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谈判

第4章 谈判

屋里的破烂桌子上有一盏油灯,不过里面的灯油并不多。

    这个时候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江鸿远进屋将油灯点燃,如豆的火苗跳跃着,带来了微弱的光线和一股子难闻的油烟味儿。

    他三两下就脱光了自己的衣裳,然后拧了帕子擦身子,没有丝毫避着林晚秋的意思。

    这个男人的身材非常的好,胳膊上的腱子肉鼓鼓囊囊的,胸肌腹肌张力十足,无一不是蕴含着立刻就要爆开的力量,浓郁的阳刚气息力立刻就将这间狭小逼仄,又破旧不堪的屋子给填满了。

    看起来非常有弹性、又(翘)的屁(股蛋)子下是两条强有力又修长笔直的腿……哎呦要命的大长腿,简直太勾人了。

    而且,他不但是脸上有疤,就是身上也有各种各样深深浅浅的疤痕。

    这些疤痕不但没有给他的身材减分,反倒更增添了些野性十足的魅力。

    糙汉子擦拭得非常的认真,擦完腚又擦前面,然后猝不及防的转过身,那啥就这么闯进林晚秋的眼中。

    林晚秋的脸顿时就绿了。

    尼玛,这唬人的尺寸,就她现在的小身板儿,绝对受不住嗷嗷嗷嗷!

    林晚秋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目光黏在那里半天都没挪开。

    她被吓着了。

    江鸿远瞧着她这副吓傻了的表情,心里有几分得意,不过脸上却板着:

    “等不及了也得忍一忍,就你现在这样,别死在老子床上!”

    他买来的小媳妇太弱了,得养好了才能下嘴。

    “啥?”

    江鸿远凶巴巴的声音让林晚秋迅速回神,但她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心里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听错了。

    “老子说,让你忍一忍,养好了再跟老子圆房!老子是你男人,跑不了!”

    林晚秋:……

    她其实是应该高兴的,至少刀疤男这话的意思就是他不会丧心病狂的立刻办了自己。

    可是她高兴得起来个屁啊!

    这人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她忍不了,是她觊觎他那啥!

    妈蛋的是谁不要脸一声不吭就脱衣服?

    “等下吃了粥喝了药老子再给你擦身子。”林晚秋愣神之际,江鸿远已经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满是补丁的单衣套在身上,然后端着他用过的脏水走出门,就顺手将水泼到院子里。

    被他这么一搅和,林晚秋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本打算跟江鸿远好好谈一谈的打算了。

    现在,她满脑子都是江鸿远的另外一句话:老子再给你擦身子……

    就她现在这个力气……完全躲不掉啊!

    这个时候的林晚秋无比羡慕那些小说中的开挂女主角,不管穿越到什么地方,遇到的境遇有多么的困难,都会靠着一根大(粗)金手指完美的度过难关。

    就算有像她似的女主,穿越即被卖,但是人家的老公可是无条件宠爱女主,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哪里会像她!

    这个糙汉,一点儿也不温柔,粗鲁地扛着她回来,要不是怕她被折腾死在床上要亏本,这家伙搞不好已经把自己给吃干抹净了。

    而此时,灶房里。

    江鸿远看着一锅清粥,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蚊子:“不是让你多放些米的么?”

    江鸿宁小小的身子努力挺得溜直,他看着锅里并没有几粒米的粥水,舔了舔唇小声的道:“大哥,我呆在家里没干活儿,不累,也不饿。

    你和嫂子吃稠的,我喝米汤就成了。

    对了,下午我还吃过果子呢!”

    嫂子病着,二哥的病也等着花银子……大哥带回来的米他怎么敢多放。

    江鸿远闻言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转身去盛粥,他们家只有三个土缺了口的土碗,他往每个碗里舀的饭粒儿都差不多。

    江鸿宁见状忙摆手道:“大哥,我只要米汤!”

    江鸿远板着脸:“让你吃你就吃,老子已经在镇上吃过大肉了,不耐烦喝这口粥水!”

    江鸿宁顿时就不敢有二话了,气弱的点头:“好!”

    江鸿远看了一眼这孩子,然后又道:“明天早上老子起来煮粥,以后你就照着老子煮的样儿来煮。

    老子跟你说了多少回了,不要操心银子不要操心银子,再记不住,小心老子揍你!”

    “是,大哥!”江鸿宁憋了瘪嘴,眼泪在眼眶打转,但硬是被他忍住了没滴落下来。

    等江鸿宁走出灶房,江鸿远又补了一句:“吃了饭赶紧睡,灶房不用你收拾。”

    说完,他就端着粥和药回房。

    “把粥吃了再喝药。”进屋之后,江鸿远先是将药和粥放到床前的柜子上,就去把林晚秋从床上捞起来,然后才把粥端给她。

    林晚秋都伸手去接了,却被他给避开了。

    “老子喂你,你这会子没力气,别端不稳把老子的碗给砸了。”

    说完,他就把碗端着往林晚秋唇边凑:“老子尝过了,不烫,赶紧喝,别墨迹。”

    林晚秋也早就饿了,她听话的把粥喝完。

    喝了这碗几乎能将饭粒儿数清楚的清粥,林晚秋觉得舒服多了,胃里暖和了,感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不过嘴角好像沾了一粒饭粒儿,粘乎乎的,林晚秋下意识伸舌头去舔,可眼前却是忽然一暗。

    眼前的刀疤脸忽然放大,然后伸舌头在她的嘴角一舔,卷走饭粒之后还顺带一勾……两人舌尖相触,温热柔软的触感顿如过电般把林晚秋里外里电了个通透……

    她娘的!

    浑身都麻了!

    林晚秋目瞪口呆的瞪着心满意足砸吧嘴的刀疤男,这家伙刚才是在……占她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