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穆青雨

第3章 穆青雨

中午,我一般是不回家的。我家不算穷,开个小旅馆收入不错,中午家里都忙,做饭也晚,我一般都在学校门口买吃的。不过,今天中午我有点懒得出去,就在学校里买了两个面包一瓶可乐。喝着冰镇可乐,小日子感觉是比别人舒畅多了。

    我们班级在二楼,我几步跨上去之后,发现班级里只有我们班的小太妹穆青雨在。那小娘们也不知道多大了,看上去比其它学生成熟许多,穿着方面也成熟的多。如果说林若欣是老师里最性感的,那穆青雨这小女人就是学生里最骚的,什么短裙短裤都穿过,没少被政教处的老师处理。

    穆青雨本来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见我推门走进教室,不禁抬起了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手里拿的面包和可乐顿时来了精神。

    “韩宇,请姐吃个东西呗?”穆青雨撑着小下巴,外套放在一边,穿着紧身短袖。本来这小女人的姿色就不错,此刻再加上那紧身短袖的承托,的确显得有些迷人。

    我听她一说,直接丢了个面包过去。反正我有两个,再说我也没穷到对女人也那么小气。再说了,穆青雨这小娘们是的女混混,骨子里有点骚,我本来就想勾搭她,只是还没有出手而已。

    面包丢了过去。我也加了一句:“被让我叫你姐。你岁数铁定没我大。”

    砰!

    我打开了可乐,坐在自己位置上。穆青雨起身,整了整略显蓬松的披发,一边往我这边走着一边开口笑道:“你就吹吧!我昨天刚过的十八生日。”

    “我前几个月就过了。”我回过神不屑一笑,却见穆青雨那小女人穿的紧身短袖没整理好,居然露出了肚皮,再加上那低腰牛仔裤,别说有多性感了。

    穆青雨见我看她肚子,也不介意,笑了笑往下拉了拉,走到我前面一个座位就坐下了,看着我笑道:“没想到你也停牛气的嘛?居然把赵志辉那个混子一脚蹬地上了。”

    “他自己找死!”我笑了笑,灌了一口可乐。

    穆青雨见我可乐放下,毫不介意得拿下,对我娇媚一笑轻舔嘴唇,诱惑了我以后才大口灌进了嘴里。本来我挺讨厌她拿我可乐的,不过这小女人居然诱惑我,我顿时也不觉得她讨厌了,直接伸手蹭了蹭她胳膊。

    “死去。还来真的了。”穆青雨叫骂一声,放下可乐,又看着我的脸,惊讶道:“嘿。真没看出来。我们班男生还有个有种的。居然敢跟混混打架!”

    我一听,摆明了这小娘们是看不起我啊,顿时吹嘘初中时候的事迹道:“哥当初在实验初中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边呢?不信你去问问,那时候我上初一就跟初二的打架。初二的时候初三那群人都不敢理我。到了初三,打架差点被开除了,要不是我爸送了点钱,我早混社会了!”

    “真的假的。你还实验初中过来的?”穆青雨听着有点不信。毕竟实验初中是县里最好的初中,里面的学生每年初三中考,有不少都能达到市一中的分数线。所以,哪家孩子考上实验初中,也被家人当做骄傲,邻里街坊都会羡慕。那时候穷人拼布了爹,只能拼孩子的学习成绩。我上初中的时候,也引来了周围好多邻居羡慕的眼光。不过,显然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和穆青雨聊着,不一会感觉鼻子有点难受,打了个喷嚏以后,鼻涕都要出来了。我连忙到抽屉找面纸,自己的没有就去别的女生抽屉里找。

    “来。我有!”穆青雨知道我有什么,直接从后屁股兜里掏出半包。我连忙坐下,却见她直接抽出一张,笑道:“我帮你擦呗!”

    我擦,这小女人又诱惑我。不过显然,她也就是诱惑一下,手悬在半空,就把纸放下了。而我有点气愤,这小女人来回老诱惑我,又不来真的,的确让人郁闷。随即,我毫不犹豫得抓住她的手,想吓唬吓唬她。而就在我准备吓唬她的时候,突然发现窗户前站着一个人,我一看那人顿时无语了,慌忙收起了手。

    穆青雨没发现窗户外有人,见我收了手,口中不屑道:“我以为你要来真的呢!”

    妈蛋。这女人是作死的节奏啊。外面站着的是政教处的老师啊,她居然这时候还和我打情骂俏,我心里都快急死了。

    真的!真你妹啊!

    我心中大骂,穆青雨这小女人娘们想自残也就罢了,也不能带上我啊。我捂着脸,瞄了外面政教处老头子一眼,那老头子显然是铁了心要灭了我啊。完全不给我活路啊。

    “你们两个出来!”政教处老头子一声低喝,面色阴冷。穆青雨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当即吓了一条,惊叫一声:“妈啊。吓死娘了!”

    好吧。都说不作色不会死。穆青雨这小女人铁定是自杀当吃饭的料,每天不死个几次完全不得饱啊。不过这小女人也知道怕,转身看见政教处老头子的时候,顿时脸色耷拉了下来。

    完蛋了。我苦逼得跟在政教处老头子后面,那老头子牛逼哄哄得在前面背着手走着,是不是回头看我们这对苦命鸳鸯一眼。穆青雨的确不是个好娘们,走在路上还掐了我腰一下,活像一对打情骂俏的小情侣。我对她吱牙咧嘴,要不是有人在场,当即就把她就地正法了。

    政教处门口,我们就正对着太阳站在。此刻,我越来越发现穆青雨这娘们神经有点大条了,居然还摸我腰。妈蛋,老子是男的,居然要被个小女人调戏。

    “干嘛!”我不是不想被调戏,而是被她调戏得憋不住啊。我心里咒骂着,都说女大十八变。难道过了十八岁,一个个就没有以前那么纯洁了?

    穆青雨无所谓,小手指在我手上慢慢点着,一直爬到我的肩膀上,对我低声道:“我们跑吧!”

    跑你妹。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我当即反了个白眼,瞪了她一下。而政教处里面,也响起了脚步声。穆青雨这小女人也规矩多了,不再碰我,站在那里,挺着胸,婀娜多姿啊。

    我看向一边,政教处那老头子走出来了,瞪了我们一眼,开口道:“进来。写检查。没五百字。不许走!”

    检查。苦逼啊。这辈子最讨厌两件事,一是写作文,二是写检查。妈蛋。这两个东西,比拉屎便秘还难受。不是一用力就肯定能出来的。胳膊拧不过大腿,他让些,我当然得些写啊。

    我和穆青雨坐在办公室里,面对面,一人拿支笔在信纸上琢磨着怎么写。这个比较难,本身我们没发生什么超友谊行为啊,最多穆青雨这小女人言语和动作轻佻了一点,可是跟我没一点关系啊。不过,我这么说,老头子估摸也不信。

    一样,穆青雨也不会写,对我挤眉弄眼,时不时得还对着我吐气如兰。哎。女人果然惹不起啊,特别是这种放荡不羁的性格。要是林若欣和穆青雨一样,指不定我早退却了。女神的性格和女屌丝的性格,果然是天朗之别。

    如此想来,男人也犯贱。倒贴的不要,那边高处寂寞冷的偏偏要惦记着。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征服欲望,就好像我作业站在钟楼的顶端。

    废话了,写检查吧。在穆青雨时不时的春意和政教处老头的犀利眼神之下,我那五百个歪七扭八字终于集结完毕,呈现在信纸之上。我还前后特地数了几下,确定无误,才交给了政教处老头子。穆青雨那小女人看我交,也直接扭着小屁股来了,直接也把信纸放到了政教处老头子面前,露着可怜巴巴的面容,装的真特么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