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木洞天

第二章 青木洞天

既然找不到凶手的目标,张松拿起这个青色木雕回到了家中。张松家住在五楼,是一个二十多平米的一居室,每月租金一千元,曾经是张松和女朋友沈冰的爱巢,不过现在就剩下张松自己了。

    先洗了个热水澡,把浑身上下的酒气洗掉,披着浴巾,张松开始研究这个青色木雕。

    研究一番后,张松确认了这个青色木雕是一个现代工艺品,虽然雕刻的很精致,样式也很古朴,但是不值钱。

    张松本来以为能够天上掉馅饼,让自己捡到一个古董,接着就发财了,结果根本没这种好事,张松失望的把青色木雕放在了电脑桌上面。

    躺在床上开始想事情,现在张松女朋友也分手了,存款也没了,就连工作都丢了,未来的路该如何走,张松需要好好的想想。

    想着想着,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结果张松先睡着了。

    ……

    张松迷迷糊糊的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是一处封闭的空间,在这个空间周围都是灰色的雾气,整个空间约有三四亩面积的土地,土地黝黑发亮,显然异常肥沃。 在土地的中间是一座茅草屋,用木栅栏围住的小院子,整个院子约有一亩左右,在院子中间有一口井,天上也没有太阳和月亮,但有星星点点的光亮,照射这个空间犹如白天一样明亮。

    “这是哪里,我是在做梦吗?”

    张松疑惑了,不知道自己是深处在梦境中,还是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蹲下身体,抓起了一把土,好像一把都能攥出油来,可见这片土地的肥沃程度。

    接着,张松来到了小院子,在院子中看了一圈,院子中的土地也是黑土地,与外面的土地一样,都很肥沃,院子中除了一口井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然后张松进入了茅草屋,茅草屋大约有一百多平米,分成了三间,屋里没有任何的东西,显得空空荡荡。

    在这个空间里转了一圈,张松感叹说:“要是我真有一个这样的空间就好了,不过一切都是一个梦。”

    张松刚感叹完,一道白光从茅草屋中飞出,瞬间没入张松的脑袋,他还没来得及惊骇,‘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袋里面炸开,张松瞬间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已经早上了,张松迷迷糊糊的抓起枕头边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

    “现在才六点多,还不到上班的时间。”

    “不对,昨天已经辞职了,还上什么班啊!今天开始可以长休,既然不上班了,先睡醒再说。”

    张松又趴在床上开始睡觉,不过他这时睡不着了,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蒙着头的张松开始用力的想了起来,想了半天就是想不起来,这可把张松急坏了。

    无意中掀开被子看见了摆在桌子上的青色木雕,张松的脑子里出现了不少的文字。这时他明白自己忘了什么,忘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忘了昨天飞进自己脑袋里的白光。

    原来其实昨天晚上根本就不是在做梦,而是进入了青色木雕的里面去了,而从茅草屋中飞出的那道白光是介绍了青色木雕来历的,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

    从脑海中白光所化的文字中,张松了解到,这件青色木雕叫做青木洞天,是远古时代的修炼者留下的洞天宝贝,主要是用来种植灵药和养殖灵兽的。后来这些修炼者全都消失了,因为青木洞天多少年没人使用了,它已经退化到最初的阶段,不及它最强的时候的万分之一,但是就是剩下的这些能力,也足够张松放声狂笑了。

    青木洞天现在可以加速植物生长,任何植物种到青木洞天里面,生长速度都是外面的十倍,并且还能不断的进行优化。

    而在青木洞天中还有一口老井,井水也是含有灵气的,动物饮用后可以优化基因,人类饮用后可以治疗疾病、延年益寿。

    另外张松得到了一种叫做《青木决》的功法,这当然不是能够让人成仙作祖的修真功法,而是一种修炼后可以自由操纵青木洞天的功法,与气功类似,不会增加张松的战斗力,只会增加他对青木洞天的掌控能力,并且有一些强身健体的能力。

    得到这些信息后,张松躺在床上足足呆了一分钟,然后放声狂笑,一直笑到喘不过来气。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运气,什么第一次买彩票就中五百万、出门就会捡钱的人都弱爆了,只能说他们的运气只是凡人的运气,而张松的运气强到连老天爷都嫉妒的地步。

    张松快速的拿起了桌子上的青木洞天,这件只有小拇指大小的东西,在张松心中已经是最重要的宝贝。

    张松盘坐在床上,运转不太熟练的青木决,起初没什么感觉,但是不久后就感觉到一股细小的热流在身体里乱串,张松有点控制不住它,这让张松有些着急,他越发努力的运转青木决。

    渐渐的,张松开始能够控制体内的热流了,又运转了一会青木决,张松已经熟练了,不会让这股热流乱串。

    既然青木决修习成功,张松就想进入青木洞天去看看,他运起青木决,在心中默想着:“进去。”

    ‘唰’的一下张松从家里的床上消失了,他来到了昨天晚上进来过的地方,周围的一切都与昨天相同。

    进入青木洞天后,张松感觉自己体内的热流消失了一半,这时他才知道进入青木洞天原来需要这么多的真气。

    张松在心中想道:“看来以后得勤加练习青木决了,要不然一天进不了几次青木洞天,更别说在操纵青木洞天里面的东西了。”

    青木洞天的黑土地没什么好看的,张松昨天已经了解过了,今天直接略过。他来到小院子,直奔着那口井而去,脑中的信息把这口井中的水说的跟琼浆玉露似的,张松要看看井水有什么稀奇处。

    来到井边,张松看见井中的水也没有什么稀奇,与普通的水没什么不同,张松再次运起青木决,向井中一指,顿时一股很小的水流飘了上来。

    张松兴奋的说:“没想到这个青木决还真好使,可惜,就只能青木洞天中使用,在外边用不了。而且实在是太消耗真气了,就进一次这里,在从井里取点水,真气就消耗光了。”

    张松用手接住井水,接着低头喝了一口,顿时一股清冽爽口的感觉蔓延到张松的心里,接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松身体升起一股暖流,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体内的真气也稍微补充了一点。

    喝完井水,张松惊叹说:“没想到这个井水真这么好喝,就是不知道效果是不是也与脑海中的信息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