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林韵晗

第3章 林韵晗

“尔等何人!”叶风云背负双手,冷漠看着两人,缓缓走来。

    两人虽出现的突然,但他并不惧,他们还未汇聚精气,他若想杀,一拳足以。

    “我们是谁?我倒想问问,你又是谁,不但将此处灵眼给吸没了,还霸占我们的地方,居然问我们是什么人!”黑色劲装女子有些忿愤。

    原本她今天要吸收这里的灵气,从外劲突破内劲,帮助爷爷的梦想更近一步,可现在什么都没了。

    “不可放肆。”老人急忙将她拉到身后,并拿出一张名片,对叶风云道:“在下庄裕谭,这是我孙女,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若是一般的先天宗师,倒也不知道庄裕谭这般,可叶风云太年轻了,不过二十模样,竟有如此实力,而且刚刚一击,似乎像是随意而为,如此实力,如此年轻,必定有大来历。

    “这是你们的地方?”

    叶风云淡淡扫了一眼那张云纹鎏金的名片,上面仅仅只有庄裕谭三个字,并无其他。

    “对,这是我不久前买的一块地。”庄裕谭见叶风云并没有接名片,依旧保持姿势。

    “好可怕的气势!”

    庄裕谭额头冒汗,并非他不愿意起身,只是在这年轻人面前,他感觉整片天地,十万大山都压在其背。

    叶风云点点头,他对空中划动手指,好像在写什么,四周,璀璨光芒,氤氲灵气随他指尖走动。

    “这本是你地,无意借用,我观你虽气血旺盛,但死气缠绕。今传你一经文,虽无法长生,却足以令你添寿二十载,了却这因果!”半空中的光芒文字随着叶风云轻轻挥动,一个个全都钻进庄裕谭的脑海。

    庄裕谭睁开眼睛,身上气血旺盛了一圈,眉宇黑气已经散去,脸上满是喜悦。不过他发现周围没有叶风云,急忙问道。

    “孩子,刚刚那少年呢!”

    她摇头,满脸茫然:“不知道,刚刚一下子就没影了。”

    庄裕谭无比焦急:“快,快,发动所有势力,必要寻得这少年高人!”

    叶风云已经回到家中,之前传庄裕谭经文,并非使用法术,而是他利用对天地大道的感悟,利用道代以笔锋。这经文庄裕谭可以修行,但却无法传授他人,因为这是他的道,就算庄裕谭想要传给别人,也会产生一种只可意会,无法言传的情况。

    叶风云虽修为不在,但对道的领悟还在,这些对他来说,没有丝毫难度。

    “风云,你去哪了,一起来都没看见你人。”叶胜在门口看到叶风云后,走过去问道。

    “爸,早上我出去跑步,忘记和你说。”

    叶胜白了叶风云一眼:“你孩子,出去都不说一声。”

    “风云,真的是你!”两人刚进门,便听到一声女人惊呼。

    这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二十四岁左右,一头微卷的秀发,肤若凝脂,明眸如画,身穿黑色职业套装,将身材以及长腿凸显出来,她看叶风云的眼神中惊愕,不可置信,兴奋,激动。

    “林……韵晗。”

    叶风云看着她的眼神中闪过淡淡的情绪,不过随即恢复冰冷。

    “之前就听叔叔说到你回来了,我还不怎么相信呢,没想到,竟然真的回来了!”林韵晗五官精致,虽仅是淡淡妆容,却很动人。

    “来来来,坐着说话,你们这么多年没见,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

    “叔叔,风云回来后,怎么也不打电话告诉我呢。”林韵晗走上前想拉叶风云的手,叶风云脸色微微一变,后退一步。

    林韵晗看着叶风云退后,她的脸上一愕,微微一笑,放在空中的手转变方向,挽了挽耳际的秀发。

    “他也是昨天才回来,我还打算今天打电话告诉你呢,没想到,你就已经来了。”

    他自然知道林韵晗很关心自己儿子,四年前儿子失踪后,最悲伤的不是自己,而是她。

    “风云回来后,打算做什么呢?”林韵晗长睫毛微微颤动,带着些柔情盯着叶风云。

    叶胜愁容满面:“能有什么打算,当初他失踪时,大学都没毕业,现在四年过去了,城市发展这么快,这孩子指不定和社会脱节了。”

    “原来这样,不如让他到我公司吧。”

    林韵晗看了一眼叶风云,再微笑看着叶叔叔。

    “这……合适吗?”叶胜眉宇有些担忧。

    “有什么好不好,他以前好歹也叫我一声姐姐。”

    “这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什么添麻烦,要添麻烦,以前我也不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

    “那……好吧。”叶胜最终点头。

    林韵晗暗吐一口气,这四年,她逢年过节她都会过来,起初打算带叶胜走,但他不同意,说要坚持到叶风云来,给钱也不要。她这个叶叔叔太执拗了。当初他的腿,还是自己以死相逼,才肯接受她的帮助,只不过当时医疗条件很差,虽然治好却有后遗症。

    期间她多次想帮助,结果惹得这个叔叔发怒,久而久之,她只能带一些礼品过来,这次,她很怕叶叔叔不答应叶风云去她公司。

    “您就放心,我好歹也是公司总裁,绝对不会让他吃亏。”林韵晗笑道:“风云,你怎么看?”

    “我听我爸的。”叶风云本不想答应,但他此生不会拂逆他父亲的任何话。

    曾经失去,而今给他重来一次,他会紧紧抓住。不经历失去,怎知那种痛苦。四百年前他很叛逆,也很个性,经常不听父亲的话。但,现在他不会!

    不久后,叶风云和林韵晗走了出来,他父亲很急,今天就要让叶风云去上班。

    “刚刚听叶叔叔说你在山上待了四年,你会不会武术?”

    林韵晗要挽住叶风云的手臂,叶风云闪身过去,淡淡道:“会。”

    看到躲开的叶风云,林韵晗心中有些失落。在这四年里,每个夜晚,她都会惊醒,因为她都会梦到那个人回来。可当那人回来后,感觉两人却比以前远了。

    “最近我妹妹有些问题,我能聘请你做她的保镖吗?”林韵晗整理了一下情绪,询问叶风云。

    最近她妹妹在学校遇到很多问题,让她派别人去,她不放心,刚好,叶风云回来了。

    开始还听叶叔叔说他一巴掌能够将人拍飞好几米,而且没费什么力。不仅有武力,还信任,她不拜托叶风云,拜托谁?

    “我爸让我听你的。”叶风云依旧是淡淡的道。

    “好,她在江灌大学读大二,等会我安排你直接去江灌大学。”

    林韵晗好歹也是一个公司的BOSS,丝毫不拖泥带水。

    “江灌……大学。”叶风云身体微微震动。

    “对,江灌大学,我记得你失踪那年应该也是读大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