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迈巴赫?很贵么?刷卡!

第二章 迈巴赫?很贵么?刷卡!

华夏,丰海市机场。

    “先生们女士们,由美国飞往中国丰海市的号航班现已降落,请接机人员负责接机……”随着机场广播播完,辰飞慢慢吞吞的来到门口,看着下午的阳光,闭上眼睛,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还是祖国的阳光舒服,非洲的倒霉太阳每年都会把他晒掉几层皮才肯罢休。

    十年了,离开这里整整十年了,我辰飞终于回来了!

    “老子回来啦!”

    辰飞站在机舱门口,举起双臂高声喊道,他的脸上带着兴奋和幸福的笑容,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对家乡故土的思念。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与他的笑容以及小麦色的肌肤融入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的和谐,就好像这太阳和这光芒是为他而出现似的,不禁让身后的几位空姐看痴。

    健美的身体让女人怦然心动,修长有力的双臂如同大鹏展翅,宽阔的胸膛、宽广的肩膀、强健的臂腕,以及浑身上下所透露出的那种自信,真正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狂野’!

    “先生,您的包!”

    就在辰飞享受着丰海市的阳光时,先前那位空姐把一个包递了过来。与其说是一个包,不如说一个小型的麻袋,上面还缝着两个大补丁,看起来比路边捡破烂的装备还要破烂。

    “谢谢!”辰飞接过后笑着说道,随手把包背在身后,准备下机。

    “先生,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吗?”突然,那位美丽的空姐大声的问道。

    “如果想见面,上天会安排!”他没有回头,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同时伸出左手向后面晃了晃,算‘拜拜’的意思吧。

    随意而又洒脱!

    十年没有回国,丰海国际机场也已经变了样子,记的十年前离开的时候,这里还没有现在这样豪华。也许是因为辰飞习惯了战火纷飞还有世界各地的动乱的原故吧,见到这现代化的建筑和设施后反而有些不习惯,左看看右瞧瞧,再配上他一身便宜的山寨阿迪王装扮,绝对的国际难民形象。

    周围人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纷纷躲避开,与这个“乞丐”划清界限,仿佛以此来证明他们是多么的高尚。

    ‘我是不是有些影响市容了?’辰飞在心里自嘲到,不过这些人的反应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在外国混了八年,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就算在摩洛哥公主面前,他也是这个样子!

    走出通道,外面站满了人,辰飞不停的到处乱看,寻找着什么。

    丰海市国际机场大厅,此刻正举办着国际名车展会。来自各国的奢华豪车,和各界的名流,此刻都聚集在这里,一场盛宴正在这里展开。话说着,辰飞也走进了展厅。

    “您好?帮厨和打杂的入口在后台……”远处,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见到辰飞走进展厅,仿佛提醒他这里乃是精英汇聚之地似的,无时无刻不在显露着他的高贵。

    “你说啥?再说一遍?”辰飞自嘲似的笑了笑,反问了他一句。

    “无意冒犯,先生,可是据我判断,您可能买不起这些展车,看看你,全身没带任何珠宝可以典当,也没有一点贵族气息,很明显,您的穿着也不会是哪位小姐的舞伴,所以据我判断,如果你不是帮厨或者打杂的,那……就是您走错地方了。不过呢,尽情享用点香槟吧,这是我们展会的宽容,谢谢~”说着,他就准备去招待别人了。

    “等等……”辰飞嘴角微微向上笑了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对着旁边一位顾问小姐问道:“这辆什么型号?能给我介绍一下么?”说话间,他忽然有了那一丝高雅的气质,令在旁的女士无法拒绝,仔细看了看他之后,回答了他的答案。

    “这款车是全球限量款迈巴赫62,他的收藏价值和典藏气质是无与伦比的……”顾问小姐滔滔不绝的在对辰飞说着,她觉得虽然此人可能买不起,但是闲着也是闲着,就当背一背解说词也是好的。

    “好了好了女士,我只是想知道他的牌子而已,不错,看着挺低调,就他了,多少钱?”辰飞听着滔滔不绝的讲解,没耐心听完,直接问了车的价钱。

    “我们这辆车的价格是人民币,加上各种税进去,总共左右先生,请问您??有意向么?”顾问仿佛捡到了新大陆,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一番解说还是有回报的。

    “?也不贵嘛,我记得最近卖掉的一批货也就值个两三千万吧,是不贵,麻烦帮我洗车,谢谢,刷卡去!”说着,在周围群众和那位西装男士目瞪口呆的目光下,辰飞掏出了他的瑞士银行钻石卡,交给了顾问小姐,转身就拎着包向贵宾室走去。

    “尊敬的男士,尊敬的男士您好,您的包我来帮您提……”只见辰飞的身后,刚才那位趾高气昂的销售,显得无比的卑微,拿着辰飞的包就向着房间里走去……

    …………

    下午。随着一声声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响起,一辆刚刚洗刷过的迈巴赫锃光瓦亮的停在了贵宾室出口,而此刻,那位西装革履的男士正和辰飞做着最后的交接手续。

    “钱都烂在银行里,人生失去了意义咯……”辰飞仿佛是自嘲,对着对面的男士喃喃自语。

    “ok,尊敬的辰先生,请允许我再一次表达我的谢意,非常感谢您带来的生意,如果您还有任何需要,请尽管提出要求。”男士看着辰飞,无比恭敬地对着他说道。

    “任何要求?你确定?”辰飞暗暗打量着他,心里忽然有了个主意。

    “当然,任何要求先生……”这位男士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十分中意你的衬衫,对,就身上这件,你懂的……”

    “身上这件?好,好的我懂……”说着,他就脱下了身上的行头。

    “还有你的西服,西裤,袜子,哦对了,还有那块表,我也挺喜欢,我刚回丰海还没来得及买衣服,你懂的……”看着对面仅剩一条内ku的男士,辰飞满意的笑了。

    “今天晚上就先住酒店吧……明天见了新公司的领导再说。”说着,辰飞开着他的迈巴赫,朝着市中心的希尔顿酒店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