷霆万钧,刺耳无比,恐怖的声浪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过原本静谧的草原,一些天上飞的离蓝点过近的小鸟也被空气震荡击落。而那罪魁祸首却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照飞不误,悍不畏死的直冲向那厚实无比的大地,哦,应该是大地之上的恶魔大潮。

    只见那蓝点以肉眼难以抓捕的超音速掠过被它祸害的不轻的这支军队上方,庞大的震波又掀翻几个倒霉蛋。然后猛地摔落地面!

    “轰—!—!!”

    只听轰隆隆巨响传遍了千里荒原,整个天地都为之一震。

    那蓝点径直砸进了恶魔群中,带着巨大动能的天外来客很轻松便从密密麻麻的恶魔潮中犁出了一条血肉之路,以超音速的撞击力度来说,没有任何生物能扛得住,恶魔也一样。

    残肢碎肉漫天飞溅,强劲的冲击波穿透空气,将方圆百米内的所有物体全部扫倒。

    在足足拉出了七公里长的血肉之路后,这个家伙终于停了下来。

    轰天的震响停了,刺耳的音波也不复存在。只有地面上那条长达好几公里的狰狞伤疤和那些被碾压成肉泥的恶魔证实了刚才那个可怕的怪物的存在。

    黑甲骑士从地上站了起来,锤了锤胸口,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一滩黑血。呼,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抬起右手擦去嘴角的痕迹。他看了一眼身上的铠甲,庆幸着——刚才要不是这件玄刚秘甲,估计自己已经······他心有余悸的看向远处那个物体坠落的地方,可惜人类有限的夜视能力并不能让他看清离他足足有十几公里远的物体。

    十三公里外,一个半径两百米深达二十米的巨坑中。

    就在刚才,那些恶魔被疯狂烧灼,然后被近千度的高温碳化,继而被不速之客巨大的动能化为一片尘灰,就连深埋于它们脚下的大地也被重重的翻起再被狠狠地梨了一遍,而处于正中心的土地则已经被高温融为了玻璃晶体。

    “嘶,呲—!”

    躺在这块玻璃地面上的,是一架几近报废,长度足有二十五米,宽度十二米的亚细亚联邦龙鹰制式重型战斗机。它侧面的一个喷口里,正有白雾一般的冷凝剂在不断喷洒,冷却着它周围被烧为玻璃体的地面。

    得益于联邦一直以来对幽能防护技术和特殊装甲板材料的大力研究,所以虽然说这架战机是直接从突破大气层然后狠狠的撞到这颗星球的表面,导致受损严重,但好歹没有解体。

    战机内部——“本机已降落。”一个机械的女声在机舱内响了起来,紧跟着,一些人影从椅子上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小薇,这里TMD是哪?!”一个雄浑的男声在这片空间里响了起来。

    “张远中尉,十六分钟前我们偏离了航道,遭遇了星门,此时我们正在一颗未知星球上,我已向联邦陆战队主机发射了求救信号。”被称作小薇的女声又响了起来。

    “有没有搞错?你好歹还是联邦第98代战机微念力光脑好不好?你出故障啦?偏离航道?我靠!!”那个男人愤怒道。

    “本机并不是万能的。本机的故障率虽然只有0.0013%,但是······”这个98代光脑开始了一大篇解释。

    “停!你先告诉我目前你的情况,还能起飞吗?”男子不耐烦的打断了光脑的解释。

    “好的,开始自动检测完毕···叮,本机自动检测完毕···机身损毁率43%——机身:左机翼破损严重,主体完好;动力系统:反物质矢量推进引擎已被损毁,反物质剩余71%;武器系统完好;防御系统:幽能量剩余24%,斥力盾完好。最终结果——无法起飞。”

    “日!”男子愤怒的一声咆哮。

    “张远中尉,本机已发射求救信号,请不要着急。”光脑小薇的声音再次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