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办法

第3章 办法

林晚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一面梳理原主的记忆,一面想招。

    首先,跑是不现实的,深山老林的到处都是野兽,她能往哪儿跑?

    再者,就算是她跑掉了,没有路引她能往哪儿去?

    出去万一被拐子抓了去卖钱,卖给人当奴才便罢了,万一被卖到窑子里就惨了。

    就算是自己说服刀疤男让自己离开,可原来的娘家是不能回去的,能卖她第一回就能卖她第二回。

    自己弄个房子住?

    别开玩笑了,她又不是小说里的穿越女主,不是特工就是毒王,谁惹谁死的狠角色。

    像她这样的单身女人独自住,搞不好晚上就有赖皮男人爬墙,就算她这小胳膊腿儿的奋力反抗,被人毁掉清白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万一是被几个赖皮男人爬墙……

    哎呦那场面……

    林晚秋是想都不敢想。

    思来想去,现在摆在她面前唯一的路,就是先在这个家安定下来,好起来,再想别的办法。

    怕就怕,晚上刀疤男要霸王硬上弓咋整?

    她这副身体,还不得被折腾嗝屁了啊!

    刚穿越过来就被野男人弄死在床上……这种死法也太惨了些。

    想到这里,林晚秋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

    “大嫂,来趁热喝!”林晚秋正愣神呢,小男孩儿就端着碗进来了,他把装了姜糖水的碗放在床头的大方柜子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林晚秋,嘴角噘着笑意。

    “大嫂,不烫,我试过。”

    小男孩儿期待的看着她,林晚秋对他笑了笑,便在挣扎着坐了起来,靠在床头,端着碗咕嘟咕嘟的把姜糖水喝了个底朝天。

    一碗姜糖水灌了下去,她觉得舒服多了。

    “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趁着刀疤男不在,林晚秋决定好好的问一问眼前的小男孩儿,了解一下这个家的情况。

    “我叫江鸿宁,七岁了,我二哥叫江鸿博,十岁,大哥叫江鸿远十九岁。”

    哎呦,这糙汉子一家的名字倒是好听,不像乡下人家的。

    等等……糙汉子十九岁?

    长得那么魁梧沧桑的人才十九岁?

    林晚秋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转念一想,这人长年在山里打猎,能不出老相么。

    “我之前听你问你大哥抓药的事儿,你二哥怎么了?”

    在林晚秋的记忆中,就知道江家是猎户,住在山脚下,至于其他的……则是一无所知。

    江鸿宁听到林晚秋问他二哥的事儿,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了,他抢了林晚秋手中的空碗转身就跑。

    “喂……”林晚秋完全没料到这孩子反应这么大,想叫住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她现在虚弱得很,得好好休息一下发发汗才成。

    不管今后做什么打算,身体得尽快恢复过来才是正经。

    不过没多久,江鸿宁又来了,这回,他给林晚秋端了碗小米姜丝粥。

    江鸿宁将姜丝粥放到柜子上,转身就走,一句话都没跟林晚秋说,脸色还很是难看。

    “这孩子,咋就把他给得罪了?”林晚秋瞧着他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心里嘀咕的同时端起那碗不是很绸的小米粥仰头就灌了下去。

    胃里有了热乎乎的粥水,也不抽搐着疼了,林晚秋的倦意就席卷而来,虽说她心里很是戒备,但扛不住这具身体实在是极度疲惫了。

    “叮……闲鱼恭喜买家成功穿越。”

    “特价穿越之旅买一送三交易已完成,亲记得五星好评喔。”

    “五星好评有礼物赠送,机会难得,亲一定不要错过!”

    “祝您旅途愉快,早生贵子!”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林晚秋刚睡着,脑海中就冒出了二手交易app闲鱼的开机界面。

    界面上接连蹦出一个又一个的提示框。

    她这是怨念有多深啊,连做梦都是这个。

    说起来,林晚秋这个诡异的穿越,还是因为她自己手贱在闲鱼上买了一个特价穿越大礼包。

    一块钱,穿越礼包买一送三,送极品型男全程三(陪)服务。

    她真的是手贱闹着玩儿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林晚秋烦躁极了,想醒又睁不开眼,就跟自己平常睡觉时偶尔遇到梦魇一样。

    睁不开眼就算了,林晚秋干脆放弃,不能阻止梦境,就只能接着睡。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江鸿远在日落前归了家。

    江鸿宁从灶房跑出来迎了他,从他手中接过两幅药:“大哥,你回来了?”

    江鸿远点了一下头,然后指着药说:“嗯,把这两幅药去熬了,记着,这一副是你二哥的,这一副是你大嫂的,不能搞错了。”

    江鸿宁却有些踌躇,他不安地看向江鸿远:“大哥……万一……万一治好了她,她又跟前两个大嫂一样……一样跑了咋整?”

    江鸿远扛着一袋子粮食往灶房走,眼底的迟疑只停留了片刻,就沉声道:“你小子,不该你操的心就别操!快去熬药,再熬点儿粥。

    还有,你只有一个嫂子,跑了的就不是咱们江家人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林晚秋听到声音就醒了,她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感情刀疤男……已经跑了两个老婆了?

    顿时,林晚秋就有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