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天人合一

第4章 天人合一

噗——

    气泡碎裂的声音,或者某种厚实皮囊被尖锐之物刺穿。

    毛毛虫猛然回头,黑豆般的小眼睛,盯着大树,圆睁,激凸,泛着死亡的光芒。

    丑陋的嘴巴开合,利齿上下切割,似乎能吞噬咀嚼一切,尤其温暖的血肉。

    它蓄势待发,却因的身材过于臃肿,一时转不了身。

    最终还是被发现了,当这一刻到来时,高明发现他不但不心存恐惧,反而有一种坦然,握紧了手中铁剑。

    但,毛毛虫小眼珠激烈转动,魔鬼一样的面孔更加狰狞可怖,仿佛经受蚀骨般痛苦。

    庞大的身躯,开始扭曲,翻滚,草断树折,大石被被碾压成小石块,小石块碎为砂砾,接着毛毛虫打滚、抽搐。

    身体猛抽一下大树,不动了,在高明惊愕的眼神中,躯体塌陷,皮毛分解,化为一团黑色飞灰,邪气飘散空气中。

    一颗古铜色的晶体掉落,鹅卵石一样,蹦蹦跳跳朝高明的藏身处滚来,撞在树干上,反弹回去一步。

    这就是所谓的爆装备,而且是自爆?高明呆若木鸡,一切发生的莫名其妙。

    “邪恶兽核。”小精灵解释道。

    “当啷!”一把闪烁寒光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弹跳,颤鸣。

    簌簌落叶中,高明一边双手交互揉搓手臂,抚平鸡皮疙瘩,一边考虑是不是,捡起匕首和那粒古铜色晶体。

    “别动!”小精灵道,“有危险。”

    果然,树叶沙沙的响,车轮般的硕大蛇头,从树冠,经过头顶,游下来,蛇信子如加宽的腰带,长牙锋利如刀,然后是滚圆的身体。

    它通体墨绿,匿藏枝叶稠密的树冠,被绿叶掩盖,很不易分辨,即便现在,露头却藏尾,蛇身不停外探,仿佛无穷无尽高明身在树根下,伸手可触蛇身,但依旧看不清,拖在后面的绿色粗管子的长短。

    邪蛇,不动声色干掉巨型毛毛虫,应该是用毒牙,高明的瞳孔微缩,他感觉到一股压迫性气息,“确定我们不用跑吗?它……”

    小精灵解释道:“四级邪兽,你猜对了,比你厉害很多,一旦被发现,就死定了,所以……千万别动,我们跑不过它,藏好,别暴露,是最好的应对之策。”

    “嘶!”蛇信子一卷,如探囊取物,匕首入口。巨蛇脖子一缩,脑袋迅猛一探,摇头晃脑,样子极其痛苦,似乎在摆正匕首,卡在合适的位置。

    当它再度张口时,高明看到两颗蛇牙都泛着淡淡寒光,其中一颗,正是被它卷去的匕首。

    巨蛇低头,蛇信子朝高明的藏身处伸出,猩红的宽腰带,遍布倒钩一般的突起,血腥味扑面。

    “不要动,不要动,它不会发现我们……”小精灵不断地叮嘱高明,防止他没有经历这番场面,沉不住气。

    高明调整呼吸,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危险到来,尤其是近在咫尺的死亡,他反而镇定下来。但是,他吸入一大口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差一点引颈作呕。

    “嘘……嘘……嘘……”小精灵比他还紧张,深怕高明出错,跳上肩膀,耳提面命。

    古铜色兽核入口,四级巨蛇高昂起头,又开始摇头晃脑。

    这一次,跟上一次不同,它好像小孩第一次吃糖,很享受,好像久饿之后饱餐一顿之后睡意来袭,很满足,好像……吃了摇头丸,很沉迷其中。

    高明躲在大树后,墨绿蛇身下,干脆蹲下,大气不敢出,希望巨蛇快点走,结束这场噩梦。

    但是,巨变陡生。

    唰——

    白色光影闪过。

    皎洁的光,带着弧度,像弦月,像弯刀,像一道弧状闪电,撞击巨蛇脑袋下七寸要害。

    带着致盲的效果,高明没有看清。

    好强的英雄气!

    他要问小精灵,但是小精灵更聪明,马上解释,“新月突击,来人是个露娜。”

    高明点头的时候,若有所思,原来自己是个庄周。

    小精灵继续解释道,“这个攻击力似乎只有三星青铜,竟然挑战四级邪兽?胆子……不小。”

    墨绿的鳞片间顿时裂开一条线,鳞片分开,皮开肉绽,血涌出,但是却没有高明想象中那样,蛇头断开。

    攻击正中要害,但因为鳞甲坚硬厚实,却不深,对它来说,擦破点皮,流点血而已。

    巨蛇才从迷醉中醒来,蛇头骤然转向,蛇眼激凸,瞪着高明的方向,但看的出来,它神志仍未清醒。

    高明吓了一跳,而小精灵似乎也被吓着了,话语顿了顿。

    呼——

    又一道暗红光影,夹带劲风,箭一样的射向巨蛇,疾风带动千百野草一齐向巨蛇倒伏,大树枝叶沙沙做响,尘土飞扬。

    所有的光芒都消失,森林忽然沉寂,巨蛇忽然停顿,蛇信子软踏踏的耷拉嘴边,蛇眼失去光彩。

    高明屏住呼息,定睛看去,巨蛇钉着一支长枪,这枪太准,枪尖沿着切好的细线,钻入蛇身,枪杆裸露在外,“嗡嗡”颤鸣不止。

    “速击之枪,速度有加成,英雄技跟特定装备快速攻击组合破敌,这样就说得通了。”小精灵赞赏地说道,“漂亮的投掷,快速连击,这才叫技巧。”

    高昂的脑袋,慢慢倒下,巨蛇死不瞑目。

    它本是强大的,但杀死敌人享受战利品的时候,大意了那么一瞬,被新月突击斩破护鳞,那不是致命伤,却在致命的地方,留下了致命的破绽,然后敌人豪不间隔地发动了致命一击,而且一击命中。

    蛇头倒地,眼睛对着高明的方向。

    高明汗毛倒竖。

    “不要出去,它不是看你,有人来了。”小精灵道,“来人也是一个候选守护,我们的敌人,有本事猎杀四级邪兽的敌人。”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而且是强敌,高明不敢造次,只能无奈苦笑,继续躲藏。

    令人惊讶的是,身后跳出来一道月兰婀娜,落在三丈远的地方。

    高明腹诽,从后面来来往往的人和兽可真多,防不胜防,这就是森林么?

    婀娜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高挑身材,一捧扎成马尾的银白长发,五官如同艺术品,出自大师手笔,唯美,无暇。

    防护面罩半遮面,刻画精细反而像个装饰品,露出的白皙脸庞和尖下巴,修长鼻梁两侧的碧蓝眼眸,明净灵动。

    她身着一套褐色紧身包臀皮裙,外套半圈洁白的花瓣裙摆,佩戴淡蓝护甲,及膝的长筒护靴跟短裙之间,一片雪白浑圆。

    高明一时忘记危险,按捺不住,轻呼一声“白高美”,而且不同于以前见过的苍白娇弱的美,这是一种英姿飒爽的英气和健美。

    “咳……咳……敌人,大人,她是敌人。”前边圣母情节,这回儿又泛花痴,小精灵暗中寻思,这位蹩脚英雄,有必要再增加几个练习科目。

    少女跃至蛇头旁边,握紧暗红枪杆,拔出速击之枪,叉腰举枪,调皮地“耶”一声,做一个庆祝姿势,然后调转枪尖指点蛇头,“无敌露娜,越段高手,四级邪兽,照样一击即杀。”

    “三星青铜,出手的分寸拿捏恰到好处,这才叫战斗,这才叫灭杀邪兽,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人类的王者守护。”小精灵评判的语气,跟高明一样带着花痴的味道,不过艳羡方向不一样。

    高明没有追究小精灵见异思迁,注意力集中在巨蛇上,他有点担心,巨蛇真的死了吗?为什么它不化黑沙,难道它是……

    结果呈现在眼前。

    嘶——

    呼——

    蛇头伸出树冠,蛇身摇动树干,仿佛将被连根拔起。

    邪气遍地,一团冰冷白雾,结成白霜,然后四周花草树木开始凝冰,冰花出现。

    高明恍如置身冰窖,手脚麻木,牙齿打颤,血液似乎在凝固,眉毛头发凝结冰花,手掌扶在树干上,几乎被冻结,这个温度,哈气成冰。

    “寒冰惩戒。”小精灵解释,“这个露娜中招了,她段位太低,应该无力自治,死定了。”

    少女的新月突击再次在蛇鳞留下一道伤痕,却不是七寸之处,而且巨蟒身体灵活晃动,她再也瞄不准那道弯如新月的细痕。

    枪尖戳在蛇身,鳞片溅射火花,即便碎裂,也难以威胁巨蛇生命,那么大的躯体,那么微小的创伤,跟人的手指被针扎了一下一样,它甚至都不流血。

    骄阳似火,刚才被晒得火辣辣的地面,忽然结出一层薄冰,天寒地滑,而少女全身上下也被冰霜包裹,像个冰霜美人。

    她来去如风的速度不见了,脚步拖沓,挥枪迟缓,举手投足,躲闪腾挪,忽然慢下一拍,整个身体仿佛机械故障,动作僵硬变形。

    英雄气抵挡不了邪气,高明捏拳,替他着急,但是没用。

    砰!砰!砰!

    浓雾中,战斗很激烈,腥风呼啸,少女怒吼,蛇身搅动泥土、碎石和草木扬起,白色光影纵横。

    大树也跟着遭殃,枝条断,绿叶碎,纷落如雨。

    被一条粗枝敲在脑袋上,高明缩了缩脖子,胆战心惊,“我们不……”

    “不用趁机逃跑,别担心只要别被发现,我们就没事,顶多着凉,不会有大碍。”

    “我们不帮忙,这样真的好吗?”

    小精灵惊奇地道:“啥?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同归于尽才值得庆贺?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实力相差悬殊,这个小姑娘死定了。越段挑战风险大啊!突然袭击,一旦失手,逃跑都是奢望。这个小姑娘死定了,这个小姑娘死定了……”

    雾气散开,蛇信子卷住枪杆,枪尖入地,少女坚决不松手,巨蛇目射凶光,少女嘴角含血。

    双方正在拔河,不过情形对少女明显不利,枪杆弯曲如弓,枪尖划出深深的沟槽,双脚滑动,身躯朝蛇牙逼近,一寸一寸……

    “她为什么不弃枪逃走?”

    “因为逃不掉,寒冰惩戒之下,无论速度,耐力还是力量,都逊于这条蛇。”小精灵不忘记强调结果,“她需要自我治疗,但是,段位太低,缺乏那个能力,她死定了,千万不要越段挑战,风险太大。”

    蛇牙距离少女的身躯只有一尺,少女命在旦夕。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诞生了我”,默念完英雄诀,高明已经跃出枝叶堆积的藏身处,手臂高举,五指张开,他不失时机地表演性大喊一声:

    “天人合一。”

    这本是自由女神,手握火炬,向空中高高举起的经典姿态,配以高明惊雷一般的长吼,英雄气横扫四周,自有一番威风凛凛,气壮山河的英雄声势。

    “什么……不要……啊!”小精灵一声惨叫,躺倒打滚,捶胸顿足,“我们死定了,你这个白痴。无论谁赢,我们都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