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霉运已尽,否极泰来!

第1章 霉运已尽,否极泰来!

在上帝眼里,我们只不过是一粒小小的棋子,可以任意摆放,他的一个动作便决定我们的一生。这世上到底有多少人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楚阳不知道,但他真的很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有人说命运是一个顽皮孩子,时常会用霉运跟你开一个玩笑,当它把你折磨得面瘫之后,你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自从大学毕业的那一刻开始,楚阳就觉得自己是一个笑话。找工作时,尽管他每一次都把眼睛睁的贼光发亮,所有的垃圾扫帚在他面前见光就死,可他最后连笔试都过不了。仅有的一次笔试通过,他居然意外的走错厕所,把正在换贴心小卫士的美女经理看了一个正着。

    当一声响彻大楼的尖叫声传出,楚阳一时间出尽风头,成为各大公司正眼都不瞧一下的色狼。如果上天再给楚阳一个机会,他想,反正自己找不着工作了,那为何当时不正眼瞅一瞅美女经理?

    这种自嘲式的想法没给楚阳带来好运,他继续像鲁迅笔下的阿Q一样倒霉到了极致。直到现在,悲催的他不得不面对房东往外喷射的唾沫星子。

    面色发窘的楚阳踩着一双人字拖,居家的白T恤加牛仔裤,闷声闷气的忍受着房东滔滔不绝的催租理念。若是房东理念时尚,长得面若桃花,他非常愿意低眉顺眼的向他哀求宽限几天租期……

    不过,这位聪明到了“绝顶”的中年人房东明显不是这种好说话的主儿,那张脸冷的就跟秋天里的老玉米似的,硬邦邦的样子堪比棺材板。

    为啥?脸皮厚呗。

    “姓楚的,你到外边打听打听,我吴庆生的房租谁敢拖欠?你今儿个要是再交不出房租,下午就给我收拾滚蛋吧!”房东吴庆生张嘴就是各种理由请楚阳搬出屋子,那模样就好像催债公司要人命似的。

    “吴大哥,能不能再宽限几天?”楚阳嗓子有些发堵,其实这房租没到期呢,可偏偏租房合同上写着必须提前一周缴房租。这下可让秃瓢房东给抓住了把柄,硬是想用这个附加条款赚上一小笔。

    “不行,今天必须交房租!”吴庆生冷着脸拒绝,在这寸土寸金的江南市,一周的房租值个好几百块。楚阳一个没钱没势的大学毕业生,吴庆生不欺负他欺负谁去?

    楚阳真的很想一个锅贴拍在这家伙的脸上,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得咬牙道:“吴大哥,我下个礼拜就发工资了,到时候我再给您加两百?”

    话虽这么一说,但楚阳现在连工作都没着落呢。不过他要是脸皮再厚一点,打电话找老同学还是能借几个租房钱的!

    吴庆生冷笑一声,这家伙一个礼拜大概有五天在家里准备简历,剩下的两天都在找工作,哪儿来的钱?板着一张脸道:“你发不发工资我不管,反正今天必须交房租了,下午五点之前要是交不出?当心我把你丢出去!”

    撂下这一句不留情面的狠话后,吴庆生冷着脸转身离开。作为能在市区买房的城里人,他打心眼里瞧不起这种毕业即失业的穷酸大学生,所以也懒得跟楚阳废话。

    望着房东冷漠离去的背影,楚阳眼中莫名的一阵发酸,可也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农村人嘛,个性特别要强,即使遇到挫折也会咬着牙坚持下来!

    “呵呵……”楚阳闷头坐在床沿上,发出了一声让人牙酸的苦笑。倒霉成这样的,如果他说第二,绝对没人敢说第一!

    闷葫芦似的坐在床沿上,楚阳感觉两只眼睛里都在下着铜钱雨。古人有云,宁可风餐露宿,也不为五斗米折腰。楚阳充其量也就是一普通小市民,区区几百块钱房租就把他压的差点儿弯了腰杆子!

    若是在下午五点之前凑不齐房租,他就只能灰溜溜的滚回农村去种田了,指不定还能混上一个大学生回乡养猪种田的新闻头条。

    给一个大学时的哥们打了个电话说借钱,楚阳踏着一双人字拖就这样出了门。走在街上,卖菜的大婶扯着嗓子在吆喝,乍一看就跟开了演唱会似的。偶尔有几个算命先生来凑合凑合,摆上几张报纸或者一块旧布就算一个看相摊位。

    楚阳踩着人字拖在道上走着,心里那股酸酸的味道弥漫在心间,就连城市都觉得那么陌生了。不过若是倒霉到了极点,有时也会时来运转的!

    “年轻人,我看你霉运当头……”街角一个算命的老道士突然把一本破旧的古书塞到他的手里,眉宇间透着股急切之意,刚一开口就让楚阳想到了一部功夫片。

    这个老道除了身上略显邋遢之外,看上去倒是挺顺眼的,关键是他身上有那么一股子仙风道骨的味道。可顺眼归顺眼,你冷不丁的把一本古书塞给我干啥?楚阳心里犯起了嘀咕。

    “要十块钱一本是吧?”楚阳没好气的把古书塞回了老道士手里,他还得厚着脸皮出去借钱,哪有闲工夫陪他瞎折腾。

    “年轻人,你今年犯太岁,可谓是霉运当头,不过好事多磨,你生来是天才相师,此番霉运已尽,接下来即是否极泰来了……”老道士这种推销方式在街上屡见不鲜,可偏偏他就说的有模有样的。

    闻言,楚阳不由正眼瞧了瞧老道士,大清早的有人说他会时来运转,冲这兆头他也肯花十块钱。反正十块钱抵不上房租,就当是给咱华夏的道教送一回香火钱了。

    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元钞塞到老道士手里,楚阳轻叹道:“老道,书我就不要了,这十块钱就当是请你吃一碗卤肉面吧。”

    “好人有好报啊,年轻人……”老道士一双浑浊的老眼蓦然闪过两缕精芒,一脸笑眯眯的打量着楚阳说道。

    这年头实在是人心不古,能给一个不认识的老道士白送一碗卤肉面的年轻人不多了。老道士盯着楚阳上下打量着,越看越中意,就差拿一个放大镜数数他身上有多少毛孔了,那叫一个满意!

    楚阳被他那种异样的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扭头就走。他给钱纯粹是同情心在作怪,也不指望人家回报啥的。

    “别走啊,年轻人!”老道士追了上来,把那本古书硬塞进楚阳怀里笑了笑道:“老道身上也没啥宝贝,这是我以前吃饭的家伙,俺就把它送给你了……”

    楚阳随意一看,这本古书不就是一本普通的小册子么?上面写着《神相诀》三个字,封面的设计有些类似盗版读物。翻开瞧了瞧,里面居然一个字都没有。

    楚阳不禁疑惑道:“老道,这书里没字儿啊?”一本无字的古书给了他也是白搭,带回家只能是充当垫床脚的角色。

    “书已经给你了,有没有用那是你自己的事儿喽!老道寿元将尽,能遇到一个天才,这便是天命啊……”老道士手里捏着那一张十元钞,声音突然变得有些飘渺了起来。

    楚阳心头一跳,一双明亮的眸子怔怔的凝视着老道士。他有种直觉,老道士身上那股子仙风道骨的味道越来越盛了。要不是周遭还有路人走过,他真以为碰到了活神仙!

    老道士说完这句话之后,接着就是一阵微凉的清风吹拂而来。他身上衣袂飘飘,宛若就要乘风归去。一老一少迎风不动的站在大街上,愣是生出一种师徒离别的味道。

    楚阳顿觉这很有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碰到老道士了,心情一紧张,说话都差点儿结巴了,低声问道:“老道,你……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