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女主播

第二章 女主播

“啊……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呐……春雨如酒……”

    那个叫做安弈秋的女孩在唱歌,唱的还蛮好听的。

    李琰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凌晨一点多,这个时间还在唱歌,难道这就是她的工作?

    李琰明白这个女孩的工作是什么了,她应该是一个女主播,在网上直播唱歌跳舞讲段子,靠粉丝打赏生活的那种。

    不过她搞的还真挺有意思的,唱一会歌,讲讲污段子,和粉丝互动一下,时间不知不觉就过了两点。

    安弈秋结束了直播,隔壁的灯熄灭,李琰打了个哈欠,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李琰正在吃泡面,就看见安弈秋阳台上晒衣服,静好的晨光在她身上倒映出淡淡光晕,美丽的像一个童话。

    李琰痴痴看着,他忽然发现,其实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没有那么难,生活总是要往前看的。

    到二手市场淘了一辆怎么看都像是贼赃的电瓶车,骑着到了美团办事处,没费什么力气,李琰就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外卖小哥。

    这个也是之前就计划好了的,虽然父母留下的银行存款还有一些,可是现在物价涨得飞快,当初父母留下的钱,在市区可以买一套房子,现在连买个卫生间都不够了。

    没有父母做靠山,李琰只能自己做自己的靠山,别的同学还在享受着高考过后的极度放松,他已经骑着电瓶车,穿着黄色员工服,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了。

    麻蛋,这个任务结束,我一定要申请休假!慧鹰跟在李琰的身后,感觉美团骑手真的挺反人类的,骑着电单车风驰电擎,车轮在这座城市中画下了蛛网一样的痕迹。

    “小哥哥,帮我把垃圾捎下去好吧……”穿着睡衣的女人抛着媚眼,李琰苦笑着拎起垃圾,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想的,居然用透明塑料袋来装卫生间的垃圾,几块带血的姨妈巾让人蛮尴尬的。

    “小哥哥人真好,加个微信吧!”女人眨眼看着李琰,眼里闪动着毫不掩饰的挑逗。

    送餐在烈日下奔波,让李琰还算白皙的脸变成小麦色,帅气之中平添了几分健美。让这个点了口水鸡的女人,现在对这个送餐小哥也暗暗流下口水了。

    李琰假装没听见,拎着垃圾袋腾腾跑进了电梯。

    下楼的时候,李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刚一接通,就听到一个蛮热情的声音。

    “嗨,李琰,忙什么呢?”

    “送外卖!”李琰没有掩饰自己的工作,面对同窗三年的同学,他觉得凭自己劳动吃饭,不丢人。

    “哈,你真会开玩笑!”李琰的同学王龙葵说了一句,用手捂着话筒,小声对旁边的魏东说道:“东哥,咱们看见的那个送外卖的,真是他……”

    “没有开玩笑啊!”李琰淡淡说道:“确实在送外卖。”

    魏东阴阴一笑,在纸上写了几句话,递给王龙葵,王龙葵点头表示明白,对李琰说道:“不管你干嘛吧!说正事。我呢,正在组织咱们班的聚会。毕竟大家在一起当了三年同学,以后上了大学天南海北的就很难见面了,怎么也得最后聚聚,一起喝点酒吹吹牛逼啊!怎么样,你该不会不来吧!”

    “呵,为什么不去呢?就像你说的,毕竟大家同窗三年,以后很难见到的!”

    李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知道,肖然应该也会去的,也许这次再见她一面,以后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好吧,总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贱……

    “明天中午十二点,锦绣大厦顶楼餐厅!到时候大家多喝几杯啊……”王龙葵说完挂掉了电话,对魏东做了个V的手势:“东哥,搞定!”

    魏东阴沉一笑,肖然偷偷流泪被他看见,让他心里非常不爽!李琰,这次,老子要玩出你的尿来!

    盐酥鸡半只,可乐一瓶,备注:来的时候要鬼鬼祟祟,不要按门铃,不能给我爸发现我在吃宵夜,他会打我。

    李琰送完这‘鬼鬼祟祟’的一单,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他骑着电瓶车回到家里,掏钥匙开门的时候,对面的门开了一线,安弈秋从房门探出半个头。

    “嗨,回来了啊!”

    李琰点头嗯了一声,推门要进房间。

    “那个……等一下……”安弈秋着急了:“问你个事情好吗?”

    李琰默然看着她,安弈秋小声说道:“你知道电闸在哪里吗?我房间可能跳闸了……”

    就在一小时前,安弈秋用电磁炉自己涮火锅,吃的正嗨的时候,屋子里的灯一下子全灭了。

    楼道里的灯还亮着,并且刚交了电费时间不长,这说明是自己房间的电出了问题。安弈秋本来打算自己搞定的,可是这栋楼是最古老的那种筒子楼,她连电闸在哪里都找不到。

    而且这楼实在太破了,好多的住户早就搬走了,她也不知道找谁去问。为了不耽误今晚的直播,她只能厚着脸皮去求对面的李琰了。

    “我去看看!”李彦挺爽快的转身下地下室,没过一会,安弈秋房间的灯就亮了。

    “谢谢你啊!”安弈秋的笑容很有特点,总是带着点羞意。

    不过李琰每天夜里都听她直播,也知道这妹子其实是个稳稳的老司机,这种羞意不能叫娇羞,应该叫騒羞。

    “没事!大家是邻居,互相帮忙应该的!”李琰客套了两句,扛着电瓶车进了门。

    李琰这本来是客套一下,谁知道十几分钟后,安弈秋就又来敲他的房门了。

    “小哥哥你睡了吗?”

    安弈秋的声音带着惶急的哭腔,正在冲凉的李琰草草擦了擦身体,穿上背心裤衩开了门。

    “爆……爆炸了……”安弈秋脸色发白,嘴唇颤抖,指着自己的房间。

    李琰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奇特的味道,有火锅涮肉的香味,还有胶皮糊了的味道。

    “那里……”安弈秋指着墙角插电磁炉的插座:“我刚才吃火锅……砰的一声……”

    “电路老化,负荷过大短路了!”李琰说的很专业,可是如何处理他就不太了解了,毕竟他也不是电工。

    他跑到总闸那里推上总闸,闸门直接弹了下来,重复几次,也知道目前这种情况不是他可以处理的了。

    李琰说明了情况,建议安弈秋明天找专业人士来修理一下,正要离开,安弈秋飞快的说道:“小哥哥,等一下啊!”

    李琰停住脚步,安弈秋红着脸,扭捏的说道:“能不能……今晚让我去你房间啊?”

    李琰膛目结舌,我承认自己帅,可是你太直接了吧……

    “你别误会啊……”安弈秋小声解释:“我其实是一个主播,和平台签了协议,每天晚上都要直播的……如果今晚不能直播的话,会扣我很多钱……所以……我想借用你房间来直播。”

    “来吧!”李琰老脸一红答应了,毕竟安弈秋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软语哀求的情况下,男人大都不会拒绝。

    “谢谢啊!”安弈秋眼珠转了转:“不好意思啊,我还有件事……我晚上直播会很吵,影响你休息,要不,你今晚睡我的房间……”

    这是害怕我晚上对她怎么样吗?李琰一脸无所谓:“也行!”

    就这样,两人交换了房间,李琰躺在安弈秋的床上,闻着枕头上的淡淡幽香,心猿意马的睡不着,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了……

    香味丝丝环绕……李琰鼻子一热,跑到卫生间,鼻子里塞了两团卫生纸,躺在床上默默的数着绵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