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最大的幸福

第004章 最大的幸福

和杜毅说着话,不知不觉间,杜建城已是被杜毅送着,到了自己停到清河镇中一号教学楼后方,停车棚里的自行车前。

    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正准备将手里的画册,扔到车篮里去开锁,忽的想起了什么,他打开画册,快翻了几页道:“话说回来,你这画功有长进啊,是不是到哪偷师去了?”

    “哪去偷什么师,就是用了点心。”

    即便长久不动笔绘画水平有所生疏衰退,但经过高中以及大学数年的专业化绘画培训,杜毅现在的绘画水准,还是要比十五岁时的真正水平,来得高出好几筹。

    会被丹青水准不赖的老头,看出水平差异,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但造成这一状况的真实缘由,他显然没法坦白给老头知晓。

    “虽然上课画画不好,但画得确实不错。”

    随手翻看了几页,感觉杜毅这素描水准,和他相比,隐隐已经有过之而无不及,杜建城十分欣赏。也顾不得刚被王慧娟教训过,这种时候夸杜毅画得好,明显不合时宜,他还是忍住开口夸了句。

    “那你能不能把画册还给我?”

    画册没毁能被老头带回家,这对杜毅来说,已经是很好的一个结果。可心念着早日完成整幅三国杀卡牌,他还真有点奢望老头能把画册还给他。

    到这种时候,居然还想着让自己把画册还给他,杜建城对自己这儿子,真是无语至极。

    收起那份欣赏之心,爽利地合起画册,一敲杜毅脑袋,他翻了个白眼道:“想得美你,这几天,你就给我好好学习。能给你画画的时间还很长,但中考已经没几天了,就算你有信心考上一中,这些天加把劲总没错。画册我会帮你保管好的,中考完了再还给你,其它时间你就不要想了。”

    “哦啦,随你了。”

    眼看着拿不回画册,杜毅心中有些小失落,但也仅仅是小失落。

    只要已经画好的画还在,画册他大不了再买一本,反正他房间里的储蓄罐里,还有些积蓄,虽然不多,买本画册,还是绰绰有余的。

    杜毅的轻率回应让杜建城心生警觉,总觉得杜毅心中有小算盘,他用力一捏杜毅的肩膀,沉声道:“你小子,可不要打什么,再去买本画册,继续画画的心思。要是你们老师电话,又打到家里来,我不收拾你,你妈也会收拾你。你总不想你老妈把你的零花钱,克扣得一分不剩吧,到时候可别哭哭啼啼地来找我要钱,我是一分钱都不会给的。”

    “绝对没有那种心思,你放心。”

    真没有么,杜毅微微一努嘴角,窃笑着想:怎么可能,谁也阻止不了,我这颗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一往无前之心!

    ……

    目送父亲微弓着身子,蹬着自行车缓缓离去,就好像内心里,也有什么在渐行渐远,杜毅忽然生出一种空空荡荡的感觉。

    他蓦地想起前世高二那年,他和母亲,因为他放学后,老跑到网吧上网打游戏的事,大吵一架。

    然后,怒气冲冲的他,夺门而出,骑着那时已经成为他专属座驾,破旧到一骑动,就会发出“锵锵”响声的这辆自行车,在身后母亲“小毅回来,快回来”的呼喊声中,决然飞驰而去。

    那时的风吹向何方,阳光又大概灿烂到什么程度,杜毅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在脑门充血一意孤行地骑出了三十多里路后,他身下的自行车,随着一声难听到刺耳的链条断裂声,寿终正寝。

    猝不及防的他从自行车上摔下,然后满腹毫无道理的委屈,顿时上涌成了难以自抑的嚎啕,有那么一瞬间,他恨母亲入骨。

    杜毅已经不太愿意去回想,当时的可笑的自己,有多狼狈和幼稚。

    但他永远无法忘怀,扔掉已成累赘的自行车,只身沿着省道折返回清河时,那一段遥远到似乎永远都看不到清河的路,他走得有多心酸。

    他更无法忘怀,当父亲骑着从邻居家借来的摩托车,在晚霞已然染红大半个天空的黄昏,从远处渐趋拉近时,他的内心是多么的惶恐又欣喜。

    那时父亲愤然甩出的一巴掌,仿佛跨越了时光,回溯而来,乍然在耳边响彻,烙印出右脸颊的疼痛火热。

    摸了摸倏忽发烫,甚至好像还有那么些浮肿起来的脸颊,感觉到有什么在内心深处,猛的滋长开来,一刹那就将所有空荡都撕裂、填满,杜毅朝着父亲远去的身影,奋力地挥了挥手。

    不是告别,而是迎接。

    久违了,幸福。

    多少年的背井离乡形单影只之后,他终于又回到了家的怀抱。

    而重生,就好像那时父亲的一巴掌,将他再度抽醒。

    是再度。

    因为那时坐在摩托车后座,抱着父亲的腰,埋头于父亲背后,回到清河的杜毅,曾经清醒过。

    那一晚,心中还驻留些慌乱的他,蜷缩在暖洋洋的被窝里,回想着白天的经历,暗暗哭泣时,曾咬牙抹泪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做那样的蠢事。

    家永远是最温暖的地方,不管做错了什么,家都会包容,不管受了什么委屈,家都会抚平。

    疼爱也好,责骂也好,那都是父母关心爱护他的方式,他们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他能够一帆风顺地通往幸福。

    而家本身,其实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在那晚,发誓接下来的一生,他要尽可能地守在父母身边,可最后,他还是迷失在纸醉金迷,对奢华的盲目向往中。

    明明可以在清河所在的浙省上大学,却偏要背井离乡爱慕虚荣地远去更为繁华的申市。

    大学毕业时,也明明有机会回浙省工作,他也还是毅然选择了,看上去工资更多那么一些的申市公司。

    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候看似高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选择,全都愚蠢透顶。

    惨烈的教训,来不及幡然醒悟,就已经定格成了结局。

    但还好人生翻了篇,上天格外开恩地让他重来了一次。

    这一世,杜毅依然会去追逐那些繁华,但绝不会再被繁华蒙蔽双眼。

    因为,此生,他有信心将繁华拿捏于手中,而不是被繁华耍得如没头苍蝇般团团转。

    他在哪,繁华就在哪,他在哪,光辉就在哪。

    同样的,他在哪,家就在哪,幸福就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