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第280章

此时的古月轩正在端坐在龙椅上,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奏折,甚至将他的脸都遮住了。

    骨头人带着一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但是古月轩似乎是太认真的关系,并没有听到人们的脚步声。

    一旁正在为古月轩端茶倒水的侍从原本正在给古月轩倒茶,转身一看,突然发现身后多了一帮人,吓得手一抖,茶壶瞬间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侍从吓得当场跪倒在地,连连磕头,祈求得到宽恕。

    毕竟在这深宫之中,出了这么大的岔子被杖毙也是有可能的。

    古月轩也听到了碎裂的声音,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但是也没有转过头去看那个侍从。

    “好了好了,不要怕,我不会杀你的,快收拾了吧。”

    他的声音十分温和,让跪在地上的侍从瞬间不再害怕。

    他又跪着磕了几个头,赶忙爬了起来,开始收拾地上的碎屑。

    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看了看身后的骨头人带的一票人,想和皇上说什么,但是好像有些不太礼貌。

    骨头人看到了那侍从为难的样子,自己主动开了口。

    “二哥。”

    那正在奋笔疾书的古月轩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一愣,随即停下了脚步,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从那一堆奏折海中探出了头,看到了骨头人,也就是古娄。

    “三弟?!你去哪儿了?”

    他兴奋的从桌子后面跑了出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浑然忘了他的实力。

    他一直以为古娄是有什么事才不辞而别,办完事就会回来。

    毕竟古月轩觉得这里怎么说也是他古娄的家啊。

    古娄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哥哥,却没有接过话,反而指了指身后的一帮人。

    “看,二哥,我送你的礼物。”

    古月轩这才反应过来,他身后确实还跟着一帮人。

    只是这些人却是一动不动,目光呆滞。

    “莫非他们也是?”

    他瞬间就想到了那个已经变成了傀儡的国师,自从国师变成傀儡后倒是变得比以前好用多了。

    毕竟他只能听从他古月轩一个人的命令,随身携带一个不会叛变的强大保安,安全感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他看着面前这些人,顿时猜测出他们也是傀儡。

    只是这个数量却是有些恐怖。

    骨头人点了点头“这些也是傀儡,我专门抓来送你的。”

    “我看咱们国家实力太弱了,如果有人入侵的话怕是没多大的反抗能力,所以才想着抓来一些强者坐镇。”

    “他们的实力……”

    古月轩一听说是用来坐镇的,立刻猜出了他们的实力。

    转念一想,整整七个贯通境的傀儡,再加上之前的国师,八个贯通境!

    这可是能让自己这西娄古国的实力瞬间提升一大个台阶啊!

    附近的国家最多可就只有三个贯通境的修士,如果自己这八个贯通境拉出去,他们岂不是都不敢来犯?

    古月轩心中十分开心,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十分强大,但是他也不愿意去束缚自己弟弟。

    现在有了这些傀儡倒是方便多了。

    古月轩满意的在这些傀儡面前走来走去,仔细观察,果然这些人都没有动静,一个个如同雕像一般。

    只是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前面五个傀儡倒还好,怎么后面两个好像是有意识的?

    他走过去,打算上去仔细观察这两个不太正常的“傀儡”。

    戚夕照看着那古月轩莫名其妙的走到了自己面前,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开始上下打量,不禁有些奇怪。

    莫非这是这个国家的礼仪?

    于是他也有样学样的开始打量起了面前的古月轩,毕竟他也知道了对方是骨头人的二哥,不能失了礼数。

    古月轩见对方竟然在学自己打量,表情顿时变得更加奇怪了,转过身问了句骨头人。

    “别的倒还好,怎么这个傀儡还会自己动的?”

    骨头人一听这话顿时为之绝倒,感情自己这位老哥以为除了自己以外都是傀儡呢!

    他赶忙走到了两个人的中间,为自己这位二哥解释了一番。

    表示这两位并不是傀儡,而是神犬圣教的戚夕照戚圣主和他的弟子小结。

    这次来是因为有事所以和自己一同前行。

    一听说对方竟然是神犬圣教的圣主,顿时呆了一下,傻傻的问了一句“神犬圣教,就是那个神犬圣教?”

    “是啊……还有哪个?”

    骨头人满脸黑线,不知道今天自己这位二哥是发什么神经,好像都不像他自己了。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圣地可是整个世界最高端的存在,他一个小国的国主又怎么可能奢望能见到其圣主?

    戚夕照的脸色也是十分精彩,原来对方刚才那样看自己竟然是以为自己也是傀儡。

    一想到刚刚自己还去学对方,顿时一阵羞臊感涌上心头。

    太丢人了!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愤,他连忙咳嗽了一声,主动上前问好。

    “你好,戚夕照。”

    原本以他的身份是不用向一个小国的国主行礼的,但是他却不是在向一个国主行礼,而是在向骨头人的哥哥行礼。

    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古月轩受宠若惊的还了一礼,若是以前他估计就跪地行大礼了,但是他现在是一国之主,自有自己的风度,不会轻易向人行跪拜之礼。

    哪怕对方是一圣地的圣主。

    戚夕照见对方虽然一开始有点紧张,但是逐渐变得不卑不亢,心中倒是颇为赏识,不禁看了看一旁的骨头人。

    “不亏是你哥哥。”

    “那当然了。”

    骨头人也是十分自豪的回答道,自己认可的人被别人认可,这也是一件十分令人开心的事情。

    古月轩虽然有心想请各位留下,也好一尽地主之谊。

    但是因为时间紧迫,骨头人和戚夕照就婉言谢绝了。

    虽然他们行事干脆,一路速度极快,但也已经过了一整天,他们也不想在外逗留太久。

    毕竟那大军前行,没个主事的人也不太好,万一出现了什么变故也不好收场。

    古月轩只好一脸遗憾的表达了谅解,并且和骨头人说了声随时欢迎他回家。

    骨头人笑着点了点头,和戚夕照还有小结踏上了返回大部队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