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回地球

第1章 重回地球

地球,华夏卫星监测总站。

    里面成员很悠闲,他们正抖着腿,脸上嗫着微笑,嘴角轻抿一口麝猫咖啡。

    原本躺在真皮座椅上的他们突然将咖啡喷了在了显示器上,腾的一声跳了起来,脸色聚变,眼睛暴睁,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幅极具震撼的画面!

    寂静而壮阔的虚空,猛然被撕裂开来,无尽裂缝中走出来一个年轻男人!

    古朴墨色长袍,剑眉冲天,当踏出来的那一刻,九天之上,紫色雷电与黑色神焰从头顶上方奔来,一瞬间,闪电轰鸣,雷霆滚滚,照耀了整片星空!

    万丈雷云,垂天而落,滚滚降下,场景无比恐怖,仿佛要灭世。

    雷海中心,年轻男子头悬一口大钟,圣光闪耀,道纹密布,将其笼罩。

    “吼!”

    年轻人张口一吼,星河抖颤,陨石爆开,星空如同破布般抖动,成片雷火炸裂!

    监测站成员隔着屏幕,看着那个背对着他们的男子,瞳孔之中简直是无法置信。

    这是真实的一幕?还是出现了幻觉?不仅仅是华夏,在世界各国监测站中的人全是不敢相信。

    年轻男子转头。

    监测站成员隔着电子屏幕感受到那种目光,皆是坠进冰窖,宛若神魔般的眼神,永远刻在他们脑海之中。

    砰砰砰!监测屏幕直接爆炸,外太空的监控卫星在这一刻爆开。

    美洲成员:“哦,上帝,耶稣!”

    亚洲华夏监测成员脸色煞白:“仙,神!”

    这一幕的画面传入了地球,顷刻,世界各国的高层全都慌乱起来。

    ……

    “为何还是失败了!”

    一个衣衫破烂,面容焦黑,但眼眸骇人,睥睨气息十足的年轻人此时单膝伏地仰天怒吼,脸上不知是哭是笑。

    抬头时,刚好看到前面大商场的屏幕,上面播放着一个女星的宣传视频。

    “汉字?汉语?华夏!”地上狼狈年轻人原本暗淡的眸子猛地锋利了起来:“我回到地球了?天衍道人推测的坐标没错!”

    年轻人剑眉飞扬,气宇轩昂,此时他的形象虽很狼狈,但眼眸的冰冷却给人一股强大的压力!

    “江月影!”

    叶风云漆黑而慑人的瞳孔中有些淡淡的意外:“这人不是四百年华夏的一个女星吗?”

    “17年10月21!”

    他的眸光豁然一睁:“怎么可能,我13年8月2被那……带走的!在那里过了四百年,怎么地球才……!”

    “我明白了,那里过了四百载,而这里才过了寥寥四年。”

    他背负双手,气息冷傲:“难道说时间流速不同?”

    经过了无数的不可思议,见惯了昔日画卷上诸多神话之物跳出来,而今在常人看来无法理解,超脱认知的事情,对于叶风云来说早已是波澜不惊。

    当他正在思考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边的那座凉亭,他的眼角一抖:“这里是江灌市!家里小巷子外的那颗许愿树!”

    突然,记忆如同如潮汐,他飞快的朝一个方向狂奔。

    “爸,儿来了!”

    四百年了,整整四百年!在那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唯一支持他活下去信念就是回家,因为家里有他爸。原本四百年已过,他猜想早已沧海桑田,回家只是想满足心中执念而已。

    父亲腿脚不便,并且自幼家中贫困,没什么吃食,好不容易等到星期天星期六的时候,父亲总会买来一个鸡腿给他吃。

    每当这个时候,他会故意将鸡腿丢在地上,然后父亲责骂他。

    但叶风云知道,只有这样,他父亲才会将那个鸡腿捡起来自己吃。

    “爸,你放心,我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欺负。”

    当走到一条小巷子的时候,叶风云突然促足。

    近乡情怯,四百年间,他无比盼望自己能够回家,可当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却不敢往前迈步。

    他要移动脚步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一道刻薄的女声。

    “叶伯伯,我没记错的话你都四十多岁了,何必这么执拗,你腿脚本就不便,掖着那份婚约又有什么用?倒不如你拿着我手里的这张卡,此后我们两家互不相欠。”

    一座小破屋前站着三个人,两男一女。

    女人用着两根手指的指尖夹着一张金色银行卡,她看向对面中年老人的时候,势利的眼睛中充满不屑。

    她长得还算不错,穿着一身名贵,脸上也很光滑,只不过眼神的尖酸很是令人反感。

    在对面,是一个穿着灰黑色,还染着煤黑斑点的中年男子,虽只有四十多岁,可却两翼斑白,很显苍老。

    “你走吧。”中年男人心酸的摇头,跛着脚转头走向身后并不算简陋的小房屋。

    看到他这个样子,原本还笑脸吟吟的王思妍立即失去了耐心:“叶风云都四年没有回来了,指不定早就死在什么地方。”

    “我不许你胡说,我儿子会回来的!”听到这话,中年男子情绪激动地转头,看向女人的眼睛充满愤怒和痛惜。

    “哼。”王思妍阴沉着眼睛的扫了他一眼:“还敢瞪我,叫一句伯伯是看的起你这老不死!还在做无谓的梦!你儿子早在四年前出现了事故,新闻都上了,你还在自欺欺人,可笑不可笑!”

    “你故意不将婚约书给我,是不是将来想索要更多的钱,真是太恶心了!真以为自己还是二十年前那个叶家人?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小老头,有什么资格和我王家联姻!”

    “滚,离开我家!”中年男人胸膛不断的上下起伏,胡渣布满的脸上尽是悲愤。

    “我把话放在这里了,你要是不把婚约给我,我让人把你这破屋子给铲了!你不是想要给儿子一点念想?我把你这念想都给毁了!”

    “不但如此,我还有把你另一条腿给打断,让你这辈子都躺在轮椅上!”

    “我倒要看看,有我在,谁敢动我爸!”

    话音刚落,一道焦黑的人影已经出现在王思妍面前。

    “叶,叶,叶风云!”王思妍看到那人,两只眸子惊骇的看着他,虽然他的样子有些变化,但他那种狂傲的眼神,她永远都忘不掉,所以第一眼就认出这人。

    “怎么可能,你不是早死了吗!”

    王思妍脸色大变,踉跄后退几步,一个原本早就死掉的人此刻出现在她面前,怎么能不叫她震惊。

    “年少时期不过我身后跟屁虫而已,居然因为一纸婚书来威胁我爸。”叶风云背负双手,冰眸盯着王思妍:“当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多优秀,我并未稀罕过你!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依旧是!”

    “你!”王思妍娇躯颤抖,怨毒的瞪着叶风云。

    本还害怕突然出现的叶风云,但此刻听到这些,心中被愤怒充满。她长这么漂亮,追求她的富二代无数,其中不乏少年天才,居然有人说不稀罕她?

    “妍妍,对低贱的下人说这么多废话干嘛,该会儿,我派几个人来,将他们丢出去就行了,敢这么和你说话,我要让他们在江灌市,乃至全省,待不下去!”

    站着王思妍身边的傲然男人,轻蔑指着叶风云的父亲,他二十七八岁,意大利手工西服,百达翡丽手表,看起来很是光鲜亮丽。

    “哼,小子拿着这张卡。”傲然男人将金色银行卡砸在叶风云身上

    他看叶风云时,眸子深处有些阴冷,这个从煤矿之中跑出来的小子说不喜欢王思妍,那他要娶王思妍,这不就是他捡破鞋的意思吗?这让他很不爽。

    这小子他听说过,原本四年前就死了,不知怎么出现了,但这都不重要,因为他是有钱人!即便让他再死一次,也不是什么问题。

    眼神轻蔑男人原本正笑着,可他却莫名的感觉身体发寒,脚底发冷,全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他往前看,只见那个焦黑少年的眸光骇人,气息滔天,无比恐惧。面前这个年轻人仿佛是一尊魔,一头稀世大妖!

    “咕咚!”

    看着叶风云的眼神,傲然男人心中有些冷颤。

    “怎,怎,怎么了!”

    “怎么了?”

    “啪!”叶风云一巴掌扇过去,高高在上的富二代被狠狠抽飞出去,并且直接撞在了一颗树上,然后滑落了下来。

    躺在地上的男人正要大叫,可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叶风云却出现在他面前,一脚朝他脸上踩去

    “啊!”

    一道无比屈辱的声音响彻周围,原本那一身洁白的西装,现在却粘满是泥土,没有了之前的鲜艳。

    “你有种,就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叶风云面色冷漠,朝他脸上狠狠碾了几下,富二代的脸部都被生生的踩陷了下去。

    “我父亲是你能指的吗!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叶风云的眸子寒冷无情,右手的两根手指伸出,眸子之中杀气泄露,

    “云儿,不要!”

    正当叶风云准备要杀了他的时候,却听到背后父亲的声音。

    他眼神一变,原本腾腾的杀气瞬间消失,一双眼睛从他身上移开。

    “死开!”

    富家少爷急忙爬起来,嘴巴,鼻子,脸上都是灰,只露出两只黑眼睛,他正想要说狠话。可看到叶风云那种吓人刺骨的眸子后,顿时将那些话全都咽了回去,他发誓,自出生以来,从未看到过拥有这种可怕眼神的男人。

    他拉着王思妍的手,就要逃走。

    叶风云背负双手,冷漠对王思妍出声:“这就是你看中的人?多年未见,眼光竟差至如此之地!”

    王思妍脸上充满羞怒,而富家少爷则是恐惧了看了叶风云一眼,急忙要逃离了这里。

    “想走,我同意了吗!”

    一道翠绿闪过,两根带血的手指被一片树叶斩落下来。

    “啊!”富二代发出杀猪一般的声音,他恐惧的看了叶风云一眼,青筋暴露,捂着喷血的手,急忙逃离。

    “云儿,你真回来了!”

    叶风云背后,哽咽的声音之中夹杂着无法置信。

    “我……回来了。”叶风云转身,瞳孔之中有些发红。

    中年男人一把将他抱住,放声大哭:“云儿,你真的回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原本激动的叶胜脸色一变,对叶风云急道:“云儿,你刚刚实在太冲动了,刚刚那个男人你知道是谁吗?他可得天云集团的二少爷!你这样羞辱他,他爹肯定不会轻易罢手。”

    “不会轻易罢手?呵,那便斩断他的手!”叶风云披负双手,眸光之中冷冽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