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弄疼人家了!

第5章 你弄疼人家了!

浴室内。

    顾新妃背抵着门,指甲陷入掌心,极力的压制内心翻滚的恨意。

    再次面对这个男人,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精力。

    曾经过往的爱恨情仇,在此刻化为刀光剑影,剜着她的心脏。

    墨夜笙,恶心吗?

    再次面对你,我比你还恶心!

    要不是为了报仇,你以为我会回来面对你虚伪的嘴脸!

    脑海中闪过昨晚不小心亲到他的画面,顾新妃喉间真的涌上一阵恶心。

    疾步的走到洗漱台前,拿过牙刷,迅速的挤上牙膏。

    猛烈的刷牙!

    牙刷撞破口腔,尝到丝丝血腥味,她也毫不在乎,不曾停下。

    仿佛只有这样,才把那令人作呕的气味消掉!

    看着镜子中眼角多出来的泪痣,顾新妃眼底的恨意更加的浓郁。

    墨夜笙,你欠我和宝宝的,我会一一还回去!

    觉得还不够,她拿起旁边的漱口水,把一整瓶漱口水用完,才觉得舒服点。

    花洒打开,她脱掉浴袍,拿过刷子,不停的洗刷身子。

    白皙的肌肤,没一会儿遍布红痕。

    半个小时后,顾新妃裹着浴袍走了出来,脸上端着浅浅的笑容,高傲而美丽。

    男人衣冠楚楚的站在窗前抽烟,身形俊逸,背影清冷。

    床上放着女士购物袋,一看就知道给她买的。

    径直拎着购物袋,进了浴室,再次出来身上是合体剪裁的香奈儿套裙。

    看着他还没走,顾新妃眼底闪过诧异,以及浓郁的鄙夷。

    她倒是不知道,日理万机的他,还有玩了女人之后,跟女人说情话闲谈的闲情逸致。

    像是想到什么,她风一情的撩了撩而耳边的头发,走过去从身后抱着他。

    “果然睡个总统就是不一样,一出手就是几十万奢贵的高定裙子。阁下昨晚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吗?”

    顾新妃葱白的小手,在他背后画圈,面上浅浅的笑意淡了几许,可在男人看不到的眼底却多了些许讽刺。

    昨晚有没有睡过她,他最清楚,可这男人却没有一句解释。

    是她装作不认识他,没装好,路出破绽,让发现了什么吗?

    女人清丽的声音翻搅着他的神经,墨夜笙烦躁的吸一口手中的烟,那抹情绪波动才被勉强压下去。

    “松开!”

    男人低沉的嗓音凉薄到没有一丝感情,起码顾新妃听起来是这样。

    她没有动,继续抱着他,低声的问:“你没走,是还想跟我重温昨晚的激一情吗?”

    她话落下,男人有力的大掌抓住她的皓腕,用力一甩,她整个人从他背后被拉出,身子轻微的撞到透明的落地窗上。

    “你干什么呢?弄疼人家了!”

    顾新妃揉着后背,小一嘴不依不饶的抱怨:“不知道女人是用来疼的吗?你这么粗鲁,也不怕有失一身份。”

    话说完,她就意识过来,跟这种没心的男人讲什么怜香惜玉,连亲生的骨肉都可以当垃圾扔掉,还有什么事他做不出来。

    墨夜笙挑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除开眼角的泪痣,其余的变化不只是一点半点。

    更成熟,更妩媚,一娉一笑都透着风一情,该死的迷一人!

    “你……不认识我?”男人的声音透着隐忍的晦涩。

    她神色微顿,他是认出来她是莫染妃?

    没理由啊,她自认为现在的性格跟以前完全不同,他怎么能通过一张脸断定她就是莫新妃?!

    一定是她多想了,要镇定!

    她秀丽的眉微微挑起,笑容谄媚:“当然认识……才怪。家喻户晓的总统阁下,只是在电视上见过,认识就算不上!”

    男人眸光幽深的盯着她,眼底的黑色逐渐浓郁,顾新妃紧张的手心冒汗,心里像是被人放了几十面鼓,咚咚作响,忐忑不安。

    好半响,男人再次开口:“谁派你来的?”

    见他没再深究这个话题,顾新妃在心底悄然松口气,可她不知道的是那细微的工作全然落入男人的眼中。

    “难道昨晚不是阁下拉我进来的?”她重新扬起笑容,姓感而娇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