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家有小三

第一章:家有小三

“由本站前往法国波尔多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次航班已经开始登机了,请带好您随身携带的物品,出示登机牌,由4号登机口上17号飞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

    机场播音员的声音,清晰舒缓,依稀可以听出几分紧迫,伴随着这样的声音,是电话里漫长的嘟嘟声,接着便是让人更加不耐烦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夏梦萦嘟着嘴,闷闷不乐的挂断了电话,有些哀怨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说好了今天一起去法国的,爸爸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从机场发布登机通知到现在,她已经给她的父亲大人打了七个电话了,但一直都没人接,每次都是这样,约好了一家去旅游,他临时总会有各种事情,这次再三保证还是变卦了,而且连电话都不接。

    “好了,梦梦,别生气了,你爸爸肯定是遇上什么重要的事情脱不开身。”

    “知道,爸爸一个人要管理那么大的公司不容易,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嘛,我身为女儿,要体谅他。”

    这样的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发生,方静怡还没开口,夏梦萦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每一次,她总是超乎想象的善解人意。

    她不是不知道他忙,也不是生气他没有那么多时间陪自己,只是她不喜欢自己的爸爸每次都这样言而无信,她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如果不能去的话一开始就不该答应,每次都这样让她抱着希望,然后又给她失望的结果。

    公司重要,难道家庭就不重要了吗?尤其,明天还是她20周岁的生日。

    16岁的生日他缺席,18岁的也缺席,20岁这么重要的生日也不能陪陪她吗?似乎从她16岁以后,爸爸回家的次数就少了,就算有什么重要日子,他总是会有各种急事,火急火燎的中途离开。

    “我去趟洗手间,你坐这里看着东西。”

    夏梦萦看着方静怡放在她膝盖上的包包,乖巧的点头,她知道,爸爸的言而无信并不是只有她生气,妈妈也很伤心,只是她不想在她的面前表现出来。

    她觉得妈妈很可怜,为夏家付出那么多,就因为没生个男孩,一直不被重男轻女的奶奶接受,爸爸很爱妈妈没错,但是有些时候太过愚孝,甚至是非不分,这些年没少让她和妈妈受委屈。

    夏梦萦坐在椅子上,无聊的翻着手机,习惯性的给夏大海又打了个电话,电话正在通话中?

    夏梦萦正想着夏大海是给谁打电话,方静怡放在包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喧闹的机场,那音乐声倒是不怎么清晰,不过她的膝盖能感觉到震动。

    夏梦萦心里一喜,挂断自己的电话,找到方静怡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想也不想的接了起来,甜甜的叫了声,“爸爸。”

    还没来得及撒娇抱怨,那边的声音突然将她打断,“我不是你爸爸,不过很快,我就要成为你的妈妈了。”

    尖利而又刻薄的女声让她的心微微一颤,脚底莫名的生出了几分寒气,几乎是下意识的,夏梦萦扭头看向了洗手间的方向。

    “你爸爸现在和我正在家里呢,今天是你弟弟5岁生日,他正陪着他的宝贝儿子玩呢,所以他不能去法国给你这赔钱货女儿过生日了,还有,你的奶奶和姐姐也在。”

    奶奶和姐姐?弟弟,爸爸在外面的私生子吗?

    五岁?那时候她不正是十五六岁吗?难道这些年爸爸临时有事就是因为他的儿子吗?

    夏梦萦听着电话里挂断的嘟嘟声,脸色煞白,手机还没从耳边拿开,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是一条彩信,夏梦萦没有任何的犹豫,将短信打开,苍白的指尖,颤抖的厉害,以致于她好几次都摁错了键。

    照片上,她的父亲正趴在地上给一个五岁大的小男孩当马骑,那小孩的手上还拿着玩具鞭子,他的右手边,站着两个女人,眉眼间有几分相似,一看就是母女,年轻那个女孩,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夏晓雪!

    她居然是爸爸的女儿,难怪她也姓夏,她和夏晓雪的兴趣爱好相同,在一起总有很多话聊,她一直都觉得她们很有缘,原来是孽缘。

    另外一边,她的奶奶站着,半低着身子,熟悉的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陌生笑容,是的,陌生,她一直嫌弃她不是男孩,觉得妈妈晦气,她周岁没过,她就赌气一个人回老家了。

    妈妈生她的时候因为意外大出血,险些难产,幸好母女平安,不过却不能再孕了,在农村的奶奶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突然来到S城大闹了一场要求爸爸和妈妈离婚,但是爸爸一直都没同意,她一气之下又回去了,爸爸每次和她打电话,她都会提离婚的时候,对她和妈妈则是冷嘲热讽,她十五岁那年,她突然从乡下搬离,一直到现在。

    她一直都觉得奇怪,好端端的她为什么会突然会从乡下搬到S城,现在终于知道原因了,原来是她的宝贝孙子。

    夏梦萦很想骗自己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四周陈列的家具,甚至于旁边站着的那些佣人,所有的一切,熟悉的刺眼。

    夏梦萦觉得,好像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将她的心生生撕裂开来,也将她过去的生活生生撕扯开,夏晓雪说的没错,她幸福的生活,就是一场虚幻的梦境,但是她不知道,原来现实竟是这样的残忍,鲜血淋漓,让人难以接受。

    夏梦萦眼眶酸酸的,她紧咬着唇,才没让冰凉的泪水从眼眶里边流出来,打在惨白的脸上,可心脏一缩一缩的,难受的要命。

    “梦梦。”

    温柔的声音,杀的夏梦萦措手不及,吓得她心差点没跳出来,她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妈妈知道这件事。

    方静怡年轻的时候是个很受欢迎的明星,她在自己的事业巅峰退出了娱乐圈,顶住外界所有的质疑和各方的压力,嫁给了穷小子夏大海,之后,在家相夫教子,夏大海的腾跃集团能成为S城排名前五的房地产商,方静怡有很大的功劳。

    夏梦萦经常会看到自己的妈妈一个人偷偷的看她过去拍的那些电视剧和电影,她知道,她还是很喜欢表演的,事实上,一直有人高价请她复出,但是她拒绝了,她很爱爸爸,因为爱,所以她这么多年来才一直忍受奶奶的冷言冷语,甚至要求她一起承受,但是事实上,她是个十分脆弱的女人,被奶奶奚落责骂了后经常会抱着她哭,反过来还得要她安慰,因为方静怡的关系,比起相同条件家庭的孩子,夏梦萦要懂事坚强许多。

    夏梦萦想要删除手机的彩信,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她知道自己的脸色很难看,在察觉到方静怡已经走到身边的时候,她突然站了起来,将方静怡的包包塞到她怀中,急急的开口道,“妈,我的好朋友突然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我想去看看她,你先去法国,晚上的话,我和爸爸再一起飞过去。”

    她说过,会保护妈妈的,就算要让妈妈知道这件事情,也绝对不能是在这样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

    “是晓雪吗?妈和你一起去。”

    夏梦萦现在脸色这么难看,方静怡怎么能放心。

    “不用了,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但她毕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去看她就可以了。”

    “放心了,我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可以照顾好自己。”

    夏梦萦扯了扯嘴角,笑容僵硬的不能再僵硬,不由分说推着方静怡就往检票口走,从她的包里取出护照和机票,看着方静怡的背影,确定她进去了,才转过身。

    心里的疼痛翻滚,强制克制住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泛滥成灾。